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章 我定不会让你得逞

周步听得甘奇话语,又是一番惊骇,连忙放出灵识去感受头顶的印记,印记气息还是普通的气息,却是再用灵识一探,禁制符文完全不同,闻所未闻的方式。

甘奇还在一旁笑:“不用多试了,回头私下里你再试。”

“圣使恕罪,属下只是一时见到新事物,有些好奇。”周步连忙告罪。

甘奇已经看向了其他人,问道:“还有谁想入我起点一门吗?”

当场之人,想活命的不是一个两个,此时都在后悔,后悔自己怎么没有第一个说出口,若是第一个说出口,那柄天煞掌门之剑岂不就是属于自己的了?

便看左右,又有八个人连连下拜:“拜见圣使!”

甘奇对这个结果很满意,却只是去看那还没有下拜的三人。

一个面色犹豫,想拜又任何没有拜。

还有一个开口:“你们这些狗贼,都忘了掌门之恩了吗?如今大仇当面,你们不想着为掌门报仇,为我天煞一门报仇,还……”

一点红光再次轻轻闪烁了一下,话音立马戛然而止!

一颗头颅在空中不断旋转,久久不见落地。

那面色犹豫之人浑身一震,已然跪地:“拜见圣使。”

还有最后一人站在当场,动也不动,脸上也没有丝毫表情。

周步已然开口在劝:“傅康师兄,还不快快拜见圣使。”

这个叫做傅康之人依旧一动不动,只问:“请问圣使,起点可有必成元婴之法?”

甘奇此时才认真打量起傅康,金丹大圆满,这倒是个稀缺货色,只是白发苍苍,面容沟壑,一副衰老之相,显然他不是时日无多了,而是死期已到,不成元婴,三五年内必死。

必成元婴之法,有是有,就是太贵了,四千万中品灵石,资质差一些的,四千万中品灵石还不够……

“没有!”甘奇直接拒绝了,与其把这元婴机会给这个傅康,不如留给气强川息他们,几千万中品灵石,这个老头在甘奇心中不值这么多钱。

傅康立马身形一顿,一身精气神尽去,人生最后的机会没有了。

甘奇摆摆手:“你走吧……寻个地方颐养天年吧……”

傅康却也没有动身,只是呆呆站着。

甘奇也懒得去管,只是上前在每个下拜之人头上摸了一下,打上印记。

周步开口问道:“圣使,天煞门之下,还有二三千号弟子,不知可否皆收入起点门中?”

甘奇摇头:“外人要入起点,金丹乃是门槛,金丹者可入,其余人不可。”

“那……属下等人是否还可以与他们走动?”周步又问,毕竟他座下也是有一大帮子徒子徒孙。

“自然可以,兴许一些小事还要他们跑腿,倒也不必隔绝以往,只是不可透露我起点之事,否则门规处置,身死道消。”甘奇心中的小算盘是打得劈啪作响。

“属下遵命!”周步再次一拜。

甘奇抬抬手,指向洞口:“此处洞府,灵气充裕,只是里面有些杂乱,你们清理一番,以后就驻扎在此,等候宗门之命!修仙一途艰难无比,定要努力刻苦。”

甘奇说话之间,还转头面向了那个傅康,意思大概是:你们要是不努力,这就是你们的结局。

“谨遵圣使教诲!”周步又道。

甘奇起身欲走,一旁的小天鸮心领神会,也准备一飞冲天了。

却是那个被当做负面典型的傅康忽然跪拜开口:“圣使留步,起点一门必有成元婴之法,还请圣使赐下,属下必为起点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甘奇微微一皱眉,金丹大圆满之能,当真就是凡人心中的神仙人物,飞天遁地,御剑杀人,无所不能。

却是千年光阴之后,人之将死,如之奈何……

不是甘奇善心大发,而是多少有些唏嘘,甘奇脚步止住了,问道:“你能做什么?”

“属下知晓,成元婴之法必然耗费无数,属下这条命就拜托与圣使了,只要能破元婴,属下什么都能做!”这大概是傅康死前最后的挣扎了,若是不能破元婴,就算此时被甘奇一剑杀了,又有什么区别?

什么都能做?甘奇笑了笑,不置可否,只道:“你能做什么,不能做什么,本使拭目以待!”

众人听甘奇之言皆是大惊,难道起点真有必成元婴之法?这也太惊世骇俗了!

傅康更是大喜,双膝一跪,磕头大拜:“属下必竭尽全力为圣使效命,只求三年之内圣使能赐下秘法!”

人啊,就是不能给希望。

甘奇还是没有回应,只是一抬手,暗夜魔鹰已起,甘奇也随之跃起,坐在了暗夜魔鹰背上。

留得十一个刚刚加入起点的金丹之人抬头仰望,一个个眼神之中带着热切与激动,若起点真有必成元婴之法,那岂不是说在场之人只要尽心尽力,皆有机会?

再看另外一个一直没有说话的黑衣人,此时忽然也御剑而起,元婴,又是元婴,众人更是笃定了几番。一个一直站在甘奇身后一言不发之人,竟然也是元婴!

众人不禁在想,起点一门,十有八九真的有必成元婴之法!

这才是真正的仙缘!

随后而起的那个黑衣人,自然是一直看着刚才之事的千袅。

此时千袅飞速追上空中的甘奇,开口问道:“你为何要收拢这些邪魔之人?你难道要与天煞门一样,以灭门劫掠为乐?”

甘奇此时掀起了罩袍,取下了斗笠,看向千袅,问道:“刚才你都看见了,怎么不问,偏偏现在又追来问?”

“你难道真要行邪恶之事?”千袅不答甘奇之语,只追问。

“呵呵……劫掠?太低端了。我要做的是让人主动把天材地宝与灵石拱手送上。”甘奇笑答。

“举穹隆之力,独一人成仙,这话是你说的,你现在又收拢这些邪魔之人为你办事,那你肯定做的不是好事!君子岂能如此行事?”千袅面含怒意,他实在不想甘奇成为一个魔头之类的人。

“哈哈……邪魔,君子,千袅,你当真不适合做苍霞掌门,苍霞一门来日落在你手中,只会越发凋敝。”甘奇是实话实说,一个每天把邪魔与君子挂在口中之人,岂能带领一个宗门走向未来?

“你就不怕我把你收拢邪魔之事说出去?”千袅怒了,怒意主要来自自尊心大受打击。

甘奇转头看了千袅一眼,给出了一个复杂的表情与眼神。

“怎么?你还想杀我灭口?”千袅又怒道。

甘奇摇摇头:“我只是觉得你太过幼稚,两千年岁月,却还显得如此稚嫩……”

“你!”

“你我互不相欠了,那便各自归去,不过,倒也要感谢你这次出手相助。从此,各走各路吧……”甘奇示意小天鸮转向。

“我定不会让你得逞!但凡我听到你收拢的这些人行了恶事,我必昭告天下……”千袅还在对着甘奇远去的背影说着。

甘奇,自然头也不会回。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
全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