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 剑丸剑灵剑成

甘奇手中法决不停,口中在笑:“你这智商当真不低,可惜智商上线稍晚,人这一辈子,自信太多,终究要挨揍。”

“甘奇,不倒山要倒了,没有了不倒老儿,你们都不过是土鸡瓦狗,我师父一来,你定然没有活路,要想有活路,你就赶紧放了我。”

死去仙这智商是真上线了,说得极有道理,不倒山没有了不倒仙,那就真的是土鸡瓦狗,血隐若来,无人可挡。

连甘奇也在点头:“嗯,你说得有道理。”

死去仙大喜:“甘奇,以你这般天资,投入血隐门下,我师父最是爱才,必得重用。只要你放了我,你我既往不咎,从此同门兄弟,同心协力,共图飞升!”

甘奇手中法诀依旧,却又摇了摇头:“只可惜,血隐老祖不敢来不倒山,否则也不会派你前来送死。他此时只怕躲在哪个犄角旮旯里惶惶不可终日,生怕自己伤势难愈,出来就被人杀了。”

“甘奇,不倒山能虚张声势百十年,又岂能虚张声势一辈子,只待我师父伤势痊愈,定会重上不倒山,你当着不想为自己留一条后路?”死去仙有些着急,着急说服甘奇。

甘奇忽然手中法诀一停,手掌一捏。

再看那空中被禁锢的小小元婴,立马满身痛苦,不断挣扎。

“甘奇,你欲作甚?”死去仙痛苦大喊!

甘奇微微张口,一个小小剑丸悬浮于前,说道:“我这剑丸,温养了七百余年,生出了些许剑灵之智,却让我一直不太满意,今日正好有你这么个小小元婴,养我此剑,便可成型!如此,我这剑灵也算是能让人满意一点了。”

“你……用元婴养剑灵,此般之法,便是邪魔也不敢用……你一个正道弟子,岂能有如此狠辣之法,教人知晓,你……你便立马被万众唾弃,你不能这么干!”死去仙急了,当真急了,他就差求饶了。

“如今无人用此法,只因为元婴难寻,上古之时,此法用的人可不少。”甘奇还解释着,他挖坟得到这个养剑灵之法的时候,也觉得很残忍。

但是甘奇从得到这个方法的那一刻,就一直温养飞剑,再也不让飞剑成型了,用了七百年剑丸。

甘奇如此,就是为了等一个元婴。哪怕天长日久,哪怕世间元婴之人少之又少,甘奇也要等到这个元婴。

今日终于等到了!

“你你你……你不能这么干啊!”

甘奇不理会,口中还微微念叨,好似在回忆法决要点一般:“先抹灵智……再练其魂……”

“饶命啊,甘奇!”死去仙是条汉子,直到这最后一刻,才说出真正的求饶之语。

只是早说晚说,对于甘奇而言都没有意义,甘奇早已打定主意,心硬如铁。甚至不倒仙都教育甘奇要心硬如铁,求饶与不求饶并不会影响甘奇要做之事。

死去仙的元婴再也没有了话语,越发的若隐若现,表情上如同一个无智儿童,眼神单纯,四处乱看,已然灵智全无,丝毫不知道自己即将泯灭与天地之间。

两三千年修行,终究不过一死。

不知道过了多久,甘奇一直放在胸前施展法诀的手终于收了回来,面色带笑。

一柄只有巴掌大小的飞剑悬浮在前,并不安分,还左右跳动来去。

甘奇微微张口:“小天小天!”

飞剑剑柄闻言当真动了动,好像点头一般。

“好剑好剑。”甘奇语气略带激动。

飞剑更是左右回荡几番表示回应。

“去,把这人乾坤袋取来!”甘奇竟然指挥起飞剑做这种复杂的事情,不仅指挥了,甘奇还一脸期待等着。

果然,飞剑闪身而去,如同闪现一般出现在死去仙的尸体旁,然后飞剑如同软绳子一般,从乾坤袋的系带绕了几圈,轻轻一抖动,系带已断。

元婴大能贴身之宝本就是坚不可摧之物,系带更是坚韧到了极致的东西,却是飞剑轻轻一抖动就能割裂开来,可见这飞剑锋利至极。

飞剑带着乾坤袋再次闪现,出现在了甘奇手边,甘奇抬手接过乾坤袋,更是大喜:“当真好剑,我这才体会到上古修士的乐趣。”

这等剑灵之智,甘奇不是满意,而是满意极了。

而今人御剑,仿如死物,每每指挥,都要用大量的灵气与精神,就如甘奇刚才,仓促没有准备之时的暴起,都发挥不了飞剑最强的能力,唯有之后再来准备,才可发挥至强之剑。

这就是因为飞剑灵性问题,灵性不足,自然御剑吃力。

一旦飞剑灵智极高,便已不是如臂指使了,而是心意相合,一念而动,剑出如雷。

激动的甘奇,又再次御剑来去,耍弄得飞剑到处在飞,当真心念一动,飞剑立马随心所欲到处乱窜,甚至飞剑自己还带着能让甘奇感受到的喜悦情绪。

许久之后,甘奇微微一张口,飞剑一闪而没,消失的无影无踪。

兴奋之余,甘奇开始摸索了一下手中的乾坤袋,禁制几重,怕是一时片刻难以解开。

却见甘奇再吐飞剑,飞剑连光都没有,一进一出又回到了甘奇体内,而那乾坤袋已然出现了破口,被飞剑划开了禁制。

“富裕,这是真富裕,打家劫舍就是有钱。”甘奇稍稍有些吃惊,这个死去仙,箱底是真的厚,上品灵石就有近百颗,中品灵石六七百万之多,其他的东西也是数不胜数。

灭门抄家,在甘奇看来虽是小道,不过也是大补。

甘奇也不多查看了,把东西随手倒进自己的乾坤袋内,然后看着地下早已死透的死去仙尸体,微微沉思了片刻。

然后喃喃自语:“血隐元婴大能死去仙……上不倒山滋扰,被不倒仙一剑就杀死了,身死道消,连元婴都湮灭了……这个噱头不错,正道之人闻之必然奔走相告,邪魔外道听了必然胆战心惊,若是血隐老祖知晓了,只怕更是躲在犄角旮旯里不敢出来……”

(从明天起,每天三更,先加更一周,希望多来一些书友读者)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