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穹隆秘辛之起点阅文花藤

不倒山依旧巍峨高耸,一柱擎天,门内弟子数千,来来去去一派繁忙和谐。

甘奇以前进出不倒山,一向是独来独往,直上绝顶凌霄阁。

偏偏今日不同,甘奇还真就从正门而入,准备一步一步从山门往上,便是要所有人都知道他这个大师兄回来了,免得让他主动去找人。

却是甘奇算漏一招,才刚到山门前就被人拦住了。

“你是何人?来此寻谁?不倒山乃是仙家之地,不可随意进出!”

甘奇上下打量了一下这人,刚刚入道,体内真气与灵气混杂,这般修为,放在人间那是一方武林高手,放在不倒山大概就是甘奇是师孙了。

甘奇皱了皱眉,也是尴尬,一本正经答道:“我应该是你师……大爷。”

“嘿,你怎么骂人呢?我还是你师祖宗呢!”

甘奇是真被人骂了,不过甘奇不生气,他挠了挠头:“我与你说不清楚,你师……师爷是谁?”

“我师爷乃是苦阶上仙,乃是穹隆有数的金丹上仙,纵横天地的仙家人物。不倒山的上仙,我每一个都认识……”提到苦阶,这个师孙是一脸的骄傲,提到不倒山更是骄傲无比。

得,熟人的熟人的熟人,甘奇叹了一口气:“唉,罢了,我走了。”

“别走,骂了人还想走!”

甘奇一抬脚,眨眼之间,人已出现在远处阶梯尽头。

只留师孙回头愣愣当场,心想:“这不会真是我师大爷吧?”

进到不倒山宗门之内,场面就不一样了。

沿路之上许多人只要见到甘奇,立马上前来拜:“见过大师伯!”

便也有更多的人有样学样:“见过大师伯!”

“见过大师爷!”

“见过大师祖宗!”

嗯?还真有叫师祖宗的?我辈分已经这么高了?

甘奇有些意外,下意识看了一眼那位师玄孙,还与其点了点头,表示勉励之意。

待得甘奇走过,那位师玄孙激动不已,左右问道:“这位就是在玉京山一人独战二十七位玉京上仙的无敌仙尊?”

“是的,他就是那位无敌仙尊!一柄飞剑,那是一剑落一人,连玉京山的掌门都不是一合之敌……”

“啊?他看我了,他对我笑了,他跟我点头了!啊……啊……”师玄孙之激动溢于言表。

甘奇早已走了过去,却还是听到了对话内容,喃喃一语:“无敌仙尊?这名号……我中二病都犯了……”

甘奇直上绝顶凌霄阁而去。

宗门之内,到处都在激动大喊:“无敌仙尊回来了,无敌仙尊回来了!”

“哪呢哪呢……”

“快去看看……”

“哎呀,亏大发了,没有一睹无敌仙尊的容颜,实属人生憾事!”

甘奇在凌霄阁内,等着人上门来见,主要是等人上门来送钱,这一趟出门,最强火力太凶了,甘奇继续都见底了,得补充一下家底厚度,也为最强火力多准备一些火力。

不得片刻,有人进门了。

甘奇抬头一看,略带失望,不是来送钱的。

“师父,你怎么又来了?”甘奇问道。

不倒仙也不客气,左右看了看,找个地方一屁股坐下,捋了捋胡须,先是沉默了片刻。

然后清了清喉咙,开口:“徒儿啊,为师想向你打听一些事情,你一定不能对为师有任何隐瞒。”

“师父你说就是,我这辈子也没什么事情瞒着你。”甘奇与不倒仙,当真就有一种叛逆儿子与辛勤老父亲的既视感。

“这个……为师就是想知道起点其人,到底是何许人也!”不倒仙调查了几番,跟踪了几趟,没有一点收获,只能直接来问甘奇了。

甘奇先是一皱眉,起点?这是往大反派的方向在发展?

未来,甘奇要不断忽悠人,忽悠人放弃什么飞升大道,享受当下人生,忽悠人自动把家底双手奉上。

这确实需要一个背锅的大反派来吸引火力。

甘奇在思虑,不倒仙一脸紧张看着甘奇,生怕甘奇不跟他说实话。

甘奇终于开口了:“起点非人也!”

“什么?”

“师父,起点乃是一个组织,领头之人叫作阅文,阅文还有个师父叫作花藤,花藤乃是上古绝顶之大能,阅文更是天下有数的高人,起点之中,也是大能无数,最厉害的称之为白金,差一点的称之为大神,再次之便是称之为无极,其中还有一些长老,称之为编辑。”

甘奇是不嫌事大,一个反派还不够,非要弄出一窝来。

“什么?这……世间竟然还有这等事?老夫修行六千八百年,竟然从未听闻此事……”不倒仙震惊不已,又道:“如此……徒儿,那阅文是何修为?”

“嗯,应该与师父差不多修为吧……”

“那花藤是何修为?”不倒仙急忙又问。

“这……徒儿也不知,应当是胜过师父的。”甘奇答着。

不倒仙面色深沉,满脸忧色。

甘奇怕把自己师父给吓坏了,连忙又道:“师父,那花藤其实也没有人见过,只听阅文提过一语,倒也不知是否真有此人在世。”

不倒仙面色立马轻松了许多,问道:“徒儿,你可是入了这个起点组织?”

甘奇倒是有些犹豫了,是入了呢?还是没入呢?编瞎话真难!

甘奇还是决定要照顾一下不倒仙脆弱的内心,摇头答道:“没有,我只是与其中长老熟识,与阅文也见过几面。”

“长老何许人也?是何修为?”不倒仙是事无巨细要问。

“呃……名唤虎牙,元婴修为。”甘奇接着编。

“妖?”不倒仙听名字在猜。

“是……吧……应该不是!应该是人!”甘奇编累了,又道:“师父,你还有其他事情吗?”

“这等穹隆秘辛,为师竟然到得如今才知晓,若是早早知晓,也不至于让我爱徒被这些奸人乱了道心,唉……如此说来,不过也就是一个与我不倒山差不多的宗门。”

不倒仙担忧其实减少了许多,至少那个阅文的修为并不比他强横,可以一敌,只是心疼爱徒甘奇道心已乱。

甘奇闻言,又觉得自己的瞎话没编好,又道:“师父,起点比咱们不倒山强,与那玉京山势力差不多,非易与之辈。”

“嗯?玉京山比我不倒山强吗?”不倒仙有些不快。

“要强些吧?”甘奇是真难,又要吓唬住不倒仙,又不想把不倒仙吓唬得太惨。

“玉京山算个甚?我徒弟一个人,就能把玉京山二十几人打得满地找牙。”不倒仙有些气,就好像甘奇气那些师侄们怂兮兮是一个道理。

甘奇也纳闷,这是没唬住啊?好在起点也是假的,算了,就这么着了。

不倒仙起身,准备离开了,却又语重心长一语:“为师要出门一趟,此去……凶险难料,乃三千年前之旧事,是该了结了,徒儿……唉,你一定要一心求仙,不可懈怠啊,为师……罢了,为师先去,回来再说吧。”

不倒仙走了。

甘奇有些意外,这是不倒仙第一次用这种语气与他说话。

苦肉计?

有点像,却又有点不太像……

莫不是真有什么凶险难料之事?

“大师兄,苦阶拜见!”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