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章 甘师兄竟是元婴

九尊虽然之前没有计划要斗三局,但是眼前形势显然对他有利,玉京掌门天星已伤在他手,到底要不要进行剩下来的两局,九尊也在权衡。

权衡之法,自然是先要审视一下对面众多金丹的气息,然后在审视一下自己座下弟子的战力。

还有一个甘奇,九尊知道自己座下弟子难以匹敌,所以十有八九要输一局,最后一局,没有了天星,胜负应该在五五开。

赌一把?

其实也没有什么赌不赌的,赢了万事都好说,输了大不了耍赖就是,反正也有借口。

想定这些,九尊开口:“你们这些所谓正道,当真是个笑话,你们不讲道义,却是老夫这天煞门倒是最讲道义,第二局,谁来?”

说完这话,九尊又回头看了一眼,众人皆以为他回头是看自己的弟子,却不知他是看向躲藏在暗处的活来仙。

事情超出了计划,九尊便是想示意活来仙见机行事,那个甘奇十有八九要出战了。

暗处的活来仙其实远在七八里之外,却也点头回应了一下九尊,如今也只有见机行事了,只要甘奇出来,一旦动手,不论机会好不好,活来仙也要拼全力一试。

若是不能一击必杀,也还有可能在众人来不及反应的时候,连击而杀之,谋事在人成事在天了!

果然,对面正道之人中,一个人慢慢腾空往前,悬浮于半空之中。

“在下甘奇,代表正道出战!”甘奇开口。

此时九尊才真正开始认真审视起了甘奇,之前他只是稍稍注意了一下甘奇,之后甘奇就躲到人群之中了,并没有给九尊认真审视的机会。

只是九尊越审视甘奇,越觉得有些不对劲,不是甘奇气息太强,而是甘奇气息太过收敛,收敛得有些神秘之感。

这才是不对劲的地方,按理说一个金丹,在九尊这般元婴大成之人眼中,必然是一眼就能看穿的。

此时竟然看不穿,九尊才皱起眉头,棘手,当真棘手,难怪活来仙对这个甘奇如此郑重。

“白羽,你来都甘奇!”九尊点名座下弟子,也经过了权衡,他本想用下等马对上等马的计策,在甘奇这里输一局,留座下最强的弟子对战最后一句定胜负。

却是又改变了主意,因为他想让这个有些奇怪的甘奇死,既然要让甘奇死,就不得不让座下最强的弟子白羽去敌,如此才不至于让甘奇赢得太轻松。

只有甘奇在比斗中遇到更大的麻烦,才能让活来仙偷袭的成功几率更大。

不得不说,九尊这般的人,着实是老谋深算,事事计算利弊得失,谋定才后动。

一个一袭黑衣的人悬空而出,站立在甘奇对面,他有些心虚,却又带着激动,心绪复杂,面对甘奇既有不自信,又希望自己能有那侥幸的万一,万一胜了甘奇,便也是名动天下。

他甚至侥幸在想,希望这个甘奇只是浪得虚名,只是那些正道之人互相吹捧的名声而已。

却是不想,玉京山岂能拿自己的脸面去吹捧别人?

他开口了:“在下白羽,承让!”

对面的甘奇忽然摆了摆手,冷冷说道:“你回去吧,免得丢了性命,我不与你斗这一场!”

白羽顿时勃然大怒:“斗都未斗,你岂敢如此小瞧与我!”

“不是我小瞧你,而是你没有能力在我手下走过一个回合。”甘奇出来,目标还真不是他,只见甘奇抬手往远方一指,再次开口:“九尊,不如让那里的人出来与我正大光明战一场!”

老辣如九尊这样的人,听到甘奇之语,不免也面色一变,他如何也没有想到这个甘奇竟然能发现暗处的活来仙。

“甘奇,岂敢如此小瞧我天煞金丹,今日我与你拼了!”这是白羽的大喊,随着大喊,他飞剑已起,当真就要与甘奇拼命!

白羽已出,却是没出多远,一柄飞剑才到半路就被九尊出剑拦下,还有九尊话语:“徒儿,退下!”

“师父,他……徒儿愿为宗门而死!”白羽当真对得起九尊如此的看重,忠心耿耿!

“退下!”九尊一声呵斥,甚至直接挡在了白羽面前,站到了甘奇对面,然后再开口:“元婴?”

这话是问甘奇的,九尊终于猜出来了,再猜不出来,也就对不起他事事算计的智谋了。

甘奇微微一笑算是默认了,只道:“九尊,还是让远处那人出来吧,否则今日天煞一门怕是躲不过今日这一遭了。”

九尊微微皱眉思索片刻,答道:“本尊虽知他在此,却是与他并无瓜葛,所以本尊可叫不出他,且看他自己愿意与否。”

九尊这算计之心当真算得极深,话语既是激活来仙现身来战,又要撇开关系,万一甘奇死在此处,九尊是一定不会背锅的。

就在两人来去对话的之间,满场众人皆是大惊,又是大喜。

惊的是甘奇竟然真的突破元婴了,几个月前在玉京山还是金丹无误,几个月后竟然是元婴之能。

喜的也是甘奇竟然是元婴!今日之局,立马十拿九稳,刚才还准备跑路的一些人,如今一个个激动不已,立刻又有了莫大的战意,感觉胜利就在眼前。

连天星也喃喃自语:“甘师兄竟然已是元婴,当真是元婴……”

天星这话,心态显然不一样,他是又惊喜,又有些悲戚之感。不倒山出天才了,让人拍马不及的天才,可是玉京山呢?

千袅脸上带着重伤的苍白之色,微微抬头,看向空中的甘奇,不知心中作何感想。

却是一旁的天星又道:“千袅仙尊,刚才出手相助之人莫不是甘师兄?”

千袅面色一变,似乎有些不能接受这个说法,答了一语:“他不过刚入元婴,岂能出得适才那般的剑?”

天星却有不一样的见解,因为他是真的亲身见识过甘奇的变态,说道:“旁人兴许不能,以甘师兄之天资,却是有这个可能!”

千袅不答。

唯听得对面九尊转身的话语:“活来贤弟,这一场,战还是不战啊?”

远远暗处躲避着的活来仙微微沉默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