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人生苦短,修炼误事

穹隆大地,不倒仙山,不倒剑门,大弟子甘奇,今天准备与他的师父不倒仙尊摊牌了。

甘奇很忧郁,很悲伤,很难过,目光无神,站在绝壁之上,看着万丈不倒山下一望无际的天地,轻轻叹了一口气。

“唉……师父,弟子修行多少年了?”甘奇有气无力的问着。

不倒仙尊凌空而立,就漂浮在绝壁之外,与甘奇面对而立,不论山风如何狂野,他的白发与长须也只是轻轻飘动,带着仙风道骨,连周身衣带都泛着点点微光,无处不在透露这位仙尊的绝世大能。

不倒仙尊今日就是来给这个大弟子做心理辅导的,他口中答道:“从为师捡到你的那一日算起,满打满算,已有八百年了。”

甘奇轻轻摇了摇头,双眼欲要落泪,语气炸裂:“八百年了,我心态崩了呀!”

不倒仙尊的脸上立马起了着急之色,连忙说道:“徒儿,你有什么疑惑,快快细细道来,为师一定与你解惑。”

甘奇两眼一定,已然泛红,带着愤怒与伤心,语速惊人:“师父,这八百年来,我勤修苦练,日日不辍,只因昔日我知道的故事里,那些修仙之人,一个个纵横天地,逍遥无度,一言不合就要弑神杀佛,入则左拥右抱日日潇洒,出则翻江倒海无所不能,口中喊的也是我命由我不由天。为什么我修仙八百年,除了日日枯坐,没有一件让人惊喜的事情?”

“徒儿,不急,咱们不急啊,你现在已然是金丹大成,此乃修仙界绝世之姿,整个修仙界都没有一人能比得上你,连师父昔日都差你一筹,你放心,只要再苦修一千二百年,必是元婴大成,就能纵横天地翻江倒海了,修真无日月,忍一忍,咱再忍一忍……”

不倒仙尊做起思想工作来,那也是熟练非常,想来这八百年没少做这思想工作。

甘奇还是连连在摇头:“师父,我知道的故事里,修仙就不是这样的,那故事里的人,几十年就元婴了,百多年就要飞升成仙享受长生,为什么我修仙却不是这么回事?为什么?”

“这种故事,为师也不知道你是从哪里听来的,这世间怎么可能有这样的事情?修仙乃是逆天之道也,逆天之难,岂会如此简单?徒儿,你就听师父的,忍一忍,再忍一千二百年,为师就能放心了……”

不倒仙尊劝着爱徒,心中大骂,到底是哪个王八羔子给自己这宝贝徒儿说这种故事?啊?谁说的这种故事,嘴巴都给他打成屁股!

这爱徒哪哪都好,刚出生就被他捡来了,天资根骨皆是绝顶,而且生来早慧,学说话只用了一个月,学写字只用了两个月,两岁就把门内秘籍倒背如流,又孝顺又懂事,处处都让人称心如意,可偏偏就是不知被哪个狗东西的故事忽悠瘸了。

甘奇此时微微闭上了眼睛,仰天长叹:“起点误我,起点误我终身啊,八百年,整整八百年!”

“起点?此乃何人?他给你说的故事?他在何处?为师誓要诛杀此贼!”不倒仙尊怒了,浑身灵气爆发而起,罡风凛凛而出,瞬间只见绝壁高处,百里之云尽散,山林草木瑟瑟在抖,林中飞禽走兽皆在逃散……

是的,不倒仙尊,是这穹隆大地的绝世大能,已修六千八百年日月,这座不倒山的山名就来自他,昔日他与魔道大能在此大战,最后一剑不仅杀死了敌人,还把这座万丈高山给削成了两断,山体倒塌之时,却又被他生生给扶正了,从此有了不倒仙尊的名号,也有了这座不倒山。

此时的甘奇,已然魔怔了,口中还连连再说:“起点误我啊,穿越八百年,我为了寻找仙家洞府,跳崖八千七百余处,潜入深潭五千六百余处。为了搞个什么洪荒异兽做宠物,我偷遍方圆几万里的山林旷野,一共养过七百八十余种动物幼崽,做了几十年的饲养员。为了寻找天地灵脉,我用飞剑凿穿过一千二百余座山脉。为了那种喝一口能涨几十年功力的灵液,我还钻过两千四百五十余处地下溶洞。我……心态真的崩了……”

“不杀起点,我誓不为人!”不倒仙尊道心早已坚定无比,而今却面目狰狞,睚眦欲裂,连早已不知几千年不出的飞剑,也在周身环绕,杀气纵横天地,便是连声音都广传天地之外。

霎时间,穹隆大地,鸡飞狗跳。

此时。

几十万里之外苍霞仙门中,不死老祖闭关之中忽然惊起,大呼:“不倒仙,这是要疯啊!起点是何人?竟然能让不倒仙如此盛怒?”

十万里之外的玉京禁地中,老祖宗玉重仙尊刚躺下睡着,翻身落床,连忙爬起拍了拍屁股:“不好不好,不倒仙要出山了,得让众多弟子速速归来,免得误伤!看来天地又出大能了,这个叫起点的,怕是功参造化,只是以前怎么没有听说过?”

