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9章 再看,我怕会忍不住

  • 春风燎火
  • 月初姣姣
  • 2260字
  • 2021-02-02 15:08:47

林初盛回京了,《我们不知道的世界》节目也已更新好几期。

季北周似乎特别忙,偶尔打电话,除了说想她,大抵都是保护区的近况。

他会跟她说,最近新来志愿者的表现,谁又闹了笑话,气得他想踹人;也会给她拍些雨林动植物的视频照片;还会告诉她,那里的星空究竟有多美……

他说:

“自从你来过,看星星时想你,下雨会想你,就连起风时……”

“也会想你。”

他素来喜欢撩她,总会弄得她脸红,不过林初盛也有自己的事要忙。

明年毕业,毕业论文也开始选题,俞教授对学术相当严谨,好几个选题都被他否掉了。

那段时间,她总会给季北周发信息:

【我怀疑俞教授是故意为难我,我觉得自己的发量日渐稀少。】

【最近因为论文开题,总是吃不好睡不好,每天都觉得特别困,感觉自己像个废柴……】

【忙着开题,作息乱了,连例假来得都不准时,教授还问我有没有兴趣读博,都说十个博士九个秃,我可不想读博了。】

【师兄也劝我读博,说我的发量,足够坚持到博士毕业,你听听这是人话吗?】

……

季北周总会反复看她发来的消息,然后蹲在草地上,笑出声。

林初盛确定论文研究方向时,时间一晃,已至五月。

季北周也休假回国。

**

季北周这次回来,主要是因为于奔和卢思楠。

于奔5月结束志愿者,回国与卢思楠领证结婚,请了季北周做见证人,他也想回国探望家人和林初盛,自然乐意,便告了假。

此时保护区志愿者很多,季北周也不似寻常那般,难以脱身。

五一假期,民政局不上班。

于奔特意提前两天回国,卡着四月末,与卢思楠在金陵领了证。

林初盛五一本就有假期,为了早些见到他,放假没回家,而是坐车直奔金陵。

当她出了车站时,隔着一段距离就看到了季北周。

人群中,他显得格外高,干净利落的寸头,难得的,穿了一身烟灰色的西装,窄腰长腿,肩宽背阔。

没系领带,漫不经心的单手抄兜,透着股慵懒不羁。

目光穿过人流,沉默深邃,却一如既往,机具侵略性。

林初盛呼吸一窒,莫名得有些鼻酸,季北周见她出来,大步走过去,俯身接过她的行李箱,牵着她朝停车场走。

许久未见,莫名欣喜,有许多话想跟他说,待真正碰面,却又不知从何说起,开口第一句竟然是:

“你开车过来的?谁的车?”

“卢思楠的。”

林初盛点着头,车站人流拥挤,穿过人多的通道,季北周顺手将她揽到身边,搂着她继续走。

亲昵,熟稔。

待放好行李,上了车,林初盛还没系好安全带,季北周越过位置,捧着她的脸吻她。

急切,热烈,好似要将她吞了般。

林初盛只觉得唇边发麻、发疼,浑身战栗着,好似魂儿都瞬间出了窍。

虽已五月,风中仍旧夹杂着一丝凉意,只是他的吻炙热滚烫,所过之处,都好似过了电一般,惹人酥酥麻麻。

林初盛受不住这般的热切,却又无力反抗,只是看着他。

被欺负狠了,眼底噙着水汽,眼神温柔痴缠……

便惹得季北周更加受不了。

“盛盛。”季北周磨着她的脸,啄着她的唇。

“嗯?”

“别用这种眼神看我。”他声音嘶哑,手心温度高得惊人,摸着她的脸,热意烧灼,缓缓融进她的皮肤。

“……”

林初盛脑子是昏的,耳边只有紊乱的心跳,每次撞击她的胸腔,都惹来身体的共振。

“再看,我就真的忍不住了。”

他声音嘶哑,很轻,却让林初盛瞬间又乱了呼吸。

两人各自回到自己位置,林初盛手指抠弄着勒在身前的安全带,胸腔好似被他的气息注满,烫得人浑身发热。

季北周发动车子时,偏头看她,“你喜欢什么样的车?”

“车?”

“有驾照吗?”

“有,大二时在学校考的,只是很久没开过了。”

“卢思楠的车,空间有点小,太拘束,不方便动作,以后我们买个大点的。”

林初盛瓮声应着。

车子开出去几分钟,她才忽然明白某人的意思,又是臊得满脸通红。

真是一点都没变,时而正经,时而满嘴骚话。

“于奔和思楠昨天领证的?”林初盛换了个话题。

“嗯,还特意让我带了身西装回来。”季北周在保护区随性惯了,不太爱穿正装,“于奔今天陪她去产检,我们要去医院接他们,然后一起去他们家吃饭。”

林初盛点头,“听说黑子和那位肖医生在一起了?”

“还没有。”

“没有?怎么会?”

“你别看他平时大大咧咧的,看着胆子很大,其实怂的很,每天早上跑去林子里给人家摘花,又帮忙打饭,照顾她,就是不敢表白,喜欢就上啊,磨磨唧唧算什么爷们儿。”

林初盛扑哧一笑,“就跟你弟弟一样。”

“那可不一样,肖医生是喜欢他,他们是互相喜欢,小彧对你……”

“那是单相思,纯粹是一种骚扰。”

林初盛闷笑点头,“对了,我之前听小茜说,他最近手头的新项目刚忙完,两人准备五一放假出去旅游。”

“是吗?”

“他这小半年特别忙,不过赚得也多,两人还在物色买个学区房。”

季家条件不错,不过季成彧的房子,都是他自己出钱买的。

工作时,大家可能会因为他爸是季永正,对他稍稍照顾些,有个出名的爹,没法选,季成彧只能更加努力,让他们明白,就算不是季永正的儿子,他也一样可以闯出一片天。

这大概也是他为什么玩命工作的原因。

季北周只是笑了笑,“学区房?他们有孩子了?”

“没有,小茜说准备五一旅行,也是为了补蜜月,顺便在那方面努力一下。”

说起怀孕,季北周想着林初盛之前给他发的信息:

“你之前说,你的例假推迟了,还没来?”

林初盛没想到季北周会突然把话题绕到这里,例假这种事终究私密,她低咳两声,“没有。”

“你这推迟有段时间了。”

“我的那个本来就不太稳定,可能是忙着论文开题,经常熬夜吧,之前考研时,就有一次两个多月没来,我妈还带我去看过,医生说是作息比较乱,学习压力大。”

“你确定没什么事?我们正好去医院,要不要顺便检查一下。”季北周好歹有基本的生理知识,例假紊乱,还是需要调理一下的。

“不用了吧。”

林初盛并不太想跟他聊这个话题,转而说起了毕业论文的事。

只是这件事却在她心底埋下了种子,莫名的就开始往其他方面联想……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