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真·穹隆秘辛

甘奇在不倒山组织了大批的队伍,出发的时候浩浩汤汤,甚至几乎把不倒山所有的女弟子都带走了。

自然也带了一大批擅长营造修建的人。

天上人间的工程就要开始了,建设规划也要进一步进行细化。

天上人间仙际城里的配套设施也要到位。

比如商业街,电影院,游乐场,饭店茶楼,酒店温泉,乃至于剧院之类,甚至……红灯区。

应有尽有,皆要完备,生活在于享受,只要甘奇想得起来的项目,立马就要加入规划之中。

甚至甘奇还要修一座“兰若寺”,这是电影《倩女幽魂》故事里重要的地点,拍这部电影,其实就是为了打广告。

甘奇的剧本里,想方设法把他的地产天上人间加了进去,各种硬广告植入,甚至片头片尾还准备加一个天上人间的宣传片进去。

倒是苦了川息,她是女主角,一边要演戏,一边还要接受甘奇的营销培训。

作为甲方爸爸,甘奇往往想到什么,就是大手一挥,视察起工地,那是各种想法层出不穷,只苦了“乙方”那些人,只要甘奇有了什么新想法,那就得加班加点出方案。

方案出了,接着就是按照甘奇的意思改方案。

过得几天,甘奇又出了幺蛾子,准备在南边建一座影视基地,这个点子来自之前甘奇要修建的兰若寺,影视基地这玩意也极为赚钱,不仅可以拍戏,更能作为旅游项目。

甘奇的天上人间如火如荼。

穹隆大地极西南,血隐之所。

这里有烈炎赤旦暴晒,草木不活,飞禽走兽绝迹,连大地都是一片血红之色,万里无有一丝生机。

传说里,这里远古有陆地真仙数百在此决斗,血撒大地,方才造成了这般赤地万里的场面,血隐之地因此得名。

今日,不倒仙来到了这里。

因为这里有一个大能,名叫血隐老祖。

不倒仙御剑而来,慢慢停在半空之中。

不知从哪里传来一声沉重的话语:“师兄来了?”

不倒仙回应了一声:“来了!”

“哈哈……师兄如今是正道大能,怎么到小弟这血隐无生之地来了?也不怕玷污了你的名声?”

“三千年了,终归还是得来一趟。”不倒仙对着空气说话,略显惆怅。

“三千年?桀桀……三千年!小师弟死了三千年,虚镜,小师弟死在你手上了,成就了你不倒仙的名号,成就了你正道大能仙尊的名号……哈哈……世间虚伪,莫过于你!”

不知出处的声音,显得无比乖戾嚣张,又带着仇恨愤怒。

“虚镜,好多年没有人如此称呼我了,我都差点忘记了自己还有这么一个名字。你我三人,同出一门,师父何等的天资,奈何老天无眼,绝了长生飞升之路,而今你我,也到了穷途末路之时了……”

不倒仙似乎陷入了一种回忆的情感,越发惆怅起来,显然不倒仙并非他的真名。

修仙之人,要想一直活下去,就得一直突破境界,一旦境界不前,便是穷途末路。这大概就是不倒仙话语里的意思。

“玉京山那老儿与你我境界相仿,不也活了一万多岁吗?你我六千余,还早呢。”

血隐之地,有一个举世皆知的大能名叫血隐老祖,更是世人皆知的邪魔外道大魔头,此人说自己与不倒仙境界相仿,显然便是血隐老祖了。不过血隐之名号显然也不是他真正的名字。

一切都太过久远,还有一番恩怨情仇。

不倒仙答道:“你我都是知天命之人,玉重能活一万多岁,你我却是活不到了。”

血隐老祖忽然沉默起来,只因为他认同不倒仙之语。玉重能活一万多岁,不是因为玉重境界高,而是因为玉重比他们早生四千年。

在这极尽末法时代,世间灵气消散的速度越来越快,快到如不倒仙这种年纪之人能亲身感受到这种流逝的速度。

就因为早生四千年,玉重仙尊就比他们多享受了四千年更充裕的灵气环境,仙途之上根基就更为牢固,所以更为长寿。

血隐老祖沉默了许久,终于开口:“你来寻我,所为何事?”

“穷途末路了,把你我之间的恩怨了结了吧……”不倒仙的语气带着一种无奈。

“怎么?你怕了?”血隐老祖问道。

“怕!我怕我死在你前头了!”不倒仙直白非常。

“哈哈……昔日里,你怕小师弟得到师父最终衣钵,所以你杀了小师弟,而今你怕我在你死后为难你的小辈,所以你来杀我。你倒是把小人做到了极致。”

“昔日里,非我要杀小师弟,而是他要杀我!我一直反复劝说,一直被动防御,一直没有出手,最终无奈,才出了最强一剑。”不倒仙似乎在解释什么。

其实也说明了一些事情,那就是昔日剑断不倒山那一战,对手竟然是他的师弟。就是那一战,不倒仙扶正了要倒下去的不倒山,所以得了不倒仙之名。

“胡说!”血隐老祖大怒,怒气之间,忽然不知从何处一跃而起,已然与不倒仙面对面而立。

“我没有胡说,只是你无论如何也不会相信而已。你一直隐忍不发,一直卧薪尝胆,终究是为了又朝一日找我为师弟寻仇,我今日主动来了,咱们就此了结吧!”不倒仙再一次说出了此行目的。

“哈哈……最近听闻不倒山出了一个天才,一人独斗玉京二十七上仙而胜。今日你急着来寻我,想来也就是为了此人!”血隐老祖看透了不倒仙的心思。

“兴许我在你心中是一个伪君子,但是你却是一个真小人,昔日若非你背后挑拨,小师弟又岂会寻我决死?如今我这徒儿不鸣则已,如今一鸣惊人,有你这般的真小人在世,我心有不安,终究不能让我这徒儿夭折了,他是这穹隆大地千万年来唯一一个可能飞升的人。”

“笑话!且不说他有没有你说的那么好,难道你还能护得他一辈子周全?这天下能人辈出,没有我虚隐,还能没有别人?哈哈……不是还有一个起点与你作对吗?你又能奈他何?”

显然,血隐老祖名叫虚隐,他在对面他的师兄虚镜的时候,并不那么自信。

“动手吧,多说无益,先解决了你,再去解决起点。”不倒仙要动手了,浑身白发衣袂无风格而动。

“想杀我?虚镜老儿,你是白日做梦!”

瞬间,血隐老祖已然消失在空气之中!

瞬间,一道光芒带着血色如虹!

瞬间,天空烈炎赤旦黯淡无光,天地一片混沌黑暗!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