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 盗墓之见证
  • 端午的月饼盒
  • 2506字
  • 2022-01-30 20:22:26

听了胖子的话众人不由正了正身子。

王胖子虽然不太靠谱,但是在古墓里的表现还是可圈可点的,至少在经验方面比黎晓要强些。

黎晓虽然下过几次斗,但那也都是黑背老六带着的。他的主要业务还是接替六爷处理一些道上的事物,类似于双花红棍一类的。

吴諧更是从来没独立倒过斗,也不知道是不是都要在下斗前开个动员什么的,就暂且当一回学生,听听他要怎么说。

那胖子吃的很多,肚子都鼓了起来,拍了拍说:“这海斗,我从来未倒过,事先肯定要部署一下,免得进去的时候手忙脚乱,里面肯定不比旱斗,我也先看看你们给我准备的装备怎么样。”

阿宁说道:“王先生,那你对这次有几成把握,我们不如先计划一下,心里也有个底。”

胖子摇摇头:“不好说,根据我的经验,这海斗,定位困难,盗洞难挖,是里面的情况不明。,不知道有没有粽子,若是有,就麻烦了。若是没有,那这海斗也不过是在水里的一个旱斗而已,轻易就可以拿下!”

这时路过的船老大听说他们要下去潜水不由打断道:“西沙这片海域不安全,里面有夜叉鬼!专门吃那些潜水游泳的人!”

“夜叉鬼?”

“那是什么?”

船老大凝重的说道:“有人曾经看到过,说是一种浑身张满鳞片的怪物!”

胖子看了看阿柠说道:“既然海底有这种东西,我们肯定得有武器才行,万一那海斗里就是他们的老巢,那我们岂不是跑去送死?”

阿柠说道:“我们是考虑过这个情况,准备了一些潜水用枪,但这东西一次只能打一枪,海水阻力很大稍微远一点这枪就没用了!”

胖子不理会这些,大叫:“甭管有没有用,枪这东西不嫌多,能带的都带上,明天下去,我就打头阵,手里有枪心里不慌。”

海上的天气是诡异莫测的有可能前一秒还晴空万里,下一秒就有可能电闪雷鸣。

众人说笑间外面却变天了,暴雨倾盆而已,风浪也开始大了起来。大海一下子变成了骇人的黑色,海浪翻滚起来,船随浪摆,当我们在浪谷的时候,海水是在船舷的上面,就像即将被巨浪吞食一样,非常恐怖。

众人连忙出去帮忙固定装备物资,随着船老大的吆喝船员门开始将网绳都绑紧。

就在这是胖子突然哆嗦了一下大叫道:“我靠,你们看那是什么!”

众人随着胖子的手指看看过去,由于视线模糊只能隐约看到一个模糊的轮廓。

船老大走过来对众人说到:“前面可能是事故船只,按照规定路过的船只必须要前去救援!”

风浪中的海,每一个浪头都是一座山,而我们的船迎着浪头冲了过去,尔后破浪而过,每破一次船上的人就洗一次海水浴,全身湿了不知道多少次,就跟做超级过山车一样,从来没有感觉这么亢奋过,胖子忍不住都号叫起来。

随着船只的靠近那只船的轮廓也越来越清晰,只是让人奇怪的是船上并没有亮灯一片黑暗。

这时船老大突然大叫道:“不对?鬼船!大家千万别回头看,那是条鬼船!”

众面面相觑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办好,这也不奇怪长期生活在陆地上的人对于海上的种种传说并不了解!

