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章 虐婴大师兄

师父忽然要传掌门之位?

甘奇想了想,答道:“师父,这掌门之位倒是不必急着传……”

不倒仙微微皱眉:“……你不愿当这个掌门?”

“师父,我不是不愿当掌门,而是此时此刻这个时机,不太合适……”甘奇肯定是有一法深思熟虑。

“你若是这么说,为师倒是明白你的意思。”不倒仙自然能想明白甘奇之意,这个时间节点,不倒山忽然换了掌门,多少会让人乱猜一些事情。

比如,不倒仙是不是不行了?

若是放在以前倒也无所谓,而今大敌当前,便不能露出丝毫破绽。

“所以我以为,师父您老还得坚挺着,还得是不倒仙!”甘奇语中带笑。

“去,胡说八道的玩意……不过事先说好,这掌门之位必须你来当。”不倒仙是真有些心急了,一二百年时光,对于修仙之人而言,实在太短,身后之事,不得不提早安排。

“这掌门,我当。”甘奇郑重其事点着头,他不是要当掌门,而是要当董事长。

企业,必须“奏”大“奏”强!

“如此,为师就放心了,来日寿元尽头,死也瞑目。”不倒仙又是这话。

但甘奇就是吃这套,一听“死也瞑目”这种话,就不自觉鼻头一酸、眼眶发热。

不倒仙也低落起来,摆着手:“莫要如此矫情,生老病死而已,六七千年光景,也足够了,你去吧……”

甘奇点头转身,便也是真怕在不倒仙面前落下泪水,男人之间不宜如此。

再次回到凌霄宫,站在门外,就听见宫内传来百烟弹唱之声:“天之涯海之角……一壶浊酒尽馀欢,今宵别梦寒……人生难得是欢聚,唯有别离多……”

声音单纯婉转,悲伤似乎也变得格外纯粹……

一瞬间,甘奇双眼像是炸开了锅,泪如雨下……

随后,连口中都忍不住哭出了低鸣……

八百年日月,不倒仙就像一个父亲,一个溺爱孩子的父亲,而甘奇就是被溺爱的对象,如今到得离别时,如何能不悲从中来……

“甘师兄,你哭了吗?”百烟出现在了门口。

“哭?我百年都没有哭过了,当婴儿的时候都不哭。”甘奇哪里会哭?

“当婴儿的事情你都还记得?”百烟疑问。

“那是当然,我当婴儿的时候……我跟你说这个干嘛,你练得怎么样了?”甘奇转开了话题。

“五首歌熟练了,还有五首曲子差些火候。”百烟答道。

“录,先录歌。”甘奇又是响当当一条男儿汉,干活!赚钱!

“甘师兄,我编了一下曲子,要几种乐器配合,是否可以稍等几日,待我回苍霞山再找几个师妹来一起演奏?”百烟想得周到。

但是甘奇想得更周到:“你若是回山了,怕是十有八九出不来了。录制之法有门道,不必那么多人,一人足够,一项一项乐器录进去即可,多分几个音轨!如此还少了干扰,更显得真切,哪一种声音没有录好,随时可以更改重来。”

“还有如此之法?”百烟好似有些怀疑。

“那是自然,否则电影岂能又有人声,又有音乐?”甘奇已然走进了凌霄宫,乾坤袋几掏,也就准备妥当了,问道:“先录什么?”

“那就先录鼓声吧,如此可以先确定节奏,随后的乐音配着鼓声,便更不容易出错了。”百烟是专业的,专业水平极高。

甘奇也不多等,稍一摆弄:“开始。”

百烟当真是乐音一道的天才,浸淫其中几百年,不说乐器手到擒来,乐感更是极好,记忆力也超强。

勉强作为制作人的甘奇,干起活来省力无比,什么都一遍解决,录制速度快速无比。

不得一个时辰,竟然都录好了,但是甘奇又皱起了眉头。

“甘师兄,是我演奏也演唱不尽人意吗?”百烟有些紧张了。

甘奇摇头:“不是,都极好。我就是觉得还差了点什么……”

“差了什么?”百烟又问。

“对,差了什么呢?”甘奇也在想,忽然又恍然大呼:“差了MV,对,就是差了个MV,一首歌要配上适合歌曲的剧情MV就完美了!这才是专业!”

“啊?目味?目味乃何味?”

“你倒是会用词,目味,目光的味道。MV就是音乐短片,拍电影一样,到时候我给你拍就是。”甘奇又得张罗一些事情了,做什么事情就得做好,不能粗制滥造,要做行业标杆。

“哦,师兄自是安排就是。”百烟多少还有点不太懂。

“你继续熟悉另外五首乐曲,我去张罗一下剧组。”甘奇又要亲自动手了,不求多么完美,至少也要做穹隆专辑行业标杆。

甘奇再去剑气冲霄堂。

隔着老远就能听到堂内一片吵杂。

“灵气到此,那是走歪路,这根傀儡臂便供应不上了……”

“不对不对,若是按照你的想法,这傀儡臂便会过于力大,一下就把玉简给刻碎裂了……”

“你们的办法都不行,前后傀儡臂需要配合得当,哪里能不把时间差别给算清楚……”

甘奇听明白了,这些人是在纠结自动化问题?

“数学都白学了?计算之道也,灵气同道要设计好路径与阻碍,如此控制时间前后。路径口径设计好大小,便可掌握单位时间内灵气通过的量,如此反复几番试验,不久解决问题了吗?”甘奇已然走到众人身后,忽然出言。

“此法甚妙,天才之想也!”

“谁想出来的?”

众人回头一看。

“见过师兄!”

“大师兄威武!”

甘奇略一点头,开口:“不长婴,随我走,把你的剧组走招来。”

“师兄,是又要拍戏了吗?”不长婴脑子连连转。

“嗯,拍十个短片。”

“那……师兄,我可以不学数学了吗?”不长婴的脑瓜子转的就是这事。

“不可以,工作学习,一样都不能耽误。这回我亲自出手来拍,你作为副导演,好好学着,学点技术,别老是拍烂片。数学课也要好好上,一堂也不能落下。”甘奇压榨起人来,不择手段,临了不忘还来一句:“我这都是为你好。”

“大师兄……小婴儿苦啊,嘤嘤嘤……”

甘奇抬脚就踢:“走!”

“虐待婴儿,这……还有没有天理了!有没有人管啊!”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