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章 甘奇,你敢!

操作,就是甘奇今日的倚仗,为了避免伤在塌方巨石之下,三个元婴大能唯有不断催动法力来支持护身法盾。

为了攻击对方,又不得不尽力催动飞剑刺破巨石阻碍去攻击。

九尊又开始大喊了:“看谁撑得住!看你们还能撑多久!”

九尊自信,自信自己不论是灵识还是灵气,都比甘奇与千袅要强上不少。这么撑下去,必是他能撑到最后。

此时洞府之外,隧道口处,隐隐也听得洞内传来些许轰隆之声,一帮天煞之人皆是着急不已。

便有人开口问道:“洞府之内起了打斗?”

吉宝镇定自若:“倒也正常,你家门主不是想试一试我起点到底有几分手段吗?切磋一二又有何妨?就是不知你家门主是不是自讨苦吃。”

“胡说,我家门主何等大能,岂能在你们起点后辈手上吃亏!”

“哼哼……待得他出来便知了。”吉宝口中自信,心中也是担忧不已,九尊之名响彻穹隆,更有元婴圆满大成之能,他还真怕自家师伯敌不住。

所以说完话,吉宝看向了小天鸮。

小天鸮却是动也不动,它的任务就是守住这个洞口,不准任何人进去。

洞内三人,此时都在借着再次塌方变换位置。

此番再踏,这洞府早已没有了多少空隙,被大小石块堆得满满,只有三人各自用法盾顶出了一块小小空间。

三人都不发出任何动静,只能催动灵石不断往猜想的方向去试探,灵石穿透一块又一块的巨石,耗力非常。

却是这上古修士的洞府本就很大,每每探查一个方向,皆要不少时间。

甘奇一边探查,还一边思索,有没有更好的办法来破局。

塌方又稳定了下来,一切归于短暂的平静。

忽然,甘奇脑中起了灵光,一计生出。

甘奇的飞剑,很小,只有巴掌长,细细一条,整个修仙界,甘奇就没有见过比他的飞剑更小的,因为大飞剑一般情况下都比小飞剑有优势,大飞剑用料多,攻击范围大,能刻的法阵禁制多,甚至看起来也更威武。

不是甘奇喜欢小飞剑,而是不倒仙就剩下这么一小块传自上辈的离艮精金了,甘奇又不愿在这块小小的顶级上古材料中参杂其他品质差的材料,而且一直以来他都没有让剑丸成型,直到捕捉了一个元婴才被迫让飞剑成型。

所以诸多因素之下,甘奇的飞剑才这么小。

此时,飞剑又小又细,反倒有了好处。

那就是可以在这塌方之下的小小缝隙里穿梭而不发出任何动静,再加上飞剑灵性十足,更是可以自己寻路而动。

甘奇的计策就在飞剑上,让飞剑悄无声息地走,甚至不用灵气去催动它走,走到另外一个地方去,声东击西之策。

飞剑慢慢而去,一切都按照甘奇的计划进行,片刻之后,只听得某处轻微一响。

九尊已然大喜,找到敌人位置了!瞬间黑色凝结如墨,飞剑激射而去。口中大呼:“死来!”

黑色飞剑刺破无数石块,直奔响动之处,那里就是敌人所在。

同时,九尊也知道自己一动飞剑,必然也会暴露位置,立马催动法盾,往身边极小的空间让了半个身位。

只要先杀一人,剩下那人也就不在话下了。

果然,一青一蓝两柄飞剑瞬间就从石块之中射出,击中了九尊刚才所在之地,离九尊不过一步之遥。

躲避了这一击,九尊已然大喜,因为他知道自己的飞剑先发制人,定然击中了敌人。

而且击中的还是甘奇!

“哈哈……”九尊大笑而出,再次催动飞剑转向,直去千袅所在之处。

却是九尊万万没有想到,一股气息飞速而来,九尊双目大睁,意料之外,甘奇已然被一剑洞穿,岂还能御出如此迅捷之剑?

这不可能!

却是真有锐利之气而来,九尊已然大惊失色,哪里还管得里御出之剑,连忙法盾大作,身形往上去顶巨石。

因为九尊实在没有地方躲了,刚才所立之处,必然有千袅飞剑再归,回去只会命丧当场,此时之地更是不能多留片刻,唯有头顶之处还有一点点空间。

头上巨石被九尊元婴之力顶得炸裂作响,整个塌方之地在连锁反应之下又再次轰隆起来。

锐利之气从九尊胯下而过,差之毫厘,吓得九尊浑身一冷,却是还要在躲,因为那锐利之气回来得也是迅捷无比。

甘奇也不过元婴之能,岂能有如此御剑之术?来去之间,毫无拖沓,甚至都不用回转的余地?

九尊已然不是惊骇,而是不敢置信。

此时此刻,竟然有三柄飞剑去了又回,皆往九尊藏身的狭小之地。

一青一蓝,从来时路而回,倒是还好。

另外一柄无声无息,只有灵识之下的锐利之感,竟然……竟然会自己转向?竟然能自动寻找目标?

这不可能!

“这不可能”是九尊此时此刻唯一的念头,因为下一刻,他感受到了一种从未感受过的思绪停顿之感。

有一股凉意划入了身躯,九尊意识到了什么,口中不自觉哀嚎一语。

九尊立刻把灵识沉入元婴,他知道自己栽了,栽大了!

元婴是最后的活路。

“想跑?”甘奇终于在沉默中开口。

九尊的元婴是真要跑,没有丝毫防御之能的元婴,却有一个好处,因为元婴不比肉身,不会被巨石这种实体之物阻碍。

却是元婴也不比肉身能收敛气息,元婴就好比黑夜中的明灯一般,也好比灵气催动的杀人飞剑一般,不断散发着巨大的能量与气息。

刹那间,三柄飞剑在巨石之中左突右冲,直寻那黑夜中的明灯而去。

“甘奇,你敢!”

九尊元婴一声暴喝,元婴面目之上皆是惊恐!谁都是第一次死,死前之惊惧也是第一次感受,只是连讨饶也来不及了。

话音刚落,一股怨气冲天而起,带着无尽的恨意与悲戚,这是元婴被飞剑击中之后散发出来的气息,是元婴最后的悲鸣。

傲娇千袅,此时已然喜不自禁:“死了!九尊死了!彻底身死道消!”

甘奇自然也激动,但口中却道:“终于把他给杀了,只是有些可惜了……”

为什么可惜?这么好的剑灵大补之物,却只能当场击杀了,岂不可惜?

千袅自然不知甘奇可惜什么,只是往地下一座,抬头看了一眼,见头顶巨石稳定未落,散去法盾,便是气喘吁吁,一场苦战,消耗甚大,体内灵气已然见底,几近脱力。

甘奇也是气喘吁吁起来,却还有埋怨:“你与我,当真没有默契,临阵之时还要我来指挥你,但凡默契一点,杀个九尊也不至于这么惊险!”

甘奇是看不到千袅的白眼,只听到千袅说道:“你我,两不相欠!”

“得!不欠就不欠吧……”本来甘奇还觉得用救命之恩换千袅帮忙一次有些亏,此时也就觉得不算亏了。随后又道:“分一分战利品?”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