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章 起点圣使与暗夜魔鹰

甘奇安排了吉宝之事,便又去见了小天鸮。

“甘奇爸爸,你终于来带我去玩耍了?”小天鸮激动不已。

甘奇点着头,说道:“这回带你玩票大的。”

“真的吗?”小天鸮一双翅膀来来去去,高兴不已。

“不过你得给我换个称呼,以后就叫我起点圣使。”甘奇谋划深远,也在给自己立人设,起点声使,身边大妖随从,亦正亦邪,深不可测,喜怒无常,杀人不眨眼。

这么着急打听起点的人,那一定……不是什么好人。

“起点圣使?”小天鸮重复了一语,点头又问:“那我呢?那我呢?”

“你啊,你就叫作暗夜魔鹰!从此,你也要装作一个亦正亦邪,深不可测,喜怒无常,杀人不眨眼。”甘奇一个人设贯彻到底,起点的人设,必须得立起来,入戏要深,要能骗到人,要人深信不疑。

“我明白了,当坏人,我会,我就是杀人不眨眼的暗夜魔鹰!”小天鸮何等聪慧。

“嗯,你在此等候我的召唤,带你出去横行霸道!”甘奇对于演戏,那是认真的。

世间本无起点,但是可以生造出一个起点。

“横行霸道?这个游戏我喜欢!”小天鸮的翅膀呼扇呼扇的,人生乐趣来了。

甘奇离开了洞府,回到仙际城,等候吉宝来报。

只待几个时辰,吉宝就匆匆而来,一脸欣喜:“师伯,果真如您所料,只待弟子刚与到处说了几番,立马就有人主动找上了弟子,想要花钱买消息。弟子没有答应,只说今夜子时,在山下碧波潭一会。”

“做得很好,以后你就不是不倒山气强座下的大弟子了,你就是起点门下弟子,我乃是起点圣使,往后不要叫我大师伯,就叫我圣使。”甘奇谋划极大,要下棋,就下一盘最大的棋。

吉宝闻言,心中翻江倒海,秘密任务,正儿八经的秘密任务,名动天下的无敌剑仙亲自面授机宜的秘密任务。

吉宝激动不已,大礼拜下:“谨遵师伯之命。”

“不对不对……入戏要快!”

“哦,谨遵圣使之命!”

“这就对了,从此你就不要在天上人间出现了,我给你在山腰之处找一个洞府,那里就是你的据点,我这里还有七八十万中品灵石,你先拿着花。”甘奇向来豪爽大气,起点组织也必须要有活动经费,卧底更不能亏待。

安排好一切,入夜子时,连绵山脉之下,碧波潭旁。

起点门下弟子吉宝,站在碧波潭边,身穿一袭黑衣,头戴黑色斗笠,斗笠垂下面纱罩住整个身形,这是甘奇为起点特别设计的制服,唯一的作用就是掩人耳目。

当然,甘奇自己也穿了这么一身,只是他此时并不在潭边,而是在暗处,身边跟着暗夜魔鹰。

远处有一行人谨慎而来,慢慢靠近潭水之边。

一个领头之人开口:“可是今日……”

吉宝直接粗暴打断话语:“尔等是何人?岂敢打听我起点宗门之事?今日若说不出个道理,教尔等皆丧命于此!”

那领头之人闻言一惊,连忙说道:“当真是你,起点不是一个人?是宗门?这……”

“尔等想死不成?”吉宝浑身气势尽出,一柄飞剑已然环绕周身。

“误会误会,稍慢,还未请教大名!”

“起点宗门弟子吉宝是也!我宗门向来避世而居,尔等又是在何处听闻?今日不说清楚,定让尔等身死道消。”吉宝言语狠厉,亦正亦邪,喜怒无常。

暗处的甘奇还在夸奖:“天生的演员,可惜发掘晚了,不然当个影帝不在话下。”

“圣使,我也会好好演的。”小天鸮好似受到了鼓舞。

碧波潭边,那一行人却也不信吉宝之言,几人互相使了一个眼色,一人上前说道:“你说你是起点门人,有何凭证?”

喜怒无常的吉宝御剑而起,已然动手:“找死!”

