第101章 金甲
  • 盗墓之见证
  • 端午的月饼盒
  • 2379字
  • 2022-02-01 16:38:34

那金蚕吃饱喝足后,躬了躬身子竟如同一个人似的在伸懒腰。

黎晓看着眼前的这个小不点不禁加大诱惑力:“我还认识一个圣兽麒麟血脉哦!可以给你搞点麒麟血,怎么样要不要跟着我!”

金蚕歪着脑袋纠结了好一会,两只触角不停的碰撞,好似正在争吵要不要跟着眼前这家伙。

黎晓就这么静静的看着它,万物有灵,这只金蚕早已开了灵智,从它操控这将军尸体先杀自己就可以看出来,知道自己是这些人里对它威胁最大的。

金蚕好似下定了决心,“咻”的一下,金光一闪跳到了黎晓的手心里。

“嘿,我说老黎,是不是发现了什么好宝贝,杵在那干嘛呢?”胖子好奇的走了过来。

当他看到黎晓手里金灿灿的毛毛虫时,不由“咦”了一声:“他娘的,谁这么无聊拿金疙瘩雕了一个毛毛虫?你别说还真像,可这不值钱啊,哪怕雕一条狗也比这毛毛虫有价值啊,真是闲的蛋疼。”

黎晓心中暗叹:玩咯!叫你这死胖子嘴贱!

果然下一秒一只肉眼难以捕捉的金色小虫,从金蚕的口器里吐出,瞬间飞到了胖子的脖子上钻进里皮肤里。

胖子只觉脖子一痒,刚想要伸手挠一挠,突然发现身体竟然动不了了,心中大骇。这种感觉他熟啊,当时被尸胎用舌头缠住脖子就是这种感觉,心说:不是吧,难道自己就这么点背,又被那尸胎给控制了?

吴諧领着顺子两人走过来问道:“解决了?”

“算是解决了一半吧!”黎晓古怪的说道。

“?啥叫解决了一半?”潘仔不明所以。

黎晓朝胖子努了努嘴,以示他们自己看。

“胖子?”吴諧喊了一声,可胖子没有出声,纹丝不动。

见胖子不理自己,吴諧骂道:“你他娘的又整啥幺蛾子?”说着伸手扯了下他的衣服。

谁曾想胖子就这样直挺挺的倒在了地上,吓的潘仔等人忙上前查看。

潘仔尝试扶着胖子坐起身,发现他整个身体如同一旁的人俑一样,竟然开始出现一层石头似的一层膜,好像石化了一样。

吴諧焦急的问道:“老黎,胖子这是怎么了?中邪了?”

黎晓心说:还不是这死胖子自找的,谁让他那么嘴贱,遭报应了吧。只好摸了摸金蚕的小脑袋轻声道:“他也受了教训,你这么英明神武,威武霸气,就别和他一般见识了,放他一马吧。”

金蚕傲娇的抬了抬小脑袋,看了黎晓一眼,口器抖动,发出一声如同“蝉鸣”的叫声。

叫声刚落,从胖子的嘴里飞出一只极其细小的金色小虫,眨眼就消失在金蚕的口器之中。

胖子一哆嗦,深吸一口气,做了起来,心有余悸的看着黎晓手心爬动的金蚕咽了口吐沫:“这她娘的是什么玩意?差点要了胖子的命!”

吴諧几人这才发现金蚕,不由的都好奇的看着它。

顺子眼睛都差点瞪了出来,情不自禁的脱口而出:“蛊王!”