西南血隐之地,血隐老祖猛然哈哈大笑:“好,好好好,吾道不孤啊,又出大能,敢与不倒老儿为敌,还能让此老儿如此盛怒,这个起点,定是同道中人,可以结为盟友,干死这些虚伪的老家伙!”

……

却是不倒山绝顶之上,甘奇有气无力说了一句:“师父,这起点你是杀不了了……这仙道,我也不想再修了,就此罢了吧……”

“徒儿,徒儿,徒儿啊……”不倒仙尊正在抹泪,接着又说:“我的好徒儿,为师修道六千八百年,遇见你之前,从未想过要收徒,遇到你之后,我闲着没事收了几十个徒弟,而今这不倒山徒子徒孙徒重孙已经几千人之多,都是你让我起了传道统的心思,而今你不干了,我……”

“师父,让他们都散了吧……”甘奇这句话说出,便是心如死灰。

故事里的修仙都是假的,真正修仙就是他妈的枯坐,枯坐,接着枯坐,一坐一年两年,再坐十年百年,都他妈坐八百年了,前几日突破元婴还失败了,师父还让再坐一千二百年,这心能不成死灰?

故事里,一百年一千年,就是一行字。

到得现实中,实实在在坐一百年一千年,这是人能干的事?这仙还修他作甚?

“徒儿,世人养个猫狗都能养出感情,你说,为师养了几十个弟子,能就这么散了吗?更何况,他们都是你的师弟师妹,以后你不照看着他们,他们若是有个三长两短,你于心何忍啊?”

不倒仙尊欲哭无泪,就如这句话,都养出感情了,不得照看着吗?真能忍心让这些徒子徒孙自生自灭?

以后若是不倒仙自己走了,这么一大摊子,不还得要个人照看着?甘奇不干了,谁能干?

心如死灰的甘奇,哪里还听得进这些话,他只回问一句:“师父,你修了六千八百年,可能得长生?”

不倒仙摇摇头:“怕是不能,但是为师寿命比别人长了无数倍。”

“穹隆大地,千万年没有人飞升了,还求个什么长生?如此虚度光阴,有何意义?如此人生,有何意义?”甘奇说出了哲学真理,两手一摊。

“徒儿,修仙岂能是虚度光阴?徒儿,你要相信为师,你是为师这辈子见过的人中资质最好的,你天生就是求仙之人,别人不能长生,你说不定……可能……也许可以成功。”不倒仙不太认同甘奇的哲学逻辑,说甘奇能飞升的话语也不那么笃定。

“师父,你不懂,人生,不该这么过。人生苦短,修炼误事,就算要修仙,也不能再这么修下去,我得做点别的才能不枉此生……”甘奇这算是大彻大悟了,人生,就要做点有意义的事情。

“徒儿,仙道苦短,定要道心坚定,如今你金丹大成圆满,还有五百年阳寿,若是五百年内不破元婴,便是神形俱灭,你当继续苦修,不可自误啊!”不倒仙苦口婆心,在做最后一丝努力。

“还能活五百年?够了,这辈子够本了,接下来我要享受这五百年人生!师父,我心意已决,不修了!”甘奇决定了,管他什么长生飞升的,实在干不来了,实在坐不住了。

不倒仙此时已然身形萎靡,没有了一丝一毫刚才的气势,垂头丧气,说道:“徒儿,你想做些何事?要不要寻个道侣?山上女子数千之多,为师给你挑一个……或者挑几十个?”

“师父,停。咱们三观不合,你修仙,我干我自己的事,你忙去吧,我要做的事情,说出来你也不懂,任我去做就是了……”甘奇表情恢复了正常,眼中也有了光彩,他要干点能享受人生的事情来,五百年不短,只要不修仙,啥事都能干成。

“徒儿,要不……要不为师带你去其他宗门里挑?什么样的好女子,为师也给你挑来,行不行?女子的好,你是不知道,为师以前也没有教过你,这回为师教你此中之乐……”

不倒仙心中有想法,虽然生儿育女会损失一些元阳,但是有了儿女,就能体会到他心中对于徒子徒孙的这种情感羁绊,也就会有上进心,这是个办法。

甘奇上下打量了一下不倒仙,翻了个白眼:“师父你这六千八百年老光棍,还能有我这阅片无数的人懂?不要替我操心了,今后人生,我自有追求!”

“唉……为师虽然光棍六千余年,但是为师真的懂其中之乐,徒儿,来来来,为师与你细说……”不倒仙也算是无所不用其极了。

“师父,你是大能高人,能不能有点风范?你忙去吧,我自己静一静。”甘奇有些不耐烦,就像一个儿子烦一个老父亲。

说完这句话,甘奇走进了绝壁旁的一座小宫宇,这是他的住处凌霄阁,进去就闭了门。

不倒仙在门外站了许久,终究还是垂头丧气往另外一座山峰飘去。

爱徒爱徒,不倒仙连山门绝顶都让给甘奇住,自己却住在另外一个矮一点的山峰上,这是何等之爱?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