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我活了十万年
  • 长生十万年
  • 夏山河
  • 2125字
  • 2021-12-08 18:55:45

“据有关媒体报道,我市专家在洗剑山山涧发现一座近代墓穴,墓穴之中发现三百余件珍贵文物。”

“其中有疑似唐虞时期甚至更早的上古文物,或可将弥补我国历史的空白……”

青州市发现上古文物,引来无数的专家学者。

与此同时,洗剑山山腰,苏逸一袭长衫走在山涧的青石路上,周围都是一些前来旅游观光的人,熙熙攘攘,好不热闹。

“五十年前,这里应当还是一片荒山,少有人来,没想到变化竟如此之大。”

苏逸打量着身边的行人,脸上带着淡淡的笑容,眼眸却若大海般深邃,他面容清秀,看起来不过二十来岁,但谁又能想象,这个年轻人已经活了不知多少年头。

无数的记忆如潮涌而至。

曾几何时,漫天神佛争相斗法,只因惹怒苏逸,被他一掌终结了整个时代。

尔后苏逸教遂人取火,教神农辨药,教大禹治水,人族大兴。

那对苏逸而言,已经算是很近的时代了。

再后来,苏逸便不想因为自己而改变整个世界。

但事与愿违!

人族四处建立他的神庙,将其供奉。

商纣王只因说了一句亵渎他的话而遭灭国之灾。

苏逸不想有人再记住他的存在,便让人改编了历史神话,杜撰出盘古女娲。

再后来,嬴政有幸拜其为师,在苏逸门下待过三个月,便统一六国。

秦始皇曾请教苏逸,如何长生。

苏逸只是淡淡一笑,他自己都不知为何他能长生。

秦始皇还专门为其修建地宫,供奉其雕像,也就是现在所说的秦始皇陵。

……

苏逸这些年也指点过一些可塑之才,凡是受到其指点的,无一不是名垂青史,可是,那些弟子门人,都早已作古,唯有苏逸还活着。

犹记得上次沉睡,应当是公元1945年9月。

只是这次醒来,他便在心中告诫自己,再也不可因一己喜怒而改变整个世界现有的格局。

五十年对苏逸而言不过弹指一瞬间,但对普通人而言,也已是半生沉浮。

“也不知当年那些人是否还在。”苏逸双眼平静,却又充满了沧桑,一袭黑色长衫行走在游客之中,早已引来无数目光。

“洗剑山上有剧组吗?这人难道是来拍戏的?”

“不知道啊,但这人看起来好帅,也不知道他演的什么电影。”

“他身上那种气质好特别,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形容了。”

……

匆匆而过的行人们在路过苏逸的时候不免窃窃私语。

苏逸以前便住在这洗剑山山巅之上,沉睡之前,也曾吩咐身边的人散去,唯有家中的管家,他如果还活着,很有可能还守着那宅子吧。

一路前行,苏逸也听到了许多游客行人的窃窃私语,得知山上还住着一位仙人,精通算命卜卦。

苏逸不禁摇了摇头,凡是追随过他的人,皆有所获,当年那管家姜长风便在他身边学了一些堪舆、命理之类的小把戏,如今竟然被人奉为仙人。

堪舆命理之术,对苏逸而言算不得什么,凡人习之,若是妄言,那对自身的伤害也是无比巨大的,姜长风既然这么出名,那说明他还经常给人指点,这不是找死吗?

苏逸不免加快了些许脚步,他不喜欢卜算未来,本就长生,如果还知道未来会发生什么,岂不是更加无趣?

只不过心中突生预感,姜长风今日恐怕是有难了。

姜长风之名,如今天下,也算是无人不知,凡是能见他一面,得以指点的,无一不是飞黄腾达。

最重要的是,他与国内数位大佬皆是至交好友,每逢节日,洗剑山下都是豪车林列,前来拜见的都是真正的权贵名流。

哪怕是国内首富林天阳在世的时候也不敢对他不敬。

苏逸来到山顶之时,远远的便看到了他曾经住的宅子,五十年过去了,依旧保持着原样,应当是经过缮修的。

而游客在这里基本也是没有了,因为宅子外百米处,到处都站着保安,防止有人乱闯,当真是十步一岗,五步一哨,将整个宅子保护得严严实实。

有不少想要见姜长风的人也只能在远处的石桌处等候。

苏逸朝古宅走了几步,立刻有保安迎了上来。

“你什么人?想做什么?”

这里保安的职责就是拦下那些无关紧要的人,毕竟姜长风可不是什么人都见的。

苏逸还没有说话,坐在不远处的两个富二代便笑了起来。

“哎哟,这小子这身打扮真够骚气的,他不会以为自己穿成这样就能见姜老先生了吧?”

“白痴!就算是林家老爷子想要进去,也都是提前一个星期派人传上拜帖,这小子也不知道哪里冒出来的。”

苏逸侧过头,淡淡地看了那两个年轻人一眼。

那两人与苏逸的目光接触刹那,打了个机灵,便不由自主地闭上了嘴。

他们的内心深处不知为何充满了恐惧,仅仅是一个眼神,便让这两个天不怕地不怕的富二代浑身发抖,连说话的勇气都没有了。

保安却察觉到什么异常,警惕地看着苏逸,喝道:“说你呢!这里不是你该来的地方,赶紧走!不要逼我动手!”

苏逸没有理会他,因为这一刻,姜长风已经知道他回来了。

咯吱!

古宅的门慢慢打开,一个身穿白色麻衣,满头银发的老者佝偻着走了出来。

原本还在坐在一旁等机缘的人全都站了起来。

“姜老先生出来了!”

“难道先生是要见我?”

“别说话,惊扰了先生,那罪过就大了。”

山顶等待的人全都紧张地望着姜长风,拦在苏逸面前的保安也连忙恭敬地站好,不敢说话。

唯有苏逸站在原地,与姜长风遥遥相望。

姜长风的脸上已经遍布皱纹,岁月的痕迹深深地刻在他的脸上,看到苏逸的这一刻,姜长风不免老泪纵横,步履蹒跚地朝苏逸走来。

苏逸也大步往前走着,他身前的保安想要拦住他,可下一刻,苏逸已经出现在姜长风面前。

周围的人大脑一片空白,刚才仿佛时间错乱了一般,他们根本不记得苏逸是怎么过去的。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