“什么?蛊王?”胖子三人看向顺子。

“真的是蛊王!还是活的!天哪传说是真的,真有金蚕的存在!”顺子兴奋的说道。

“什么蛊王?什么传说?你给说清楚点!”潘仔追问道。

顺子激动的说道:“以前长白山地区生活着很多少数民族,所以巫蛊盛行,其中以蚕蛊为最,传闻十万只蚕蛊相互吞噬,最后活下来的一只可进化成冰蚕。通体晶莹雪白,有剧毒,人触之即死,死状如同冰雕。”

“等等!你他娘的以为咱们都是色盲吗?这明明是金色的!”胖子打断顺子的话说道。

黎晓微笑道:“那是因为金蚕的形成的条件比冰蚕更加苛刻,需要把十几只冰蚕放到一起,在喂以十多种剧毒草药,最后活下来的那只才有机会成长为金蚕!”说完意味深长的看了顺子一眼。

顺子的目光一直都在金蚕身上,没有注意到黎晓异样的目光。他接着说道:“黎老板说的没错,一位大祭司用其一生都不一定能培养出一直冰蚕,更别说是十几只了,所以金蚕只是存在于传说里,没想到今天竟然能有幸见到一只,还是活的。而且黎老板竟然能收服它,真乃神人啊!”

吴諧听着咋舌:“那岂不是要一百多万蚕蛊才能出一只金蚕?这都快赶得上中彩票了!”

黎晓摇头道:“这可比中彩票难多了,你要知道这不是普通的蚕蛹,这是蚕蛊,蚕蛊培养起来也是不容易的。”

胖子指着金蚕道:“就这么个小东西,竟然这么厉害?”一想到刚刚自己的惨样,忙把手又缩了回来。

黎晓逗弄这它的触角轻声说道:“你好事做到底,让这些尸体也让开,咱们好出发。”

吴諧奇道:“它还能听的懂人话?”

一阵“蝉鸣”从金蚕的口器之中传出,四周活尸的身体里飞出无数金色小虫,在空中形成一副壮观的画面,看的胖子几人目瞪口呆。

随着最后一只小虫被金蚕吞入口器中,周围的数百只活尸如同割麦子一样,倒了一地。

胖子喃喃的说道:“你玛!惹不起惹不起!”

做完一切,金蚕还撇了吴諧一眼,仿佛在说:小样看见没,本宝宝不仅听的懂,而且做的更好,愚蠢的人类。

吴諧一脸见鬼的对黎晓问道:“他娘的,它这是在鄙视我吗?绝对是在鄙视我!”

黎晓耸了耸肩表示这不是显而易见的吗,低下头看着这个小家伙:“该给你起个什么名字好呢?嗯,就叫你“金甲”好了”

金蚕好像对这个名字很满意,用触手蹭了蹭他的手,钻进了他的衣服里。

胖子看着金甲消失在黎晓的身上,松了一口气,吐槽道:“就这么个毛毛虫,还叫什么金甲,我看不如叫鼻涕好了,软软的。”

黎晓神秘的说到:“金蚕万蛊之王的名号不是白叫的,别看它就那么一点好像一条软软的毛毛虫,它身上全是细小的鳞甲,就算是我的龙雀都不一定能伤的到它!”

“真的假的?你可别吹牛!”胖子可不信,龙雀他可是见识过的,吹发短发削铁如泥。

黎晓没再理会他,招呼众人继续上路。往河渠里面越走越黑,手电照在一边的河壁上,一点反光都没有。

又走了半个时辰,走在最前面的黎晓停了下来,招呼几人过去。

原来殉葬渠的尽头已经到了,面前是一块巨大的石头河壁。有一道被碎石掩盖的方洞,露出了一个黑漆漆的洞口。

“又是一个反打的坑道?”潘仔惊讶的开口。

吴諧也吃惊道:“开口怎么会在这里?这不可能啊。”

“怎么会不可能?说不定当年的工匠就是利用河渠做掩护才在这里打的通道。”胖子问。

吴諧摇头道:“这不可能!之前的人俑上的痕迹你也看了,这里是有水的,他们又没有氧气装备,怎么可能在水里开一条通道呢?”

黎晓一摆手制止了两人的争论说道:“你们等一下,先过来看看,这里有个有意思的东西!”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