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0章 金蚕
  • 盗墓之见证
  • 端午的月饼盒
  • 2086字
  • 2022-02-01 16:38:30

眼看那只诡异尸体锋利的爪子就要抓破吴諧喉咙的危险关头。

黎晓骤然停步转身腰腹发力,一记凶狠的炮锤砸在那具诡异尸体的胸口,原本刀砍不入的坚硬身躯,胸口整个塌陷下去,整具尸体如同炮弹一样砸飞出去,撞碎无数的人俑。

顺子目瞪口呆的看着黎晓,又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苗刀,心里掀起惊涛骇浪,呢喃道:“长生天在上,这是遇上真的神仙了吗?”

吴諧咽了口吐沫道:“谢。。谢了!”

“说什么屁话呢!刚刚那只诡异干尸可能还没死,不过老子那一拳也不是那么好受的。但还要是小心为妙。”黎晓谨慎的道。

只是让这么耽搁,又有近百只活尸围了过来,当下形式对几人更加不利。

“诸位,到了该拼命的时候了!”黎晓神色凝重道。

胖子哈哈大笑,豪迈的说道:“想要胖爷的命,就要看它们有没有一副好牙口。”说着一枪打爆一只干尸的脑袋。

“六爷,您尽管向前冲,背后就交给我潘仔,保证不让一只活尸再伤到小三爷,除非我死了!”潘仔也保证道。

黎晓缓缓的吐出一口浊气,既然已经到了此时此刻这一步,也没必要藏着掖着,下定决心后,缓缓的闭上了眼睛。

轻轻的叹息一声,再睁眼时,原本黑色的瞳孔竟然变成了淡金色,裸露在外的双手也附上一层金色的鳞甲,这是吸收那枚龙珠后产生的异变,也是黎晓最大的底牌,就连胸口神兽“混沌”原本一对翅膀也变成了现在的两对,更加神异非常。

黎晓双臂竖于胸前,笔直一线向前一撞而去,我有万夫力,管它什么人俑还是活尸,自当一力破之。

这一线之上,人俑碰之即碎,活尸触之即死,好一个力拔山兮气盖世。

吴諧等人彻底惊呆在原地一动不动,最后还是胖子最先反应过来嘶吼一声:“卧槽!牛批,快点跟上。”

如果这时有人从上方俯瞰,会无比震撼,下面河渠里的一幕如同战场万人敌杀入敌军阵列,单骑凿阵无人可当。

不知过了多久,可能五分钟,也可能是十分钟,时间在当下已经失去作用,每一秒都是那么的漫长。黎晓早已不知道被抓了多少下,身上的衣服早已破乱不堪,如果不是有鳞甲护体,他的下场比起凌迟也好不到哪里去。

胖子和潘仔两人手里的枪早已打光了子弹,正被两人当棍子使用,砸飞一只只从两边扑过来的活尸。

正当吴諧几人力气衰竭,将要坚持不住之计,四周的活尸猛然停止了身形,只是保持一个围拢的包围圈。

吴諧停下脚步喘着粗气问道:“什。。什么个情况?怎么都不动弹了?”

“还。。能是什么情况,肯。。。定是让。。咱给打服了呗!”胖子扶着膝盖断断续续的道。

顺子经过这一连串的变故仿佛成长了不少,他说道:“应该没那么简单,事出反常必有妖!”

黎晓看着里三层外三层包围众人的尸群眉头微皱道:“来了!”

“?什么来了?”潘仔疑惑的问道。

就在此时,尸群让开了一条道,吴諧只看到白光一闪,有什么东西飞了过来直插黎晓的头颅。

在吴諧等人眼中快如奔雷的一击,但在黎晓看来也就那么回事,只见他左手迅猛探出,五指紧握瞬间就把那东西攥在了手中。

几人这才看清,飞过来的竟然是一柄长枪。枪身前段被黎晓死死的攥在手中,枪尖离他的眉间只有寸于,枪尾还在“嗡嗡”的颤抖,可见这一掷之力有多强悍。

“嘭”的一声,将长枪插入地上,黎晓抬头看去,尸群分开的道路只后,有一个身披将军铠甲身材魁梧的的人影,骑在一匹高头大马之上正虎视眈眈的盯着众人。

吴諧咽了口吐沫轻声问道:“这难道就是这些活尸的头头?”

“恐怕是了,你看别的活尸都是两只脚走路,这家伙竟然有坐骑,看穿着生前可能还是个将军!”胖子啧啧道。

黎晓眼神更好,可以清楚的看到一只如同蚕宝宝般的金色小虫,在尸体上若隐若现。看到这一幕,黎晓有些明白这些活尸能活动的原因了。

“你们在这守好等着我,我知道怎么对付这群活尸了!”黎晓叮嘱道。

“什么办法?”吴諧惊喜的问道。

黎晓神秘一笑,道:“你们就瞧好吧。”说着单手提起长枪横于胸前,左腿做一个微微屈膝蹬踏的动作,小臂抬起寸许,做出一个鞭打的动作,只听“嗖”的一声,手中的长枪已然消失不见。

下一刻只听“轰”的一声炸响,那魁梧身形所骑乘的那匹高头大马,轰然炸碎,还没到他身形落地,黎晓已经到了它的身前,单手按住它的脑袋猛的砸在了地上,尘土飞扬。

尘土飞扬中胖子就听到了一句极为装B的话语传来:“我不喜欢仰着头和别人说话。”

随后黎晓五指成勾,彻底捏碎了那魁梧将军的头颅。就在这时一只金色的蚕宝宝从无头尸体的断口处钻了出来,两只触角对着黎晓一阵比划,仿佛在说:“你是不是玩不起,竟然还搞偷袭!”

黎晓意念一动,手上金色的鳞甲顿时消失不见,随后掏出匕首在手指上一割,顿时流出血来。

金色蚕宝宝在空中胡乱比划的触角,猛地一顿随后更加飞速的比划起来,好似嗅到了什么人间美味。

黎晓蹲下身语气如同哄骗小孩的狼外婆:“想要吗?那就跟我走,保证你每天都有哦!”说着还用流血的手指在它面前晃了晃。

蚕宝宝仿佛真的听懂了黎晓的话一样,头顶的两根触角都已经拧成了麻花状,好像正在纠结要不要跟这个不讲武德的家伙走。

黎晓一看这小东西这么聪明,画大饼这招竟然不管用,于是滴了几滴血在一个人俑的头盖骨上递到了它的面前。

金光一闪,那只蚕宝宝已经扑到了血珠上,如同宅男见着快乐水一样,没一会,差不多它半个身体大小的血珠就被它喝完了,好像很满足似的两只触角在空中比划了一套拳法,如同喝醉了一样!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