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动手

看着眼前的叶小凡,秦晓玲不由得想发火。

要个说法,当初不是给了你五百万支票你却不要,现在知道来要说法。

“啪……”

一个文件夹扔在秦晓玲的面前,这是何叔转给叶小凡的资料。

打开文件夹,秦晓玲看着里面的信息。

过了一会儿。

“这事我不知道,要不我把陵嫣布坊亏损的钱给你。”秦晓玲看着叶小凡,心想要是爷爷知道这事可能就麻烦了。

“我只是来要个说法,那就看你们怎么给。”叶小凡坐在秦晓玲的对面,脸色平静的看着秦晓玲。

“你等一会,我打个电话问一下我爸知道不知道。”秦晓玲把文件递给身边的助手“你去查一下。”

说完后拨出了秦南国的号码。

秦晓玲挂了电话之后,就静静的坐着。

过了没多久,会客室的门再次开启,来人便是秦南国。

“叶先生怎么有空来我集团坐,怎么也不通知通知我。”秦南国面带微笑的看着叶小凡,那眼神就如同看到了十分亲近的人一般。

“你自己看吧。”叶小凡指着让在秦晓玲身边的文件。

而此时秦晓玲已然起身,将文件递给了秦南国。

……

好一会,秦南国摸出支票簿,写下了一张六百万的支票。

“你救我父亲的事情我还没有好好报答你,这六百万的支票请你收下,其中五百万是上次你没有收下的,还有一百万是这件事情的赔偿。”

秦南国将支票送到叶小凡面前,然后静静地看着叶小凡不吭声。

“我要的是什么,我应该给你女儿说过了。”叶小凡此刻说话十足的气场,压根不像一个将近十六岁的人。

“从资料可以看出,陵嫣布坊合作的公司是你们旗下的一家子公司,我只想知道是为什么,无缘无故就违约了,还有官司。”

“那个陵嫣布坊的损失我来负责,究竟怎么回事我也会一查到底。”秦南国看着叶小凡,要不是对方救了自己父亲他早就叫人请对方出去了。

看资料也知道,自己这边只是抓住了陵嫣布坊的一滴滴漏洞,就要置对方与死地。

秦南国一用脑子都知道,这肯定是秦南莉干的,而女儿秦晓玲一开始也是看出来了,就是再拖,还打电话给他。

看着叶小凡,这个救了自己父亲的人,就连自己也有些恨他。

“还有昨晚我被人给攻击,可惜我没事,而攻击我的人也没落下什么好下场。”叶小凡瞬间站起来,手指向秦南国。

“把秦南莉叫出来,卸掉她一只胳膊,把陵嫣布坊的官司撤了,这事就算了,损失由你们负责。”

“我支票我不需要,我只是一个学生,但是现在你们可以不把我看为一个学生。”

叶小凡看着脸色发青的秦南国。

“叶小凡,不要太过了,卸掉一只胳膊,你当秦家那么好欺负,就算你救了父亲这里也不是你为所欲为的地方。”

秦南国脸色不好看,这叶小凡太过分了,动不动就要卸一只胳膊,就算自己不待见自己的妹妹,但那也是自己的妹妹。

“昨晚的那个人想要的是我的命,我要她一只胳膊不过分。”

叶小凡看着已然在十分忍受的秦南国,依旧是平静的说到。

“昨晚发生了什么我不知道,但是你现在浑身毫发无伤的站在我的面前,还要我卸掉自己妹妹一只手,这件事我做不到,秦家也做不到。”

秦南国看着叶小凡平静的脸色,他不管叶小凡有什么能耐,但是叶小凡的信息在老爷子醒的那一刻他就查得清清楚楚了。

“我为什么没有事。”叶小凡伸出一个手指按向会客室里的大理石桌面,刹那间大理石全部起了裂纹。

秦晓玲与秦南国顿时站离了大理石桌面,就连秦晓玲背后从不发言的保镖也露出了惊异的神色,不过一瞬间又恢复了原来的神情。

“这就是我为什么没事的原因。”叶小凡的手离开了桌面。

哗……

整个桌的大理石台面在叶小凡手离开的顷刻间全部化作碎石散落在边上。

而秦晓玲身后的保镖立刻闪身到秦晓玲与秦南国身前,一脸严警惕的盯着叶小凡。

“洛山,没事的。”秦晓玲看着眼前的保镖开口。

“可是,大小姐……”洛山最终在秦晓玲的眼色下站了回去。

“叶小凡,我记得今年你十六岁不到,学习成绩优异,但是不招人待见。”秦晓玲没有秦南国那般脸色,只是平平淡淡的看着叶小凡开口。

“我不介意你查我,但是最好别触及我的底线,千万别学秦南莉。”

叶小凡对秦晓玲查他丝毫不感到意外,别说秦晓玲,就连萧何也肯定查过他,不过,这有什么,任凭你风再大,我还是那座屹立不倒的山。

“我还只是刚刚的那句话。”

“难道没有缓和的余地么。”秦晓玲接上叶小凡的话,此时她的身体已经向后移。

“没有。”叶小凡没有在意秦晓玲的举动,只是静静地看着秦晓玲和秦南国。

“交出秦南莉。”

“动手,洛山。”

秦晓玲的声音跟随叶小凡的声音而起。

“抱歉了,叶小凡。”

秦晓玲看着洛山直攻叶小凡,她知道有些东西不是律法能够判定的,就好比眼前的叶小凡与洛山,洛山来自燕京武道世家洛家,而叶小凡是地地道道的江陵人。

但是对叶小凡认知秦晓玲也不太清楚,因为她认识叶小凡凡不到四天。

从医院开始,她就开始查叶小凡,叶小凡并没有什么出色的地方,一个和睦的家庭,父母开的已经小公司,说好听是一家小公司,难听点其实就是一家小作坊。

而秦晓玲自己能查,估计父亲,小姑也会去查,保不准小姑不顾爷爷的警告对其下手。

碰碰碰……

洛山与叶小凡已经交手了数十次,而秦晓玲在沉思中缓过来看着眼前的交手,在看着父亲秦南国的惊异目光。

“让我交出我妹是不可能的,能不能就此打住,我多给出赔偿,你家里过得也不是很容易。”

秦南国最终开了口,刚刚他任由秦晓玲去做,但是看得出来叶小凡本身功夫不差,而且年龄还尚小,要是被燕京的隐世家族发现,为了一个叶小凡来对付秦家也不是不可能,到时候就算老爷子出面也不好说,而且老爷子出面也可能只会怪他们。

“想太多,交出秦南莉,否则别怪我下重手了,她对我出手没关系,但是对我父母出手时就判定她要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代价。”

叶小凡没有在乎洛山的攻击,反而游刃有余的回秦南国的话。

“不可能。”

碰……

洛山被叶小凡一脚踢撞在了墙上,而墙上如此大的声音竟没有一个员工来出来看一眼。

秦晓玲看着不能动弹的洛山,此时她也有些后悔了,不应该暗示助手让员工提前休息,要是有人围观,叶小凡出手就不会不考虑了。

“洛山,你没事吧。”秦晓玲准备去扶洛山起来。

“不用管我,我现在骨头最少断了几根了,不能轻易移动。”洛山用语言阻止了秦晓玲的行动。

“交出秦姨吧,他最少也是内劲大成了,如果被燕京的人知道江陵有这么一个人才他们可能会不惜代价来拉拢他。”

“好吧。”秦南国听到洛山的话之后说了这么一句便不作声了,一下子仿佛老了几岁。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