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猫猫狗狗,不自量力

玉京城今日之盛况,千年难遇,不断震惊着来自各地大小宗门之人的五官。

最让人震惊的莫过于不倒山大师兄甘奇,这个名字以往从来没有人耳熟过,今日陡然间就名声大噪。

只因为这位不倒山大师兄一人单挑玉京山二十七为金丹上仙,还包括玉京山掌门在内。

不仅单挑,还把二十七位玉京山上仙都挑落在地上。

“这也太吓人了……”

“原来只以为不倒山在正道几大宗门中排在末尾,毕竟开宗立派也才八百年左右,没想到不倒山里还有这等天纵之才。”

“正道之福啊,正道之大幸事,邪门歪道之中,可有比得上甘奇的这等大才?”

“没有,绝对没有,便是血隐老祖的弟子也远远比不上甘奇。”

而此时甘奇,还在牛逼带闪电,二十七个金丹被他一剑落一个,都躺地上了。

但是甘奇装逼不止:“要教这天下人都看看,不倒山是什么人都能踩的?我八百年不出山,一出山就有人想踩着我出人头地?好教你们那些不长眼的都知晓,要想搏名声,莫来惹我不倒山!”

甘奇这边大获全胜,玉京山南城那边的天空之上也就开始罢手了。

看着甘奇这边的场面,南城那边天空之中五十多个玉京上仙哪里还能不惊骇?一个个面色惨白,战意大减,五十多人聚在一起,慢慢也就偃旗息鼓了,都往天星这边来看。

见得玉京山偃旗息鼓,气强还想追上打,而不长婴却早已大喊:“罢手罢手,停停!”

气强还想往前去追,不长婴连忙把他拉住,口中大喊:“师兄威武,师兄威武。”

一时之间,四十八号不倒山上仙也是热血上涌,跟着大呼:“大师兄威武,大师兄威武。”

就这么一喊,气强好似觉得心中的气顺了,也不去追了,口中说得一句:“大师兄肯定威武,叫那何天必不要惹我大师兄,他偏要惹,哼哼……”

“那狐媚子倒是好眼光,可惜道行太差,大师兄岂能正眼看她?”川息也气顺了。

“师伯威武,师伯无敌!”

“师伯威武……”

合崇苑内,一种师侄是喊成一片,此时此刻,作为不倒山弟子,浑身上下都透漏出一股光荣。

这场大战,没有结束在老成持重之人手中,结束在了甘奇这个不老成持重之人手中。

天星捂着胸口站在地面之上,嘴角带血,伤势很重,但是伤势并不让他怎么疼痛,这脸面是真疼,疼得又红又紫还带着黑。

堂堂正道魁首、穹隆正统玉京山的掌门人,今日算是把玉京山的脸都丢尽了。

天星抬头看着慢慢从天空而下的甘奇,欲言又止几番,终于开口:“你们不倒山好生没有礼数,我来劝和,你却出手!”

甘奇打量了一下天星,慢慢说道:“只怪你门中何天必与华霁月挑衅在先,非要在大庭广众之下与我求战,他们想要踩着我这个不倒山大弟子出人头地,我岂能如了你们玉京山所愿?”

天星也纳闷,还有这事?他急急忙忙赶过来,是真还不知道事情原委。

“我天必师弟向来为人谦和,我霁月师妹更是与世无争之人,你莫要如此冤枉……”天星作为掌门,仔细想了一想,不信甘奇的话。

说何天必出言挑衅,天星觉得这事情发生的几率虽小,但也有可能。但是说华霁月也跟着挑衅,天星是万万不相信的,因为华霁月真如他所言,是个与世无争之人。

“玉京城内,穹隆各地而来的修士几十万之多,何天必出言不逊挑衅与我,见证之人多了去了,是非曲直岂能没有公论?”甘奇得便宜,自然也就要见好就收,毕竟玉京山与不倒山不是仇人,而且甘奇也知道不倒仙与玉重老祖关系向来不错。

架打完了,逼也装了,该是讲理的时候了。

天星面色阴晴不定,脸面丢光了,是非曲直也该有个公道,他向天空之中一招手,呵斥一声:“过来!”

玉京城南,五十几个上仙立马御剑往北,到得天星身边。四十八个不倒山上仙也紧跟而来,到得甘奇身边落下。

天星开口:“天必,可是你出言不逊挑衅在前?”

衣衫褴褛的何天必走到头前,面色变了又变,还回头去看了一眼华霁月,开口:“我……我……”

“是你不是?”天星又是呵问。

“我这么做,都是为了霁月师妹!”何天必答了一语。

甘奇闻言倒是有些意外:“原来你也是被人当枪使?都是那个娘们要踩老子出名?”

“不是不是,唉……是……甘奇!你就不是个男人,你如此侮辱我师妹,枉我师妹对你……”何天必大怒,因为甘奇竟然敢用“娘们”这个词来形容华霁月。

只是何天必话语还没有说完,华霁月连忙打断了何天必:“师兄,大庭广众之下,莫要乱说。”

女儿家内心事,岂能在这大庭广众之下闹得人尽皆知?

“唉……师妹,这甘奇就不是个好人!”何天必气得浑身在抖,只气师妹瞎眼瞎心,对一个如此不尊重她的人念念不忘。

甘奇看“懂”了,冷哼一声:“哼,猫猫狗狗,不自量力!”

何天必闻言更怒,竟敢把玉京上仙称作猫猫狗狗,提剑而起,又要上前拼命了,口中还大呼:“甘奇,我与你拼了!”

何天必持剑急出,却是刚出几步便定在了当场。

空中慢慢飘落下一人,鹤发童颜,浑身白衣,衣袂飘荡。

玉京山众人一见,个个躬身下拜:“见过玉门师叔。”

何天必大喜:“师叔,不要禁着我,快快教训一下不倒山这个无耻之徒!”

没想到玉门也是冷哼一声:“猫猫狗狗,倒也没有说错,一帮不争气的东西。”

甘奇又看懂了,元婴老祖出来了,有些不妙,甘奇左右看了看,前后又看了看,手也伸进了乾坤袋里摸了摸。

元婴之能,拼是拼不过的。

但是要说跑,这是甘奇这辈子练得最高深的绝技。

手在乾坤袋了一摸,障眼的,护身的,掩饰气息的,加速奔逃的,回头拖延的,啥啥都备好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