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你瞅啥的后果

“玉京山二弟子与不倒山四弟子打起来了,快看快看……”

“哇!如此大战难得一见啊,玉京山必杀剑仙与不倒山气强剑仙打起来了,气强剑仙可是能与玉京山掌门对战不落下风的,必杀剑仙怕是打不过。”

“还用你说,必杀剑仙都已经被打成球了,砸得满地都是坑!”

玉京城内,满城皆是抬头看戏之人。

一声女子娇喝:“你们快停手,不要再打了。”

“看,霁月仙子出手了,正在帮她师兄!”

“真是霁月仙子,好生貌美,举手投足,仙气满满……”

“霁月仙子好似也并非只是帮他师兄,她两边都出剑,这是在劝和吧……”

“我懂了我懂了,气强剑仙与必杀剑仙就是为了霁月仙子打起来的……”

“胡说……”

此时合崇苑内院之中,川息连忙跑了进来,与甘奇说道:“师兄,那狐媚子上前帮手了,傻强怕是难以招架,我去帮傻强……”

“什么狐媚子?”甘奇愣愣问道,这都什么形容词?

“就是刚才那个一直盯着你看的玉京山华霁月,她……她就是狐媚子。”别说,女人的察觉能力与直觉是真的强。

“嗯?难道她也想踩着我出人头地?难怪她刚才一直与那个何天必一起盯着老子看。”甘奇面露不善,又是一挥手:“去,你去帮傻强,往死里打,教人知道我不倒山可不是好惹的。”

“就等师兄这句话了!”川息哪里还等,飞剑一起,人就凌空而去。

满城尽是吃瓜群众,看着天上剑光闪现,激动不已。

“不倒山川息仙子也出来了,精彩,当真精彩!”

“还是川息仙子美貌。”

“胡说,明明霁月仙子更美!”

“川息仙子加油!”

“霁月仙子加油!”

天上也在大喊。

“狐媚子,莫要欺负我师弟!”

“不要再打啦!”

“何天必,死!”

“甘奇,你就不是一个男人!”

乱!

乱成一团!

不过局势倒是明朗,何天必打不过气强,狐媚子华霁月又不是真心要打,川息带着甘奇往死里打的命令而来,下手狠辣。

不得片刻,何天必与华霁月就只有挨打的份了。

也是此时,有数道剑光从玉京禁地飞来,更是有人大喊:“何人敢在我玉京山造次?是不想活了吗?”

吃瓜群众更是大喜:“玉京山来援手了,都是金丹上仙,哇……仙门正统,果真不一般,不倒山怕是要吃瘪了。”

此时合崇苑内院之中,甘奇斜眼一瞟,看向身旁的不长婴,说道:“你还在看什么?”

不长婴顿了顿,说道:“师兄,咱们真的要在人家的地盘与他们大战一场吗?”

“你这小婴儿,从小狡诈,还不快去?”甘奇又挥手了。

“师兄,我不是从小狡诈,我是一直还挺小的……”不长婴的婴儿脸上满是委屈,其实也是聪明,这场大战这么发展下去,那真就是两大正道宗门大战了。

正道宗门,打点小架本是正常,而且这交流大会本质上就是来比斗的。但若是真的不停手,这么不断加人手打下去,那就不一样了。

“嗯?”甘奇鼻子发出了一个声音。

不长婴连连拱手点头:“师兄,我这就去,这就去!”

不长婴苦啊,对面来了四五个人,而甘奇却派他一个人上,不上也得上啊。

“灵源剑阵,出!”不长婴出手就是压箱底的手段,去了。

苦阶急了,拜了甘奇一拜,说道:“师兄,玉京山来人不少,不长师兄怕是撑不住。”

甘奇在院中抬头看了看天空,微微皱眉,想了想……

“你瞅啥,瞅你咋地”的一般性结果,应该就是打群架,这个发展是对的。

所以甘奇抬手数了数:“一二三四五,苦阶,再上四个。玉京山来多少,你们就上多少。”

苦阶点点头,却又道:“师兄,那咱们的人可能不够,咱们不倒山有金丹四十余人,玉京山怕是有一百多号。”

“这不还有我的吗?”甘奇有些不快,感觉自己修仙八百年,第一次有人不把他当回事了,还是自己人。

“是是,那师弟先去了!”苦阶手一抖,飞剑已出,飞身而起,身旁三人跟随。

天空中实在精彩纷呈,赤橙红绿青蓝紫各种剑光如同烟花一般不断炸裂,战场在有意无意之间,已经挪到了城外,吃瓜之人也跟着往城头去看。

空中有人大喊着:“玉京上仙何在,还不快快来援!”

合崇苑内,甘奇不断抬手数数:“再去八个!”

“是,师兄!”

“再去六个!”

“是,师兄!”

“再去十个!”

“是,师兄!”

……

“狐媚子,不要躲,看我灵犀剑!”

华霁月一边躲,一边看着几十上百金丹上仙飞剑纵横大战,一边纳闷:“这……这都是怎么回事啊!”

纳闷归纳闷,华霁月还在大喊:“各位,各位,不要再打了!住手,住手,都是正道同门,快快住手啊!”

“狐媚子,你还想装好人,受死!”川息的气性有点大,没来由的大。

大战已乱,飞剑、法术、法宝,流光溢彩,实在漂亮至极,各人有各人的手段,各人有各人保命的绝招。

乱着乱着,又有了一些秩序,各自阵营的人互相紧密在一起,互为辅助,双方对垒。

如此互相紧密在一起之后,一时间其实谁也奈何不了谁,只有一个人看起来最倒霉。

那就是何天必,浑身上下都是伤口,狼狈不堪,嘴角还有鲜血外溢,眼神如火,口中一边咳嗽一边推波助澜:“咳咳……师弟们……咳咳……不要留手,事关我玉京山的颜面!”

而此时,在玉京禁地深处,正有两个老头子眉头紧皱在对谈。

一个是不倒仙尊,一个是玉京山万年老祖玉重仙尊。

玉重仙尊此时手中正握着一个玉简,口中啧啧称奇:“此禁制之法,我试了所有手段,皆不能破,当真前所未见,必然不是出自你那徒儿之手。”

不倒仙闻言也点着头:“是啊,我也是奇怪非常,还想着你比我多活了四千余年,兴许能看出此禁制的跟脚,所以拿给你看看,没想到你也没有见过。看来这个起点其人,当真不可小觑,兴许修为还在你我之上。”

“唉……起点其人,定非好人,如此乱你大弟子的心性,便是想坏你传承,定是冲着你来的,我玉京山也要小心,说不定他也会向玉京山下手,想要毁我穹隆正道,多谢你来与我告警此事。”玉重仙尊脸上愁云不展,邪魔外道又出大能,实在棘手。

此时门外传来大喊:“老祖宗,不好了,不好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