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章 赶紧干吧,别磨蹭了(补昨天的)

海滨之地,有一块岛屿悬在海外,却是又藕断丝连,还有一条小山脊接到了大陆上,使得这岛屿有了一个与大陆进出之路。

这里就是天煞门驻地,只有一条道路可以进出,若是有人想偷偷御剑过海而去,必然极为显眼。

以往这穹隆大地可没有几个人敢到这里来造次,今日却是不同,七八万修士浩浩荡荡而来,飞天遁地,御风御剑,威势好不吓人。

讨魔盟主、玉京山掌门天星站在人群最头前,轻轻一抬手,七八万修士脚步皆停在入岛路口之处。

天煞门主九尊早已在此等候多时,随之而来的还有天煞门七八千号弟子,双方已然是对垒之势。

九尊自信非常,丝毫不惧来敌如此人多势众,已然先开了口:“诸位今日前来,可是要平了我天煞一门?”

不等天星开口,满场已然骂作一团。

“九尊,你们天煞宗恶事做尽,今日就是你们的死期!”

“九尊小儿,拿命来!”

“天煞贼子,老天有眼,不是不报,时候未到,今日时辰已到,天煞宗将鸡犬不留!”

“尔等邪魔贼子,还不快快束手就擒!”

……

甘奇看得如此乱局,已然连连摇头,乌合之众大概就是说的这种组织,老大还没有说话,小弟一个个激动不已。

老大天星也是尴尬,还得出面维持秩序,一边把手臂抬在空中连连下压,一边大喊:“诸位稍安勿躁,稍安勿躁!”

“对待邪魔,还有什么话好说,盟主,动手吧,杀他们个片甲不留!”

“是啊,盟主下令吧,杀上去,把这些无道贼子一一杀光!”

站在天星身边的甘奇微微低头,有一种擦汗的冲动,心中庆幸不已,幸亏老子没当这个什么讨魔盟主……

讨魔盟主还在大喊:“诸位,且听我一言……”

“盟主,今日正道齐聚,不用与这些邪魔多言……”

“盟主,在下愿为先锋,还请盟主下令!”

甘奇自动往后退了退,给这些要当先锋的让个身位,免得到时候这些先锋们来不及表现。

天星是一个头两个大,这讨魔盟主是真难当,到处都是剑仙天尊老祖的,一个个深仇大恨要报,群情激愤如斯。

忽然,有人解了天星的为难,只听对面九尊开口:“谁要先上,莫要多言,尽管上来!且试一试老夫的飞剑利否!”

九尊一句话,忽然间满场禁声了,都把眼神看向天星与千袅等领头之人。

天星倒是意外非常,他自己频频出言没用,九尊一句话就止住了乱局,倒是有趣了……

刚才喊打喊杀的无数,还有要做先锋的,此时人呢?

终于轮到天星开口了:“九尊宗主,你也是穹隆宿老,却是这么多年来,带着座下弟子作奸犯科无数,犯下的罪行罄竹难书,今日我等正道同门前来,便是要讨一个交代。”

九尊丝毫不慌:“尔等要个什么交代?”

这话倒是有点难答了,到底要个什么交代呢?天星想了一想:“宗主若是愿意散了这天煞宗,带着首恶之人投降我正道之下,从此痛定思痛,痛改前非,甘愿受罚,保住一条性命不在话下。”

“哈哈……笑话,你让玉重老儿亲自来,老夫还惧他几分,就尔等这些小辈,也敢在老夫面前造次!”九尊笑得嚣张无比,其实他隐隐也猜得到许多事情,比如一万多岁的玉京其实已经不太可能出手拼斗了。

之所以九尊有这种猜想,那是因为他的师父寿终正寝之前就是这种境地,他的师父昔日里也预测过玉重的寿元情况。有不凡的师承,能带来的东西远比想象的要多。

所以九尊多少有一些有恃无恐的感觉,至少对玉京山是有恃无恐的。

天星哪里能忍受旁人对他师父如此不敬,已然大怒:“九尊,看来你是无可救药,今日便没有什么好说的了……”

“稍慢,天星,你想要我带着座下弟子投降,倒也不是不可!”九尊忽然改口了。

天星一愣,倒也知道事情没那么简单,便问:“划下道来!”

甘奇早已挪到了天星身后,听得头疼,本来就是来抢劫的,怎么话这么多?非得要搞点仪式感?左右安排一番,上去干不就完事了吗?

怕死?抢劫哪有那么简单?怕死就别来抢啊!大干一场,死了的就罢了,活着的发财。

还想白嫖?

这世间哪有那么好的事情?

九尊按照计划开口:“天星,今日看来是难以罢休了,不若你我双方约战三局,我天煞宗若是败了,就此解散,金丹以上者投降你玉京山。若是我天煞宗胜了,尔等从哪里来回哪里去,从此我天煞门与你玉京山两不相争,如何?”

天星闻言,倒是不敢立马做决定,而是先看看众多剑仙天尊老祖们。

也有些意外,竟然没有人开口来反驳……

甘奇也觉得多少有些意外,难道真的都这么想白嫖?深仇大恨呢?都哪去了?

天星又看向千袅,千袅一副无所谓的态度。

天星又在找甘奇。

诶?

甘奇呢?

刚才还在身边站着的,人呢?

甘奇稍稍一举手:“我在这呢!”

天星从身后人群中找到了甘奇,还开口问道:“甘师兄以为如何?”

甘奇一脸不耐烦:“干吧,赶紧干吧!别磨蹭了!”

天星连连点头,转身答话:“九尊宗主,我天星代表正道同门应下了。”

“好!”九尊一声大呼,人已向前,飞到两方众人中间,再开口:“天煞宗第一战,就由老夫这个宗主出马,对面何人应战?”

天星也不多想,直接看向千袅。

千袅依旧一副无所谓模样,也不点头,直接腾空而出,到得场中与九尊对峙,开口:“听闻九尊乃元婴大成者,本尊早有与你一会之心,承让!”

九尊闻言,倒是有些紧张了,不自觉往后看了看,他倒不是紧张与千袅比斗,而是对接下来的事情有些紧张。

玉重老儿是寿元无几了,但是不倒老儿寿元可还长着,千万不要出了差错,不然麻烦就大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