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8章 动静?我已经很克制

  • 春风燎火
  • 月初姣姣
  • 2349字
  • 2021-02-02 14:53:05

茫茫雨林草原,动物成群结队聚集在河边饮水逐鹿,长颈鹿悠闲漫步,大象结队行动,亦有野虎藏于草丛,伺机而动……

距离上次围剿苍鹰的行动,只过去了数天。

这里却已恢复常态。

巡查,救治野生动物,一切有条不紊。

**

林初盛是临时决意过来,待不了太久,季北周太忙,顾及不到她。

离开的前一天,保护区正好来了一批新的志愿者。

年龄不一,有些是二十出头的小伙子,带着这个年纪固有的朝气,区内特意给他们搞了个简单的欢迎会。

季北周忙得没法照顾林初盛,“我让黑子照顾你了,待会儿你去找他。”

“我又不是小孩子。”

林初盛笑着,却还是依言去找黑子。

寻了半天,最后在一个僻静无人处,发现了他。

正跟一个姑娘在说话,憋红了脸,挠着头发,手足无措,脸上就写着两个字:

害羞!

林初盛认识他也算有小半年了,寻常吃瓜永远冲在第一线,说话大胆,颇不要脸,居然会不好意思?

“那个,有人。”

那姑娘先注意到了林初盛,用手不停将头发别在耳后,也有些局促。

黑子心底懊恼,气得咬牙:

这特么是谁啊,打搅他的好事!

结果一转头,见是林初盛,火气尽散,笑得狗腿,“嫂子,您怎么在这里?”

“来找你,欢迎会要开始了。”

黑子点头,便和她介绍了一下这位姑娘,“……她叫肖潇,学医的,来这边做医疗援助,上次出任务,她们医疗队也过去了,听说我们保护区医疗条件不太好,便主动过来当志愿者。”

“这里条件不算好,留在这里会很辛苦。”林初盛笑道。

“我已经最好准备了。”那姑娘说话时,又瞥了眼黑子。

黑子也偷偷瞄她。

两人就在林初盛面前,眉来眼去。

都有些不好意思,甚至不敢紧挨着对方坐着,正好季北周托黑子照顾林初盛,两人就把她夹在了中间。

林初盛觉得好笑又无奈,她怎么也想不到,自己会成为活体电灯泡。

——

欢迎会结束后,林初盛跟着季北周回他宿舍住,忽然涌入大批志愿者,房间不够用,没有独立卧室可以安排给她。

回房路上,林初盛还在跟他说黑子与女医生的事。

“……真的没想到黑子会那么害臊,居然会害羞,太好笑了,你都不知道他今晚偷偷看了人家多少次,搞得我很尴尬。”

两人刚进门,林初盛刚推手准备进屋,季北周却忽然按住她的肩膀,将人掳进屋,推倒在墙上。

“嘭——”门被撞上。

震得周围空气都跟着剧颤两下。

林初盛还没回过神,他整个人笼罩过来,压着她的身体,将她摁在了墙上。

他的吻热切滚烫。

“盛盛,你不知道分开这段时间,我究竟多想你……”

太热了,空气热,身体热。

林初盛实在受不住,心颤,脚软,伸手推了推他。

季北周却忽然托住她的屁股,将她抱起来。

身子腾空,林初盛心头狂跳,心脏跳到嗓子眼,本能的依靠着他,搂紧他的脖子,他旋身,就将她抵在了桌上。

屋内没开灯,星光微弱,潺潺流进室内。

黑暗中,林初盛听到他解皮带搭扣的清脆声,他在脱衣服,腹肌整齐排列,肌肉线条极为分明。

大抵是经历过一次生死,这一夜,两人都有些放肆。

只是在宿舍区,林初盛只能紧咬着唇,不敢让自己叫出声。

某人却在最后一刻停了下来。

“怎么了?”

“没那个东西。”季北周工作地方,怎么可能携带避孕套一类。

林初盛伸手抱住他的脖子,柔软的身体贴上去,轻轻吻着他的唇,小心克制,更甚撩拨:

“我那个快来了,安全期应该没事。”

季北周听了这话,血气涌到一处,便再也忍不住了。

黑暗中,亲密无间。

林初盛意识混沌着,听到他说:

“……保护区新来了不少人,我跟领导请示过了,今年就回去。”

“其实安全期也不一定真的安全,要是有了,及时告诉我,我们结婚。”

林初盛迷迷糊糊的,也没记住什么,倒是结婚二字,听得她心头一暖,搂紧了身侧的人。

**

清晨,天未亮

吴江准备出发离开,林初盛随行,季北周再三叮嘱,才依依不舍看着车子驶离自己的视线。

季北周折返去食堂吃饭,却看到黑子目光呆滞,双目无神得啃着一块牛角面包。

“怎么?昨晚没睡好?”

季北周虽然昨晚奋战一宿,大早起来,精神极佳。

黑子强撩着困顿的眼皮看他,“我睡你隔壁。”

“怎么了?”

“你那屋昨晚动静那么大,你觉得我睡得好不好?”

“动静很大?”季北周挑眉,“我已经很克制了。”

“……”

黑子气结。

狗队长,还特么要不要脸了!

这种话都说得出口?你不害臊,老子还要脸呢。

黑子一拍桌子,准备讨伐他,结果却看到一个身影走进食堂,火气全消,忽然就像个小媳妇儿般忸怩起来。

季北周循着他的目光看过去,那姑娘与同行好友,瞧见他们也颔首点头,隔着一段距离与他们打招呼。

“肖医生,过来一起坐吧。”

季北周说完,黑子大骇,不停冲他使眼色:

你丫的搞什么?我都没做好准备。

“好啊,谢谢。”

季北周吃饭很快,吃完后,看了眼黑子,“你腿上的伤还没好,待会儿让肖医生再给你看看,今天我带新人巡逻,你就好好休息,或者带肖医生她们熟悉一下保护区的环境。”

黑子看向季北周,感激涕零,只觉得他周身都散发着一股普度众生的光芒。

可接下来他却补充了一句:

“你负责晚上值班。”

“……”

晚上有巡查,自然也有值班人员。

黑子气结:

你丫是成心不让我睡觉啊。

不过白天有机会和喜欢的人亲近,黑子晚上值班,也是铆足了劲儿,哼着歌儿,精神奕奕。

他此时终于明白:

为什么嫂子来得那几天,队长天天像是打了鸡血,容光焕发。

**

林初盛随吴江回国,途中特意去了趟于奔养病医院探望。

于奔毕竟年轻,从死亡线挣扎回来,身体恢复极快,听说保护区一切正常,有许多志愿者过去,还有捐款物资,发自内心的高兴。

只是听说黑子有了喜欢的人,那姑娘对他也有意思,便觉得这世界玄幻了。

“他有对象不是挺正常?”林初盛笑道。

“我说那混蛋伤没好就往保护区跑,还说什么最近区内太忙,担心队长忙不过来,我看他是奔着人家姑娘去的吧。”

“腿都瘸了还想着泡妞,也算身残志坚吧。”

“之前还总往医院跑,说来看我,分明是借探病打掩护。”

……

卢思楠看着他,默默吐槽:“你当初追我,不也是讨好我爸跟我哥,以他们为掩护接近我?你好意思说别人?”

于奔气结,只觉得胸口闷闷的。

林初盛却忍不住笑出声,卢思楠真的天生克他。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