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王府烂摊子

  • 低调为王
  • 庞飞烟
  • 3721字
  • 2021-01-13 06:31:49

唰唰唰……

号称天下第一海的轮回海中,突然之间霞光万丈,映照得整个青玄天下都是九彩斑斓。

几乎所有青玄天下山上仙门的大人物们,都被这突如其来的惊天动静给惊醒,包括一些闭关多年的老仙老怪。

“怎么回事,轮回海为何会异动?”

“九彩霞光,万道峥嵘,这是圣人出世的征兆啊!”

“难道我青玄天下,也要出一尊十五境的鸿蒙强者了?”

“别忘了那边是轮回海,说不定我青玄天下要多一尊绝世大敌呢!”

“座下弟子听令,即刻启程前往轮回海,务必要打探清楚这次变故的源头!”

一时之间,各处山上仙门都是紧锣密鼓,掌权者们猜测着各种可能出现的情况,却无一例外,都派人前往轮回海探查。

而随着时间的推移,那些九彩霞光终于是渐渐消失,最终汇聚到一处。

这些惊动了青玄天下所有大人物的九彩霞光,仿佛有着某种指引一般,从四面八方汇聚而来,更像是在进行着某种特殊的仪式。

光芒闪烁之中,一道年轻的黑衣身影,从轮回海中踏浪而出。

其怀抱黑猫,看起来极不起眼,而那双眼眸之中,充斥着一抹百世轮回的沧桑之感。

“我陆寻,终于回来了!”

…………

玄阳国,渡边城,镇东王府!

这一座曾经的玄阳国庞然大物,如今已是极度落魄,沦落到在这边境城池,甚至连城主府的那些货色,也能随便欺压上门。

陆寻很苦恼,身为王府二公子,回到王府已有十日的他,看清了十年前如日中天的镇东王府,如今已是大厦将倾。

为什么自己一回来,就是这么一副烂摊子等着自己呢?

想十年前他离开镇东王府的时候,王府气象那是何等巍峨,玄阳国甚至有一种“镇东王府和皇帝陛下共坐天下”的说法。

离家十年,如今的陆寻,自然再不是十年前那个什么也不懂的稚童。

他已年满十六岁,略显清秀的脸庞之上,是看透世间百态的沧桑双眸。

“嘿嘿,轮回海中百世轮回,如今回归本心,是不是很好玩!”

一道轻笑声从陆寻的脑海之中响起,让得他原本就有些郁闷的心情瞬间就爆发了,甚至是变得有些狰狞。

“还不是你这老东西害的,非要让老子修什么《百世轮回诀》的鬼玩意儿,浪费我十年的修行时间!”

陆寻咬牙切齿,但除了他怀中的一只黑猫之外,却是看不到另外的人影。

可他知道,那老东西就在自己的身体之内,从未离开过。

“百世轮回诀啊,你可知道,在这座天下,有多少山上老怪想要而不得?”

身体之内声音的主人,似乎并没有生气,反而是感慨了一句,终于让陆寻的脸色变得好看了些许,重新回归郁闷之态。

“那现在怎么办?我那王爷老爹昏迷不醒,兄长不知是疯了还是傻了,母妃又无心管事,三夫人一系蠢蠢欲动,真是一团乱麻!”

陆寻细数了一遍如今镇东王府面临的困境,这些都还只是王府内忧。

像城主府那样的外患,谁不将即将倾塌的镇东王府,视为一块大肥肉?

“这是你的事,老夫可管不着!”

身体内的声音听起来平淡,但陆寻就是从那口气之中,听出了一抹幸灾乐祸,差点再次大骂出声。

陆寻朝着门口外那个模糊的身影,还有怀中的黑猫看了一眼,然后咬牙问道:“可以让阿沙和大妖出手吗?”

身体之内的声音似乎是沉默了片刻,然后才说道:“大妖是海族,若你不想镇东王府更加麻烦,就尽管用,至于大妖的身份,若是暴露,后果不是你能承担的!”

