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章 元婴之战

“呼……”

一声轻语,带着微鸣。

甘奇从入定之中张眼,口中吐出的是不知从哪来而来的浊气,双眼之中精芒一闪而逝。

聚灵阵已然失去灵气,无数的灵石没有了屏障,压在了甘奇身上。

周遭灵石再也没有了通透圆润模样,皆如普通顽石一般。

甘奇从无数灵石堆里扒拉而出,看着满地灵石“尸体”,依旧还有一种肉疼之感:“唉……这条路难走啊!”

好在元婴已成,不仅元婴已成,还巩固得挺好,妥妥元婴初期的境界。

粗略一算,入定已然十天了。

甘奇有些着急,第一时间不是清理满殿的灵石尸体,而是架起飞剑就往外奔去。

与死去仙约定的是断则三五日,多则七八日,时间已然超过。

甘奇再次来到约定的地方,落下飞剑,轻声呼喊:“前辈,前辈,我已探得消息……”

此时的甘奇,灵识与气息收敛,丝毫不敢外放,并不主动去探查死去仙的位置,便是不想打草惊蛇。

谋划来去几番,今日便是要了解此事了。

忽然一柄飞剑直奔甘奇袭来,甘奇匆匆一躲,还笑道:“前辈何必与我玩笑?”

这真是一个玩笑,因为甘奇躲得太轻易,若是死去仙真有什么杀心,甘奇此时就笑不出来了。

死去仙的声音传来:“老夫还以为你不来了呢?”

“怎么会不来,我与不倒山的仇怨深似海,难得有前辈如此帮手,岂能功亏一篑,前辈,我真打听到消息了!”甘奇答道。

死去仙已然现身,闻言更近几步,连忙问道:“怎么样?不倒老儿伤势如何?”

甘奇点了点头:“不仅伤重……而且似乎……”

死去仙立马又近了几步:“似乎什么?”

甘奇做了一个皱眉模样,看了看死去仙,口中说道:“我与前辈打听到了消息,前辈可不会食言不帮我杀那甘奇了吧?”

话语在说,甘奇心中却想:再近一点,再近一点,走过来,快过来,好让我杀了你。

死去仙果然又近前几步,说道:“老夫何等人物?你莫不是以为老夫与你们这些正道之人一般都是伪君子?老夫想来说话算话,只要你帮了老夫,老夫定然帮你杀了甘奇!”

这是死去仙心中真实想法,别说杀甘奇了,连面前何天必也一起杀了。

甘奇点了点头:“那好,那我就告诉前辈吧,那个不倒仙尊好像……”

“好像如何?”死去仙急不可耐,又有近前的动作。

甘奇又看了看死去仙,脸上带着一种不太笃定的表情再道:“好像……没有什么大碍……”

“什么?没有什么大碍?那你刚才……”死去仙有些不快,因为这个答案可不是他想要的。

却见甘奇又说:“不过,我又听几个不倒山的金丹之人谈论……说是……”

死去仙闻言大喜,脚步连连,已经就走到甘奇面前两三步远了:“是不是伤重难愈?”

“是……不……是呢?”

甘奇表情犹豫,话语拖长。

只在这话语拖长的瞬间,只见甘奇口中光芒一闪,剑丸名天,声息全无。

“你!”死去仙一声暴喝,身形暴射而退,反应极快,飞剑也出。

“当!”一声洪钟巨响!

仓促之间,死去仙竟然真的挡住了甘奇之剑,却是连连趔趄,完全站不稳身形,如脱手的保龄球一般,不断砸倒一棵棵森林巨木。

“元婴?”这是死去仙口中惊呼的话语!

却是话音还在,身形未稳,空中又袭来无数雷霆符篆,如泄闸洪水瓢泼而来。

死去仙哪怕身形未稳,也仓促之间顶出灵气法盾,雷霆符篆砸在法盾之上,电闪如蛛网密布。

本来死去仙已经在不断努力想要稳住身形,没想到此时连连被符篆击中,身形更是东倒西歪,却是口中连连大呼:“小贼,你竟敢如此,你到底是何人?”

甘奇没有一句回话,此时紧急关头,甘奇动手之前,早有算计。

暴起一击乱敌方寸,这一击也是仓促而起,甘奇不敢在出手前有丝毫多余的准备,以免打草惊蛇。

然后乘胜压制敌人。

最后,才是绝杀手段,飞剑还得再出一击。

这一击,必是准备妥当的最强一击。

甘奇此时就在准备这最后一剑,这也是甘奇第一次使用元婴之能,运用起全身灵气,精神凝结一线,与飞剑隐隐契合在一起。

剑去再回,已出!

“剑名,天!”

“何天必,快快停手!”死去仙何等大能,岂能感受不到甘奇已经飞过去的剑又回来了?一股强大的气息,好似排山倒海而来,又好似锐利一线疾驰。

大事不好!

恶事做尽的人,将死于更加恶劣的手段。

本该说出一句求饶话语,奈何死去仙下意识里说出求饶的口气,还是在命令“何天必”停手。

“吾名甘奇!”甘奇终于开口说话了。

血色带着妖艳的红,从死去仙胸膛迸溅而出,如花一般绚烂展开。

一双不可置信的眼神,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胸膛,抬头看了看甘奇,微微举手,指了一下。

甘奇如鬼魅一般近前而来,站在终于停下来的死去仙面前,手捏法诀:“圣法灵光,炁通元极,禁!”

一个小人若隐若现在半空之中,好似不断挣扎,口中还能说话:“你竟就是甘奇?”

甘奇终于长出一口大气,放松不少,因为死去仙不仅身死,而且元婴也被甘奇擒住了!

也唯有元婴之能,才多出了一条保命之法,身死不一定道消,只要元婴能走,也还有夺舍重生之机。

“我就是甘奇!”甘奇认真回答道,双手法决还在来去,不知做着什么。

却见死去仙的元婴忽然笑了起来:“哈哈……不倒山明知我在此处,却偏偏只有你一个弟子出手,那不倒老儿定是被我师父打得不中用了,哈哈……你们不倒山将大祸临头,只待我师父前来,不倒山将鸡犬不留!”

就如死去仙的话语所言,他真的猜到了。若是不倒仙没事,此时出现在这里的也不会是甘奇,也用不着甘奇弄这些花里胡哨的阴谋来偷袭。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