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举穹隆之力,独一人成仙

甘奇自顾自说着自己心中的计划,也不管这些师弟师妹们能不能消化得了。

师弟师妹们越是不太懂,越是不敢轻易开口去问,大多数人心中想的都是,反正听师兄安排就是了。

甘奇也不着急具体去解释,而是要先自己梳理一下整个计划,还要做出一些原型法阵,用以验证自己的想法。

还要编写一些基础的教材,用来培训面前这些师弟师妹。

甘奇的人生还有五百年,在他的印象里,哪怕是一个完整的、高度发达的网络世界,真正建设起来,也只需要几十年时间。

这一切都让甘奇对自己的计划以及未来充满了信心。

甘奇再次回到了自己的绝顶凌霄宫,手头有两件事,一件事是传讯法阵,一件事是聚灵法阵。

真让甘奇有些难以取舍,一个关乎自身的提高,一个关乎未来生活品质的提高,都很重要。而且也相辅相成,赚取灵石也是提高自身的基础。

所以甘奇一面制作改进版传讯法阵的原型,一面又常常抽出时间来研究一下聚灵法阵的改进。

大概过了十几天,凌霄宫的门忽然被人推开了。

甘奇微微抬头,看到的是不倒仙,一个与以往有些不一样的不倒仙。

不倒仙走了进来,脸上先是一笑,然后步履微慢,慢慢走到甘奇身旁不远,随后席地而坐,再对甘奇笑了笑。

甘奇似乎也发现了今日不倒仙的异样,但是具体要说那里有异样,却又看不出个所以然。

所以甘奇停下了手边所有的工作,问道:“师父……最近是去哪里了?”

“为师去做了一件事,却在最后关头还是没有做成功!”不倒仙答着,笑容里看得出忧愁。

甘奇想问不倒仙去做了什么事,却又没有问出口,就如天星所言,不倒仙若是想说,自然就说了,若是不想说,也没有必要问。

所以甘奇说道:“师父有什么要交代我的吗?”

不倒仙点点头,却又沉默了许久,方才慢慢道说:“有人一定会杀你!你要努力苦修,如此方能保住性命!”

甘奇闻言下意识觉得不倒仙又在想方设法劝自己上进,但是转念一想,又看了看不倒仙的状态,便知道这事情十有八九是真的。

“何人要杀我?”甘奇又问。

只见不倒仙先是慢慢站起来,然后从腰间取下了自己的乾坤袋,把乾坤袋放在身侧。

然后又见金光一闪,一柄金色飞剑也横在了不倒仙膝前。

做完这些事情,不倒仙才再次开口:“我有两个师弟,小师弟寻我决死,被逼无奈之下,被我一剑斩杀,二师弟本天纵之资,却为了觊觎你师爷的遗产衣钵,挑拨小师弟来寻我决死,他自己躲在暗处并不出现,几千年来在修仙界为了法宝灵石资源,劫掠四方,灭门无数,恶贯满盈。他如此不断劫取修仙资源,就是想着有一天能与我一决高下。”

“他来了吗?”甘奇听懂了。

“他没来,因为他不敢来,他对于昔日我那一剑,永远都心怀忌惮,所以他不敢主动来!”不倒仙答着。

甘奇想了想,又问:“所以师父上门去找他了?”

不倒仙点着头,略有悲哀:“我上门去找了,因为如果我不去找他,总有一日,我肯定死在他前头。他若在岁月寿元之中熬死了我,便一定会向你们报复泄愤,向你们来要昔日你师爷留下的衣钵遗产,他就是这么一个小人。”

甘奇明白了事情原委,眉头紧锁,只问道:“如今是何局面?”

不倒仙微微闭眼抬头,深深叹了一口气:“我欲杀他未成,还是会死在他前头!”

“杀人放火金腰带,修桥补路无尸骸。”甘奇忽然想起了这么一句话。

不倒仙昔日修为肯定胜过这个师弟不少,而今却胜不了,为何?因为这个师弟一直杀人放火灭门抄家劫掠资源,而不倒仙却做不了那杀人放火之事。

两人的差距,就这么弥补了。

甘奇如今要做的也是不断收拢修仙资源,但是甘奇没有选择去杀人放火灭门抄家,而是走了另外一条路。

“你这句话说得贴切。”不倒仙听懂了甘奇话语之中的意思,只是他又道:“若是以往,我至少还能活两千年才会走到寿元尽头,而今,却不过一二百年光景了!”