“不过……若是在无人的地方,倒是没什么顾忌!”

就在陆寻快要发飙的时候,那道声音再次响起,总算是将他的怒气压下了几分,沧桑的眼眸乱转几圈,射发出一抹精光。

“还有你,百世轮回诀非同小可,连山巅之辈也不能无视,再加上你大哥曾经那位世子妃,可是罗幽山的圣女,你自己掂量掂量!”

那道声音并没有放过陆寻的意思,当他提到“世子妃”三字的时候,陆寻眼眸中的精光,瞬间化为了仇恨之光。

因为如今镇东王府落得这副样子,可以说全是拜那位曾经的世子妃所赐。

也正是因为那个罗幽山圣女,让得玄阳国内,无人敢相为镇东王府说话。

“这么说的话,就算我修行有成,也不能随便动用力量,免得被人发现?”

陆寻没好气地反问一句,事实上他早就知道这个结果,怀璧其罪的道理,经历过百世轮回的他,又怎么可能不清楚?

“嘿,有些事情,并非要用王府二公子的身份去做嘛!”

那道声音依旧带着笑意,听得他说道:“既然已经和你同为一体,老夫自然是会帮你的,这有几件东西,或许对你有点帮助!”

唰唰唰!

也不知怎么回事,陆寻面前的空间,突然之间出现三道光芒,让得他心头一凛,暗道那老东西说自己只是一道残魂,似乎有些猫腻啊。

“都是些什么玩意儿?”

陆寻一边心思转动,一边已是看清了那三件东西的样子,却一件也不认识,忍不住问了出来。

“你拿着这三件东西,去找万国商盟、听心楼和隐杀会的主事者,自然会知道答案!”

那道声音故作神秘,却没有解释太多,但仅仅是三个名字,就让陆寻若有所思。

现在的他,对于这座天下自然不是一无所知,因为那代表的乃是整座天下,最大的三尊山下势力。

想到某些事情,陆寻的嘴角边上,第一次露出一抹笑意。

“还有没……”

砰!

就在陆寻想要再从那位身上搜刮一点好东西的时候,房门处突然传来一道大响之声,紧接着他的房间之门,便被人从外间一脚踹开了。

“少爷?”

门口一个年纪不过十五六岁的少年,眼神有些阴狠地回过头来,口气意示询问,正是一直守在门口的阿沙。

若不是陆寻早有吩咐,恐怕那个踹门的家伙此刻已经是一具尸体了,更不可能踹得了这二公子的房门。

“二公子真是好大的架子,吃个饭都要人亲自过来请吗?”

来者约莫三十岁,却一脸精悍之气,并没有在意那守在门边的少年家仆,而是冷笑出声,口气之中,充斥着毫不掩饰的嘲讽。

“陆岱,有些过了吧?”

陆寻制止了门边蠢蠢欲动的阿沙,也随手按下了怀中的黑猫,然后沉着脸回了一句,却只是引来那陆岱脸上更加浓郁的冷笑。

对于这位,陆寻自然是不会陌生,知道那是三夫人的义子,如今却是掌控着镇东王府唯一的一支私卫,连世子都不放在眼里。

至于那位叫做颜若霞的三夫人,别看其上还有王妃和侧妃,但如今的镇东王府,俨然是这一系最为高调。

“哼,过了?真当如今的镇东王府还是以前那般吗?”

陆岱似乎不想和这个初回王府的二公子多说废话,冷哼一声后转身便走,话语却是继续传来:“自己去膳厅用饭,错过了饭点,可没人给你重新做!”

丢下这句话后,陆岱的身影已经消失在门外,门边的阿沙胸口微微起伏,直到陆寻走上前来,拍了拍他的肩膀,这才喘了几口粗气镇定下来。

“别惹事!”

