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师兄我错了

拍电影计划提上了日程,甘奇终于摆脱了这段时间心中的阴霾,干劲十足。

拍电影前期的准备还有很多,先要多做一些灵气摄像机出来,不仅是因为拍电影需要很多机位,更因为甘奇准备把摄像机变成产品来卖,要让更多的人用上这玩意,创作出更多的影视作品出来。

长生难觅,人生就得有品质。甘奇从此开端了,后续计划多了去了,如今是DVD与影碟,之后还得有电视,电视台,乃至网络,任重道远……

他要让自己的生活品质重回巅峰。

要多做摄像机,自然也要多做放映机,材料都并不贵重,甘奇有的是。但是甘奇要保证独家出品,就得要花费一些功夫了,要别人模仿不了,就要在关键技术上弄点东西出来——加密技术。

生产与研究继续。

三个师弟师妹也有事情要做,都是甘奇交代的,那就是要挑选一批长相各异的龙套演员出来,长得好看的,长得丑的,长得恶的,长得老的……还要许多打杂的。

最后,三人也不知道甘奇具体要求,想了一个简单的办法,就是把四十几个师弟师妹一起叫来即可,让甘奇自己弄。

至于不倒仙,倒是又闭关去了,其实他心中也有许多触动,这些触动来自甘奇,六千八百年岁月,这一辈子,不倒仙什么都经历了,如今已然就是这个世界的巅峰绝顶的存在。

从练气,到入道,结金丹,金丹幻元婴,元婴聚五气,聚了五气才能炼五气化神,化神之后方可触摸天道门槛,称为凝神,凝神大成,才能合道,以体悟天道所在,方能有飞升之机。

不倒仙,已然凝神大成了,如今却连合道的门槛都没有摸到,更不要说什么虚无缥缈的飞升了。

不倒仙知道自己此生是无望了,就如甘奇所言,这一辈子到头来,有什么意义呢?六千八百年,主要都在枯坐静修。

也有人说修仙就是为了装逼,不倒仙几千年前就把该装的逼都装完了,逼装多了,连装逼都显得那么无聊无趣,就好像一个壮汉没事就上街打小学生,这又有什么趣味呢?

穹隆大地,也有几个老不死的与不倒仙修为差不多,以前没事就互相切磋,而今是连见面都懒得去见了……

不倒仙心中的悲哀,六千八百年求道而不得,这种悲哀悲凉,此时瞬间都涌上心头,还带着对这些徒子徒孙们的感情羁绊,连个可以说的人都没有,唯有如垂暮老人一般,独自黯然神伤……

甘奇倒是找到了人生的新乐趣,几天之后,他的电影事业终于开始了。

开机大会,一帮师弟师妹到得他们从来都没有到过的凌霄阁内,一个个排排站好。

甘奇坐在上头,俯视着几十个金丹上仙,还慢慢一个个去打量,不时点点头,表达他的满意,各种造型皆有,老的老少的少,美的美丑的丑,这剧组就算齐活了。

只是一帮上仙们拘谨不已,时不时偷看一眼上头第一次见的大师兄,心理活动无数。

“大师兄原来长这个样子啊……”

“也不知道大师兄修为如何,应该是不差的,不然师父不会那么器重与他……”

“这大师兄好帅哦,那小脸蛋,白白嫩嫩,剑眉星目,那发型,狂放不羁……”

“大师兄看起来有些邋遢啊,不如我仙风道骨……”

“大师兄……”

大师兄的声音传来了:“嗯,今天叫你们来呢,有大事,拍电影,这个你们应该都听说了个大概,今天先分组,摄影组十个人应该差不多了,主角由川息来当,男主角算是配角,傻强来演,然后是主要的配角,跑龙套的,接着是剧务场务,还要有管后勤的,我来跟你们分啊,一个个来,叫你们站哪里就站哪里。”

众人其实大多半懂不懂,但是也知道听令行事就行了。

甘奇的剧本,就是围绕川息来创作的,女主电影有个好处,那就是女人看了有代入感,男人看到美女也激动,而且还是有个悲惨的复仇女主,还能让男人心生怜爱,男女通吃。

甘奇开始安排了,手在空中连连去指:“你,摄影,往左边站,你配角,右边,你场务后面去,你配角,演恶人,右边,你管后勤,你……小婴儿演……小婴儿就跟在我身边跑腿吗,没有适合你的……”

甘奇一通“你你你”,就把剧组安排妥当了,其实也是不认识面前这些人,只有你你你了。

这些金丹上仙们也不敢多说,叫往哪里就往哪里,这大师兄可不是旁人,听说师尊都得在他面前吃瘪,回来只能找他们发怒出气,众人都是几百岁的老狐狸了,这个时候都知道要听话,要配合,别惹事。

甘奇开始具体安排工作了,先教摄影组用摄影机,再叫场务剧务们看剧本,再教演员们读剧本,分配各自角色……

前期培训工作就用了好几天,草台班子就这么开始了。

导演大师兄甘奇开始带着剧组开拍了。

一声“开机”之后,就只听到大师兄的呼喊:

“看机位,看机位,能不能有点脑子?”

“师兄,我错了!恕罪恕罪……”

“恶人就要凶神恶煞,没杀过人啊?啊?凶神恶煞懂不懂?面目狰狞懂不懂?”

“师兄,我错了!再给我一次机会。”

“血是这么喷的吗?剑起血喷,把血喷起来,撒到脸上去。”

“师兄,我错了!”

“川息,你现在演的是小姑娘,还没有上山修炼呢,你得像个没有修炼的人啊,要有天真感……”

“师兄,我也错了。”

“川息,你一家老小都被杀了,要害怕,惊恐,懂不懂,害怕,怕……”

“师兄,我……好久没有过害怕的感觉了……”

“是叫你演,假装害怕了,惊恐出来,小时候,师兄打你屁股,你不是很怕的吗?哭得哇哇的,就是那种感觉,知道了不?”

“师兄,你……你你你,你说这个干吗?”川息满脸通红,眼神又幽怨而起。

导演虽然是第一次当,但是甘奇自信自己是个好导演,演员太差了……

貌似,可能,也许,大概,应该有烂片的趋势……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