甘奇双眼微微一张,拳头不自觉捏在了一起,他转头看向不倒仙,心中泛起了无尽的悲凉。

不倒仙反而笑了笑:“仙道无常,如今这天地,终究难以逆天,为师早已知晓天命,多活两千年,少活两千年,对于为师个人而言,并无多大的区别……唯独是你们,才是为师唯一的牵挂……”

“他呢?”甘奇问了一语。

“他?重伤远遁,不知去向。”不倒仙答道。

“师父在最后关头,燃尽寿元血气,却只能让他重伤而逃?”甘奇有些不敢置信,不敢置信这世间还有这么强的人。

不倒仙无力点了点头:“若非他对昔日之事一直有心理阴影,此番殒命的怕已是我了。”

“师父想劝我努力苦修,将来能护得不倒山周全?”甘奇再问,他面色慢慢趋于平静,把一切都深埋在心中,压力到此,反而让甘奇愈发冷静。

不倒仙点了点头:“若是你都护不住这不倒山,几千人的不倒山,皆尸骨无存。”

“师父,你的路走不通。我不能再按照你的路来走,否则永远都不可能护得住不倒山。”甘奇答的直接。

“难道你也想杀人放火金腰带?”不倒仙问了一语,有些紧张。

甘奇摇头:“这条路也走不通。”

“你还有何路?”不倒仙再问。

“举穹隆之力,独一人成仙!”甘奇面色坚毅非常。

“什么?”不倒仙面色大惊,这实在有些不可想象,声音都有些颤抖:“这般……如何能成?”

甘奇难以一一解释,只道:“此乃偷天下之气运,非一言一语能蔽之,此计谋深远,谋全局,谋方方面面。从人心,到万事万物,皆在谋划之中。”

不倒仙震惊依旧,却道:“你向来与众不同,天资聪颖非人之智,为师只愿你能成功。今日为师甚是欣慰,只要你并非真正有弃仙途之念,为师死也瞑目!”

甘奇只听得这一句“死也瞑目”,便瞬间忍不住眼眶的湿润,连忙抬手抚了抚双眸,再道:“此事必成!”

“举穹隆之力,独一人成仙,你定要说到做到,心硬如铁,天地万物为刍狗,皆为你成仙阶梯!”不倒仙一眼看透了甘奇整个计划的本质,就是要踩着全穹隆的修士才能得道,这里面的本质就是心硬如铁,不能有丝毫恻隐之心。

甘奇认真点了点头。

不倒仙慢慢起身,往门口走去,有些步履蹒跚,口中留了最后话语:“血隐老祖虽然重伤远遁,短时间内不会再出现。但是他麾下徒子徒孙无数,定会频频来探虚实。”

“师父放心!”甘奇答了一语,心中了然,不倒仙的师弟是谁甘奇也知道了。

至于来探什么虚实?自然就是不倒仙的虚实,血隐老祖重伤远遁,他最关心的事情便是不倒仙如何了,不倒仙伤轻伤重?

若是不倒仙伤轻,血隐老祖必会蛰伏许久不敢出来。

不倒仙若是伤重,血隐老祖便会抓紧时间养伤,以期在不倒仙恢复之前恢复自身,如此再来寻不倒仙决死一番。

若是不倒仙伤势危急,血隐老祖立马就会现身,趁你病要你命。

甘奇接下来要面对的,就是来自血隐老祖座下弟子的频频试探!

望着不倒仙略显蹒跚的背影,甘奇站起身来,看着身旁不倒仙留下的乾坤袋与金色飞剑,却并未动手去拿。

这是不倒仙的衣钵,暂时不能拿,更不能示人,一旦这些东西在甘奇手中示人,不倒仙的虚实也就被人探出来了。

不过有些东西还是可以用的,比如不倒仙乾坤袋内,有不少上品灵石。

聚灵阵,暂时不用大改了,就用上品灵石来摆放。

至于要聚集的灵气来源,甘奇有一个简单粗暴的办法可以暂时先用。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