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章 危局

甘奇感受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压力,更有了一种前所未有的迫切感。

金丹到元婴,仿佛是一道天堑,甘奇早已找一百多年前就金丹圆满大成了,理论上离元婴只有一步之遥。

但哪怕如甘奇这般每天被人夸赞天资绝世的人,依旧在元婴门口徘徊不前,主动突破的尝试也失败了。

甘奇更是深知,元婴与金丹有着天壤之别,金丹之前的入道期,是从后天到先天的蜕变。

从入道期到金丹境界,便是运用天地灵气的蜕变,使人超脱了人力范畴,开始可以御剑而行,可以腾空而飞。

但是一旦入得元婴,那就开始脱离人的范畴了,人开始有了神性,可以体察万物,可以真正沟通自然天地,可以开始体会世界的万事万物。

这不是单纯的战力增长,这是一种个体与天地之间建立起真正联系的开始。

说得更直白一些,唯有入得元婴,才算有资格说自己真正走入了求仙之道。

甘奇再一次有了迫切突破元婴的想法,因为他即将面对真正的考验,第一次脱离不倒仙的羽翼独自面对这个世界的考验。

从不倒仙的乾坤袋里,甘奇一次性取出了三百多个上品灵石,而不倒仙的乾坤袋里,一共也不过六百多个上品灵石。

作为一个世界最顶尖的存在,不倒仙也不过这点存货,其中还主要来自他师父的遗产。

也唯有甘奇这种败家玩意,才会如此使用这些不知传承了多少万年的遗产。

这还只是一个开始。

甘奇还有更加败家的举动。

聚灵阵的阵眼就是上品灵石,而这也仅仅就是阵眼,还需要有大量的灵气来让甘奇聚集。

若是用这上古聚灵阵来聚集如今天地之间的稀薄灵气,对于甘奇来说那就太得不偿失了,还不如把上品灵石直接拿来慢慢汲取。

所以甘奇要一个更加充裕的灵气来源。

甘奇也有最简单粗暴的暂行办法。

只见甘奇直接从自己的乾坤袋里倒出了一百多个中品灵石,瞬间把凌霄宫的大殿装满了一个角落。

这些还不够,甘奇又把不倒仙乾坤袋里的所有中品灵石全部倒了出来,其实并不多,不过几十万左右,兴许是中品灵石对于不倒仙而言并没有什么意义了。

不够,还远远不够。

甘奇要用中品灵石把整个聚灵阵围起来,四面八方都围得严严实实,还要不断增加厚度。

甚至甘奇想直接用中品灵石把整个宫殿的空间都填满,用灵石代替空气,萦绕出一个外部环境。

然后再发动聚灵阵,让聚灵阵汲取周遭灵气聚集,这个周遭,就是无数的中品灵石。

这个办法,简单粗暴到了极致。

也奢侈到了极致。

只是而今,甘奇的中品灵石,近二百万颗,却只覆盖了两个角落,远远达不到甘奇的需求。

甘奇得出门一趟了。

事不宜迟,甘奇御剑而起,直奔天上人间而去。

剑丸如虹,在空中不断划出光线。

甘奇迎风而站,身前有一片灵气护盾挡住了凛冽寒风。

日月星辰在上,江湖山川在下。

这一刻,身为一个人,有一种突破渺小局限的伟大之感。

甘奇总是很享受这种时刻,因为这代表了一种身为修士的自由,这才是甘奇理解之中修仙的意义所在。

忽然,甘奇陡然急停,人带着剑丸不断向下疾驰,眉宇拧成一团,眼眸精光爆发。

剑丸脱身,疾驰往远方视野尽头。

而甘奇自身,气息鼓荡起衣袍,落在一棵巨冠幅之顶。

还有甘奇一声暴喝:“何人寻死!”

一股低沉之音,来自遥远之处:“不倒山门人,遇到我,是你命时已到!”

“血隐门下?”甘奇问了一语。

“你倒是有些见识!却是要死在此处,金丹圆满大成,可惜了!”

来人已经现身,身影如同一个黑点,静默在远方空中,又有话语:“反应倒是挺快,这一剑也不错,奈何金丹之境,也就这般了。”

甘奇起身急退,在空中接住回来的剑丸,来人应当元婴初期,至少两千岁有余,甘奇就算是再孤陋寡闻,也知道此人乃是血隐座下两元婴之一。

血隐老祖不比不倒仙,他在三千多年前就已经开始收徒,劫掠之事,灭门抄家,血隐老祖自己做得不少,但是更多的还是座下两个元婴所为,劫掠之物皆以供养血隐老祖千年苦修。

所以这两个元婴在穹窿大地凶名赫赫,一个人称死去仙,一个叫做活来仙。

今日前来的,就是死去仙,他在这不倒山外蹲了好些日子了。不倒山他不敢直接去,唯有守候在不倒山外,准备逮一个在不倒剑宗地位比较高的人来严刑逼供。

甘奇急退而去,死去仙不紧不慢跟着。

死去仙一个元婴,在甘奇这个金丹面前自然是自信非常,他不是要直接杀甘奇,他是要把甘奇活捉了,逼问不倒仙的状况。

死去仙没有急着动手,甘奇立马就猜到了他心中所想。

面对元婴,甘奇保命逃命的手段是有的,但是此时甘奇也是两难,因为他此去天上人间,立马又会转回来。

而这个血隐老祖麾下的元婴事情未成,必然还会不倒山周边蹲守,此时甘奇跑了还得回来,不可能真的一走了之,回来的时候还得遇见此人。

面对元婴,跑了第一次,第二次再遇见,敌明我暗,敌人必然会在暗中奋力一击,甘奇十有八九难以再有好运。就算甘奇真的不回来了,这不倒山还有其他人,还会有人经此一遭。

此时甘奇大脑疯狂运转,想着破局之法,忽然脑中灵光一闪,怒道:“我乃玉京山必杀剑仙何天必,你今日若是动了我,我门中老祖必然不会放过你!”

“玉京山的?”死去仙有些意外,却是盯着甘奇看了许久,摇摇头:“不对,你那一剑,分明有些许不倒山的感觉!”

“不倒山的感觉?笑话,我还觉得刚才你那偷袭一剑也有不倒山的感觉。我那一剑乃是我成名绝技之必杀一剑,我何天必的必杀剑仙之名,想必你血隐之人也有听闻吧!你若是想杀不倒山之人,我倒是乐见其成,不倒山有个大弟子名叫甘奇,此人天纵之资,却与我有深仇大恨,我可以帮你一把!”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