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5章 归尘,想带她看星星

  • 春风燎火
  • 月初姣姣
  • 1711字
  • 2021-02-01 12:19:57

此时但凡逃跑,试图扰乱军心的,全都被他当场击毙。

对同伴,他也毫不留情,血溅三丈,车窗糊了血,空气中满是血腥味儿。

苍鹰自己杀了试图逃跑的同伴,这给警方与季北周等人提供了反杀的机会,事已至此,所有人的血性似乎都被激发,没人逃,全都往前冲。

气势起来,被压制的局面瞬时扭转。

苍鹰的团伙,之前被季北周抓了几波人,此时的阵容,除却几个主力同伙,都是临时纠集起来的,毕竟没接受过什么训练,毫无配合,一见情况不妙,已经准备逃跑。

就连苍鹰的几个主力同伙,见情况不妙,掩护着他赶紧跑!

季北周端枪瞄准。

从后侧击中其中一人。

苍鹰扭头看他,目光相撞。

一个狠辣嗜血,另一个苍凉坚毅。

都已杀红了眼,双目染血!

“run!”苍鹰同伙招呼着他,他却举枪瞄准了季北周。

只是在交火瞬间,苍鹰的枪口偏移,瞄准的并不是他。

季北周再回过神,正在与人缠斗的警察中了一枪。

苍鹰冲季北周笑着,不顾同伴阻拦,掩与车后,杀红了眼,彻底杀疯了,也不管对方是谁,藏在掩体后,端着枪就是一顿扫射。

一时间,又是乱成一团。

只是情况扭转,苍鹰团伙已然溃散,他一个人,难以抵挡训练有素的警方亦或者保护区人员,发泄一通,转身就跑。

都说穷寇莫追,可这一次……

季北周追上去了!

“队长,队长——”黑子大腿受了伤,捂着患处,冲他大喊着。

入了雨林,危机四伏,便彻底没有退路了。

——

苍鹰逃窜,季北周追逐的地方,踩踏出了一连串的脚印,黑子捂着腿伤,追上去。

忽然——

倾盆大雨,急速坠落。

热带的雨,来得又急又快,黑子腿脚不便,脚下一滑,栽了个跟头。

他又气又恼,可漫天雨幕,花了眼,冲了脚印,气得他横拍大腿,对着受伤之处,毫不留情痛击两拳,试图让自己清醒几分。

季北周此时却已经追上了苍鹰,他一只手中弹,不知和谁又被谁击中,奔逃数百米后,速度逐渐慢下来,转身冲着季北周连开数枪。

可此时雨势瓢泼,视线受阻,他的枪法失了准头,一次都没打中。

在他耗尽最后一发子弹时,季北周的枪口对准了他!

“砰——”一声。

枪声撕裂空气……

却又瞬间被雨势吞没,此后远处再无声响。

黑子趔趄着从泥地摸爬起来,浑身剧颤,那一枪就好似击中他的心脏般。

他知道……

这一枪结束了一切。

只是他不知道,究竟是谁赢了。

……

他拖着受伤的腿,循着方才枪响的地方,仔细寻找。

只是今天的雨太大,好似要吞没天地,他太急,迷失方向,趔趄着,摸爬着,走得极慢。

当黑子寻到方才发生搏击的地方时,雨仍旧很大,季北周和苍鹰并肩躺在草地上,雨水冲刷,将血水冲散。

“队、队长……”黑子大喊着,声音转瞬被雨声吞没。

腿一软,跌倒在地,双手颤抖着,几乎是爬到了季北周身边。

苍鹰满脸血污,眉心一个血窟窿,早已断了气。

黑子颤着手,轻轻伸到了季北周的脖颈间。

忽然大笑出声,仰面躺在他身边。

**

大雨持续近两个小时,大雨归尘,天色已黯淡。

季北周再度醒来,天已完全黑透,在他周围,有一头小象,正用鼻子蹭着他的脸,它的象牙被锯断,只是命留住了,见他转醒,忽然叫了声。

周围皆是响动,季北周偏头看了眼周围,太黑了,看不清。

只是他听到了无数应和的大象叫声,此起彼伏,似在呼应对方。

在保护区,他们是禁止与野生动物建立任何亲密联系的,因为一旦建立联系,它们真的把人类当朋友,就难保下次遇到的会是什么人。

可能是端着猎枪,准备取它们性命的。

可季北周知道,自己昏迷这段时间,它们在守着自己。

若是他就这么躺在雨林里,怕是早已成了一些野虎凶兽咬碎生吞。

即便他们从未亲近过,接触过,万物有灵,它们也清楚,谁在守护这片土地。

他守护它们,如今……

它们守着他。

此时不远处传来呼声,有手电灯光晃过,象群离散,季北周打量周围。

苍鹰死了,黑子……他心头巨震。

试探着伸手试了试他的鼻息。

笑出声,伸手使劲拍了拍他的脸,

“混小子,该醒了!”

黑子失血昏迷,被他狠拍两下脸,微微转醒。

目光相接,季北周冲他一笑,黑子瞬间红了眼,“队长……”

“队长……”黑子失血过多,说话也气若游丝。

“嗯?”

“你抽我脸了?”

“没有,我只是怕你死了,下手重了点。”

“真特么疼!”

季北周低笑出声,仰头看天,银河倾斜,星辉坠落雨林:

“今晚的星星很漂亮。”

“下次回家……”

“想带她看星星。”

黑子刚准备动一下,扯痛腿上的枪伤:

我特么都要死了,你丫还在这里谈星星谈月亮?你丫刚才居然还抽我?有没有人性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