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老成持重与小事

川息仙子见面会就要开始了,合崇苑里里外外早已被人群挤满。

合崇苑之上立起了一块巨大的幕布,只待天黑之时,川息仙子就会出来与众人相见。

不用多说,甘奇举办这个见面会唯一目的就是为了卖房子,房子虽然才开始打地基,甚至完成的方案都还在酝酿之中,但是房子必须得先卖起来。

而此时玉京禁地之中,早已乱成一团,掌门天星带着一种师弟师妹正在商量大事,关于甘奇再次来到玉京山的大事。

一百多号上仙,一个个面带忧色,掌门天星开口问着众人:“诸位师弟师妹,可有人知晓甘奇此番再来所为何事?”

“掌门师兄,他莫不是又想来寻我玉京山的霉头?要想来此耀武耀威一番?”

“我看十有八九就是这般!”

“我玉京山岂能然他甘奇再次侵门踏户?得去请师叔出马,好好给甘奇一个教训才是,也为我玉京山正名!”

“对,请师叔出手,好好教训一下他!”

掌门天星皱眉沉思起来,忽然眼眶含泪,轻轻摇头:“都怪我等不争气,如今一个甘奇,就让我等如孩童一般,还得去寻长辈,打扰长辈清修……我哪里还有资格当这个掌门……”

几百岁的天星仙尊,如今却像一个小孩一样哭了起来,可见他最近压力之大。

也可见甘奇给玉京山带来的阴影之大。

便是天星一落泪,满场一百多人,皆是低眉垂头。

“兴许,我该去找师父了,辞去这掌门之位!”天星唏嘘一语,已然真心。

“师兄,不可啊!若是师兄不为掌门,我等又哪有资格做这掌门,难道还要师父他老人家重掌宗门事务不成?此乃大不孝也!”

“是啊,师兄,无论如何,无论多么艰难,您都得当这个掌门,我等愿为宗门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天星摇了摇头,慢慢背过身去,不再看满场师弟师妹,面色痛苦,黯然神伤。

许久之后,天星才重新转过头来,开口:“罢了,你们都各自回去吧,我去城内一趟,去见见甘奇。”

“师兄一个人去吗?”

“我一人去。”天星也不再多言,慢慢从掌门高位走下来,出门而去,还嘱咐一语:“都不得跟随!”

一百多号上仙面面相觑,却又不得不遵掌门之命,目送着天星一人下山而去。

到得合崇苑前,天星站在门口,先正了正发髻,又抚平了衣衫,拉直了衣带,方才开口:“天星冒昧拜见,还请甘师兄一叙!”

合崇苑内也炸开了锅,玉京山掌门主动来拜见不倒山大弟子?还口称师兄?

玉京山这是认怂了?还是葫芦里要卖什么药?

却是片刻之后,合崇苑内这些参加川息仙子见面会的人全部又禁声起来,一语不言。

因为甘上仙答了话语:“快请快请,天星师兄快快请进!”

天星起步迈入合崇苑,合崇苑里的人自动让开了道路,没有一人敢与天星对视,甚至不敢抬眼多看,可见玉京一门在修仙界的威势之大。

甘奇已然迎到了大厅门口,还抬手作请:“天星师兄请!”

天星心中意外非常,本以为甘奇是那等骄傲张狂之人,上次大战之时,甘奇的张狂是显露无疑。

今日的甘奇像是换了一个人,热情谦虚,满脸是笑,显得和气友好。

“甘师兄也请!”天星也抬手作请。

“诶,天星师兄年长,天星师兄先请!”甘奇这般做派,十有八九没憋好屁。

天星是老成持重之人,换句话说,也是个老实人,他还有礼有节:“甘师兄远来是客,还是甘师兄先请。”

“要不……同请?”甘奇找到了一个谦虚过度的解决办法。

“同请!”

两人一起入厅,又是互相请来请去一番,方才一起落座。

甘奇还开口吩咐:“川息,上茶!上不倒山灵气仙茶!”

天星看得甘奇这般,心中暗自想着,原道这位不倒山甘奇是个不错的人,上次当真误会了,若不是上次那般误会,以两人差不多的地位,兴许可以成为很好的知交。

川息上了茶,甘奇又连连作请:“喝茶喝茶,上次当真是抱歉非常,实乃一时热血上涌,失了方寸。还请天星师兄见谅海涵,此番我来,便是特意来向师兄赔罪的,头前害怕师兄不待见,未想师兄竟然主动来寻,师兄胸襟,教人佩服!”

天星越发觉得甘奇此人,实在不错,脸上起了笑意:“哪里哪里,上次皆是我那何师弟做得太过,要赔罪也是我这个掌门向甘师兄赔罪才是。”

“都是正道同门,本就该亲如一家,起了些许嫌隙,那也都是小事,都是误会,往后还当如以前一样,咱们一家人不说两家话,就此揭过,如何?”甘奇的铺垫差不多完成了。

“就此揭过,就此揭过!”天星连连抬手,巴不得就此揭过,实在是形势比人强,他还怕甘奇又来滋事,更怕甘奇欺人太甚,就此揭过自然最好,也免得甘奇一来整个玉京山如临大敌。

“这就好,这就好。”甘奇还表现得好像心有不安,说完话语,略一停顿,立马又道:“此来,还有一事想求天星师兄帮忙。”

“何事,但请说来,定无二话。”天星也是高兴,高兴得大手一挥,也不管甘奇到底所求何事。

甘奇开口了:“这合崇苑不错,来了两番,住得舒适,我便想着在这玉京城置办个产业,不知天星师兄可愿割爱发卖?”

这个甘奇第一件事,那就是在玉京城弄一个据点,玉京城住了几十万南来北往的修士,为了大业,甘奇自然需要在玉京城弄一个据点。

甘奇的音像店,售楼部,电影院,“穹隆仙子势力榜”发布地,都可以在这里安排一个分部。

“这有何难?区区一个院落,送与甘师兄又何妨?”天星倒是大气。

“不好吧?”甘奇假装不好意思。

“无妨无妨。”

“那我就却之不恭了……”甘奇的不好意思只假装了两秒钟。

天星倒是顿了顿,似乎觉得哪里不对劲,又似乎感觉自己好像没有做错什么事情,只得点点头笑道:“些许小事,不足挂齿。”

“还有一件小事想请天星师兄帮忙!”甘奇又装作一脸的不好意思。

天星吞了吞口水,稍稍有些犹豫:“甘师兄但请说来!”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