安抚了阿沙一句后,陆寻倒是没有矫情,径直来到不远处的膳厅,见得内里早已是人影绰绰,见他到来,都将目光投到了他的身上。

如今镇东王昏迷,王妃贴身照顾,世子疯疯癫癫,这几位都不在,因此这时膳厅身份最高的,则是侧妃徐凤仪。

但侧妃徐凤仪一生无子,只生了两女,反倒不如一个三夫人颜若霞强势,靠着义子陆岱手掌兵权,此刻赫然是坐在主位之上。

除开这几位之外,还有一个正在埋头吃饭的小姑娘,约莫五六岁,听见脚步声之后才小心翼翼抬起头来,明亮的眼眸之中,闪过一抹微光。

“二叔!”

小姑娘欢快地叫了一声后,似乎是感应到了旁边一道若有若无的目光投射过来,便缩了缩脖子,继续低头嚼饭。

“灵儿!”

走进膳厅的陆寻,原本看到三夫人颜若霞的位置,心头是有些阴霾的,但似乎在刚才那一刻,都被小姑娘脸上一闪而逝的笑容给驱散了。

陆灵儿是镇东王府的嫡孙女,也是王府世子的嫡女,刚刚年满六岁。

如今她祖父昏迷不醒,父亲疯疯癫癫,母亲更是不知所踪,实是个可怜之极的人儿。

回到王府的十天时间,陆寻倒是和这小侄女儿更亲,不过在此刻这样的场合,两者自然是不好表现得太过亲热。

“小寻来啦,坐!”

最上首的三夫人颜若霞脸上露出一抹和煦的笑容,甚至是直接站起身来,朝着陆寻招了招手,让得一旁大喇喇端坐的陆岱,很有些不满。

一个初回王府的毛头小子而已,何必给其好脸色,所谓落毛的凤凰不如鸡,或许就是此刻陆岱心情的真实写照了。

旁边的侧妃徐凤仪抬头看了陆寻一眼,便不再理会,她的两个女儿都不在家中,倒像是一个更加不管世事的闲云野鹤。

“见过徐妃,三夫人!”

陆寻眼眸之中闪过一丝微光,这口中的称呼,差点让陆岱直接爆发,因为就算是世子殿下,也要称一声“姨”吧?

颜若霞不动声色,缓缓落座之后,开口问道:“小寻,你回来王府已有一段时日了,对于如今王府的现状,应该有所了解吧?”

陆寻点了点头,却没有多说什么,又或许是觉得不用多说,王府这一团乱麻,恐怕最高兴的就是这一对“母子”了吧?

“唉,王妃姐姐心忧王爷之疾,徐姐姐又是个不爱管俗务的清静之人,这偌大的王府,也只能由我撑起来了!”

颜若霞似乎是在诉苦,却又有一抹淡淡的自豪之感,那个“撑”字用得极为巧妙,似乎镇东王府能撑到今日,全都是她的功劳。

“如今王爷病重,世子又……身患癔症,还好小寻你回来了,这镇东王府,以后还要靠你多出出力啊!”

这位王府三夫人口才是极好的,说话滴水不漏,若是一个不明真相的外人,恐怕真要被她这番话感动得掉下眼泪了。

“嘿,多出力?靠他这一境武师都不是的毛头小子吗?”

一旁的陆岱撇了撇嘴,不以为然地轻笑一声,身为三境武师,他自然能一眼看出陆寻的修为,说是一个普通人也不为过。

“陆岱!”

听得陆岱之言,颜若霞微微皱了皱眉头,然后将目光转回陆寻身上,说道:“武师就做武师该做的事,小寻身为王府二公子,即便身无修为,自然也有一些必须要去做的事!”

“小寻,你说是吧?”

淡淡的询问声传将出来,让得陆寻眼中光芒闪动,暗道正题果然来了。

自己清静了十日,这一对野心勃勃的母子,果然是不会轻易放过自己啊!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