随着船只的不断接近两只船之间摩擦发出的声音让人牙疼。

就在这时一只注意警戒四周的黎晓突然看见一双干枯细长的手从阿柠的背后探了出来,搭在了阿柠的肩上。

那两只手也没有进一步的行动,只是无力地垂在那里,阿柠明显也感觉到了,非常恐惧,浑身抖得厉害。

黎晓抽出一直随身携带的龙雀,刚刚想上去帮忙,便被胖子大喊一声“让开”,一下子给撞开。

胖子举起手中的枪瞄准那手就是一枪。但由于船体不断晃动“嘭”的一声打偏了,子弹打在了船身上带起一串火花。

这个时候黎晓再想上去帮忙已经晚了,阿柠已经被那只干枯的鬼手拖上了鬼船。

张秃头的反应特别快一把抓住固定装备的一根麻绳甩了过去套在了鬼船的扶手上对着黎晓说:“快去救人。”

这时船老大去突然拦住了众人:“到那那艘鬼船上就是给龙王爷的祭品,人死定了,不可以去救人!”

黎晓才不管船老大说什么,对胖子说:“胖子,看住他们谁要敢乱来就开枪。”说着也不去看船老大等人一拉绳子飞身跃上了鬼船,后面的吴諧也跟了过来。

黎晓一上到鬼船就看见阿柠面朝上,正在用一个奇怪的姿势往鬼船的船仓里爬,拖着她前进的,不是她自己的手,而是那两只干枯的鬼手。

黎晓一个飞身跃起抓住她的腿,使力扯了几下,发现她身上穿的是紧身的潜水衣服,不仅没有可以拉的地方,沾上海水还滑得要命,根本就使不上力气。

黎晓一看这样不行,实在是没办发就扑到阿柠的身上,一把抱住她的腰,用力一扯把她抱了起来!

没想到这船在海上漂了多少年了这甲板已经到了临界,黎晓刚使劲嘎嘣一声整个就塌了,一瞬间的工夫,就随着大量腐朽潮湿的木片一起掉进了船仓。

还好船仓离夹板并不是很高再加上船仓里还有些海水,所以黎晓并没有什么事,不然要是摔在平地上在加上身上还压着个阿柠以黎晓现在的身体强度也不会不好受。

黎晓看着怀里的阿柠不由调笑道:“怎么样我的怀抱温暖吗?你都不愿意起来了吗。”

阿柠不由一囧。

“那只手那,还在吗!”

阿柠一摸肩膀,惊讶道:“我也不知道,一掉到这船上来我就迷迷糊糊的,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没了。你没看见吗?”

掉下来的时候香玉满怀黎晓那有点空去留意那鬼手跑哪去了。

正当这时只听夹板上传来一声啊的尖叫,我们吴諧同学就随着塌出的大洞掉了下来。

黎晓连忙伸手接住了吴諧。把他放到地上。

吴諧看着黎晓和阿柠都没事不由松了一口气:“你们都没事吧,那鬼东西那。”

阿柠摇了摇头说:“我没事,那鬼手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不见了!”

“还是小心点为妙!”

吴諧打量着周围一圈道:“这船的情况太不符合情理了——这么厚的海锈,照理说在海底最起码也该有个十几年了,怎么还会漂在海面上那。”

阿柠问道:“有没有可能是大的风暴把它从海底卷上来了。”

黎晓回道:“这样的可能性很少,你要知道海水是每时每刻都在运动的,几十年的沉船,早就应该被深深埋在海沙里,别说风暴了,就算是打捞船也很难吊起来,而且它的船身很脆,一不小心就可能被扯散架掉。”

三人研究好一会也没什么头绪便开始搜索船仓内部,

吴諧看着面前的储物柜打开那个铁橱,不由吃了一惊,里面竟然有一只老旧的防水袋,打开袋子,里面掉出一本已经几乎要散架的笔记,我一看,封面上写了几个字:西沙碗礁考古记录。

翻开扉页,上面很娟秀的几个字——1984年7月,吴三省赠陈文锦

看到这几个字,吴諧几乎惊讶得张大了嘴巴,吴三省和陈文锦,这不是三叔和文锦的全名吗?难道这笔记本,是他们当年留下来的?但是这种东西怎么会在鬼船上出现呢?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