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突然出现的纹身
  • 盗墓之见证
  • 端午的月饼盒
  • 3224字
  • 2022-05-05 20:53:26

杭城!

西湖区!

随着五一小长假的到来西湖也迎来了人潮汹涌。

一个二十来岁面容清秀,看起来放荡不羁的青年,正蹲靠在一颗大柳树下,一双细长的桃花眸中,时不时闪烁着精光,目光随着眼前人流涌动,嘴里还不停的嘟囔着什么!

“好大!”

“这个也不错,好白!”

“我靠!这腿可以呀!”

“这个背影绝了!呕。。靠白瞎了这副身材!”

正当黎晓看着一个穿着清凉的美女从面前走过时,一只手突然搭在了他的肩上。

“不许动双手抱头,你在这鬼鬼祟祟干什么!”伴随着一声轻喝,一名面容俊美,皮肤白皙温和内敛充满书卷气的男子,正面带笑容的看着他!

黎晓看着面前的男子翻了个白眼。无奈的说到:“嘿!天真,我都躲到这了,你还能找着?”

眼前的男子不是别人正是他的发小“吴諧”。

吴諧看着黎晓嘿嘿一笑,晃了晃手机道:“你不知道有一种东西叫GPS?”

黎晓翻了个白眼:“说吧,找我什么事,没事别打扰我欣赏风景!”

“就你那色咪咪的样子,当心巡逻的警察把你当流氓带走!”

黎晓一甩头,自恋的说道:“像我这么帅气多金的人,需要耍流氓嘛?”

正说着,两个打扮时尚,身材曼妙的漂亮女人走了过来。

“看到没,来了,哥的魅力果然还是不减当年啊。”黎晓对吴諧轻声的说到。

可接下来的一幕让他直呼世风日下,人心不古啊。

只见两人之中,一个脸蛋略带婴儿肥的女生,脸色泛红的来到吴諧身前细声细气的问道:“你好,可以留个联系方式吗?”

吴諧一脸懵逼,说好的看戏,怎么主角变成了自己?只好摇头拒绝了女生的请求。

看女生一脸失望准备离去,黎晓忙叫住了她,笑眯眯的说道:“小妹妹,哥哥可以留个号码给你,有空一起吃个饭,看看金鱼啥的。”

一旁高冷一些的女孩,上去一步拦住了他,冷哼一声道:“臭流氓,你省省心吧,一直色咪咪的盯着来往的女子猛看,当心报警抓你!”

“嘿!我这暴脾气,你给我说清楚,谁色咪咪的?”说着撸胳膊挽袖子就准备上前好好的理论理论。

“怎么还想动手打人不成?”

“你!”

“对不起!对不起!我这朋友喝多了。”吴諧连忙道歉,拉着黎晓就扭头就跑。

“天真,要不是你拦着我,一定让她知道,西湖的水,我的泪。这句话所言非虚。”黎晓一本正经的道。

“你可拉倒吧!至今为止还是单身雏儿,让你上去,你敢吗?”吴諧不屑的说到。

黎晓无语,有你这么揭人老底的吗。

“再说了,先等你把白姐搞定再说吧。二十多年都没追到手,还好意思在这里撩其她女人”吴諧打趣的说到。

一说到这个能把异性处成哥们的女人黎晓就头疼。最近好像又跑去京城面试什么角色去了。

“好了,说说找我什么事?

说到正事,吴諧收起玩笑的神色,正色说到:“陪我去一躺三叔家,有件东西需要三叔看看”

黎晓:“什么东西,还要三爷长眼?搞的神神秘秘的”

吴諧:“今天有个金牙老头,到店里来打听战国帛书,让我给忽悠走了,临走前他把他那一份帛书拓本给忘在了我那。我把它复印了一份,不过他那份帛书有点复杂,需要三叔翻译一下!”

听到这里黎晓恍然!原来是金万糖这个老小子!这样的话吴諧就要正式踏上:“寻亲”这条不归路。

黎晓有一个秘密,他原先并不是这个世界的人,有一次在逛潘家园的时候路过一个地摊时,被一个锈迹斑斑的青铜面具吸引,明明之中好像有什么呼唤,鬼使神差的买下了它。

谁曾想还没出潘家园,就遇到两个打劫的,黎晓一看,就两个人也敢打劫自己,好歹自己也是练过几年跆拳道的,二话不说双方就动起手来。

结果就是实战和练习是不一样的,刚一脚放到一人,就被其中另一个染着黄毛的家伙,一刀插进了胸口。弥留之际黎晓心中问候了那个跆拳道教练亲属一万遍!!

黎晓没有注意到是当他的血液滴落到了青铜面具上时,面具散发着黑色的光融入了他的体内!

当黎晓再次醒来的时候,就来到了这个世界,变成了一个弃婴,被一个名叫六爷的人收养。起初黎晓觉得可能是老天都觉得他死的憋屈,这才给他重活一次的机会。

直到有一天一个叫吴老狗的老人,带着叫吴諧的孙子来访,黎晓才知道自己已经不在蓝星了。

那时黎晓还有些懊恼,早知道就把所有的电视剧小说都看一遍,搞的现在只知道第一部七星鲁王宫的剧情,后面如何发展是两眼一抹黑。

他和吴諧就是在那个时候认识的,两人同岁!他也知道了收养他的老人就是大名鼎鼎的黑背老六,人称六爷!