霎时间剑光大作,却是有一柄剑直接挡住了吉宝的飞剑,那人一直站在最后面,出手之间,气势已出,金丹上仙无疑。

出剑之后,那金丹上仙还有话语:“莫要冲动,兴许你我是同路人。”

“我起点一门,从不与人同路,莫要以为你是金丹,我就怕你!惹上我起点之人,必死无疑!”吉宝打不过,只能收剑口胡。

金丹上仙皱了皱眉头,如今问题就是既不能真的确定面前之人来自起点,又不能轻易暴露身份与此行目的。

颇有为难,金丹上仙唯有开口:“可否见一见你宗门长辈?有要事相商!”

吉宝狠厉答道:“若我宗门长辈来了,尔等一个都活不了。”

“还请见一见!”金丹上仙又道。

吉宝开口:“你们既然要自寻死路,那就怪不得我了!”

吉宝开始了表演,拿出一物,然后对着那一物拜了三拜,口中嘟嘟囔囔一大堆,然后大喊:“恭请圣使光临!”

暗处的甘奇开口:“暗夜魔鹰,该你了。”

几十丈的大翅膀忽然震天而起,隐天蔽月而去,还有大喊:“何人冲撞圣使,暗夜魔鹰驾到。”

吉宝看着眼前巨大的……鸟,人都呆了,这么大阵仗的吗?大妖开路?

吉宝愣愣往那金丹上仙一指。

“好胆!拿命来!”暗夜魔鹰已然出手,出手绝不留情,喜怒无常,杀人不眨眼。

那金丹上仙已然大惊失色,身形连连后退,飞剑也连忙出击。

一声哀嚎!

甘奇是两眼一闭,一脸黑线,这入戏也太深了,真把人给杀了?我他妈还没有出场呢……

真杀了,一双巨抓把一个金丹上仙给抓成了筛子……

还好还好,来的不是一个人,还有七八个。

圣使终于出场了:“魔鹰,退下。”

“谨遵圣使之命!”暗夜魔鹰退到一边,眼神犀利地扫视众人。

吉宝配合非常,一个大礼:“半夜打搅圣使,还请圣使恕罪。”

圣使点点头,看了看眼前几人,问道:“尔等乃是何人?”

在场七八人,一个个吓得六神无主,开路的大妖都这么凶,一击杀了一个金丹初期的上仙,这圣使该是何等威势?

“饶命啊,圣使,我等奉天煞宗主之命,前来寻找起点踪影,欲与起点结盟,共同抵御正道……共同抵御不倒山!”刚才那个领头之人已然跪倒连连大拜,显然他只是表面的领头之人,真正领头的已经死在了暗夜魔鹰爪下。

“不倒山?”圣使故作高深莫测。

“对对对,就是不倒山,还有……还有我等也是奉了血隐之托付,血隐也想与起点结盟,与不倒山不死不休!”竹筒倒豆子,一句不留。

也是这起点圣使反派气息太过浓郁了,出场就杀人,杀人不眨眼,缘由都不问。这不是邪魔,还有谁是邪魔?

“九尊,血隐老祖……”起点圣使甘奇,不带任何感情说道。

“对对对,就是九尊宗主与血隐老祖,都想与起点结为盟友,荡平不倒山!所以派小的们前来联络……”说话之人已然战战兢兢。

“叫他们亲自来见本使!”甘奇一招手,暗夜魔鹰翅膀已起。

起点圣使站在魔鹰背上,已往月光来处疾驰而去,瞬间不见了踪影。

还有起点门人吉宝怒道:“滚,圣使大发慈悲,算你们走运,一个金丹也想与我家圣使说话,死不足惜。叫九尊与血隐老祖亲自来!”

“是是是,小的这就回去禀报。”七八个人如蒙大赦,转头就跑,连地下的尸体都不要了。

待得众人逃命走远,吉宝几步上前:“嘿,与大师……圣使办事就是好,金丹的飞剑,肯定比我的好用!”

正当吉宝捡漏之时,身后忽然传来话语:“不错,表现极好,再接再厉。”

还有暗夜魔鹰问道:“圣使,那我呢?”

“你……入戏很快,就是显得有些冲动……保持这种冲动,做一个真正的邪魔大反派就要有这种信念感!”甘奇想通了,反派就是反派,就得冲动,不能搞得跟正派一样讲什么行事逻辑。

(多给点票吧……老祝在地上打滚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