黎晓看着吴諧说到:“小三爷,走吧,我也好几天没去三爷那里了”

两人没走多远,吴諧的手机突然响了一声,收到一条短信!内容:“龙脊背,速来”

两人开着吴諧的破金杯风驰电掣的赶往三叔的店铺。

车刚到三叔家楼下就听他在楼上叫到:“臭小子,叫你快点,你她娘的现在才来,黄瓜菜都凉了。”

吴諧不禁“靠”了一声:“不是吧!三叔,你也太快了吧!好东西也不知道想着点你侄子!”

正当这时一个身着一身黑色紧身衣,身背一只用布料包裹着的长条木盒的年轻男子,从正门走了出来。

看着迎面而来的男子,黎晓浑身一紧如同面对一只洪荒猛兽,浑身的汗毛都立了起来,血液流速开始加速。

胸口发烫,头脑发热眼前乌光一闪,好像听到了一声巨兽的怒吼!自己的体内有什么东西开始苏醒!

原本已经擦肩而过的年轻人好像察觉到了什么,身体一顿紧了紧手里的包裹!

吴諧看着突然停下的黎晓到:“怎么了老黎”。

黎晓回过神来,眼前一切都又回复了正常,刚刚可能是错觉吧!对吴諧说到:“没事,走吧,去找三爷。”

到了楼上吴諧把今天金牙老头来

打探消息的事情和三叔这么一说。

三叔听了吴諧的话“啧”了一声:“原来是他呀!京城来的大金牙,金万糖。”

原来今天来的金牙老头是帮三叔在京城散货的,老熟人了。

于是吴諧就把打印出来的那份帛书拓本给了三叔。

三叔接过帛书一看面色一变:“这可是好东西啊,这些人从哪里弄到这么好的东西!”

黎晓看着帛书对吴三醒说道:“三爷,这应该是一份地图吧!”

吴三醒一听“哦”了一声:“黎小子,你看的懂!”

黎晓一笑:“我从师父那里见到过几份帛书,不过都是一些墓主人的生平!”

吴三醒露出一副了然!:“原来是六爷教你的呀难怪!”说到这里叹了口气,黑背老六两年前去已经去世了,现在是黎晓在当家主事。

黎晓苦笑,前世自己就是个孤儿,这一世有一个家人,挺珍惜的。虽然黑背老六对自己挺严厉,督促自己学武艺,刀法,下墓知识。但黎晓知道干这一行,没本事的人死的太多了!

吴諧看着黎晓难过的样子连忙岔开话题道:“三叔,你赶快把帛书翻译过来看看。”

吴三醒也觉得自己有点伤春悲秋了,连忙拿着帛书走了。

黎晓看着吴諧和三叔忙着翻译帛书去了,去了趟卫生间,从刚刚在楼下遇见小哥以后,黎晓就觉得自己身上好像发生了一些变化。

脱掉上衣看着自己原先和师傅练刀打熬十年的身体,竟然变的更加精练,原本略显壮实的体魄,竟然变小了一点,但黎晓自己可以感觉的到现在的这具身体,远不是之前的身体可以比拟的!

看着镜子里的自己,黎晓有点懵,尤其是看着胸口出现的纹身更懵了。

这个图案好像在哪见过,脑中突然白光一闪。这这这。。不是我买的那个青铜面具上的图案嘛,怎么会出现在我身上,为什么之前的二十几年都没有出现?黎晓只觉得脑子有点乱!

难道是因为小哥!黎晓脑子一转一下子想到了闷油瓶,小哥身为张家族长,身怀纯正的麒麟血脉,今天面对小哥是感觉到来自血脉的压制,难道就因为麒麟血脉的威压从而觉醒了嘛!

那自己这是“混沌血脉?”看着自己胸口的纹身黎晓馅入了沉思。山海经》第二卷《西山经》云:“又西三百五十里曰天山,多金玉,有青雄黄,英水出焉,而西南流注于汤谷。有神鸟,其状如黄囊,赤如丹火,六足四翼,浑敦无面目,是识歌舞,实惟帝江也。

怎么也没有个头绪黎晓也不去想它了,反正自己变强了不是,至少不会比张启灵差了吧?

想到这里黎晓真想找小哥比试一下,黑背老六的刀法和这副体魄自己应该不会输。嗯!可能吧!黎晓又有点虚。

“老黎”

门外传来了吴諧的叫声

黎晓回过神来连忙应了一声!

出了卫生间就看到吴諧一脸兴奋的对他说道:“老黎我们要去山东啦!”

黎晓看着吴諧笑道:“看把你兴奋的”

吴諧不好意思道:“我这不是从小到大耳濡目染,却没有实践过嘛,有点兴奋嘿嘿!”

黎晓摇了摇头:“早点休息吧,明天还要去置办装备。”

吴諧一想也是便载着黎晓离开了三叔的家回到了吴山居。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