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7章 情趣,素了快三十年
  • 春风燎火
  • 月初姣姣
  • 2300字
  • 2021-01-29 12:51:12

季北周原本只说让林初盛陪他上去送行李,然后就送她回宿舍。

他难得过来,这又不是什么过分的要求,林初盛也想跟他时刻腻乎着。

结果到了客房,无异于羊入虎口……

便再也出不来了。

刚开门进去,季北周手一松,行李扔在门口,就扑了过来。

原本只是亲吻,只是黏糊着,身子却再也分不开一般,慢慢的情况便不太对劲了,林初盛身上燥得很,推说想先去洗个澡,季北周这才得空去补了入住登记。

这一夜,林初盛也算真切回到了。

什么叫做小别胜新婚,天雷勾地火。

**

翌日一早,季北周要去开会,走得早,林初盛第二天早上没课,睡醒时冲了个澡,透过镜子看到昨夜疯狂留下的痕迹,红着脸回宿舍换了衣服清洗。

与她同寝的两个室友,和她不是一个专业,最近正忙着到处应聘,并不在宿舍,倒是让她自在许多。

温博大抵是从俞教授那里得到了消息,打电话给林初盛,说要请他们吃饭,把黑子、于奔也叫上。

会议持续一天,提供午饭,所以和季北周再次见面,已是暮色时分。

林初盛下午上完课,搭了温博顺风车直接到了餐厅,叶琳和温文早就到了。

叶琳打量她,笑着调侃,“你昨晚没回宿舍吧。”

“……”林初盛脸微烫。

“我今早去宿舍区找人,路过你那栋楼,就想跟你说一下今晚吃饭的事,敲门没人应。”叶琳是学校辅导员,出入宿舍很正常。

林初盛抿嘴不语。

“你们谈恋爱不久,我能理解。”叶琳笑着贴到她耳边,“不过你性子这么软,也别任由他胡来,我听你师兄说,他以前没处过对象。”

“素了快三十年的男人,我怕你迟早吃不消。”

林初盛的脸更是红得不成样子。

叶琳叹息,“你长得好看,这一害羞就更俏了,季队长怕是抵不过。”

“嫂子。”林初盛害羞。

“行了,不说这个,季队长喜欢吃什么啊,我们先点几样菜,等他们一到,就能吃了。”

——

季北周三人一到,落座吃饭,他待林初盛自是温柔体贴,惹得黑子气恼愤慨,作为全桌唯一的单身狗,这日子真特么没法过了。

提起于奔和卢思楠订婚,温博夫妻俩还怪他藏得深,又聊起参加的会议,黑子抱怨自己普通话不标准。

温博和林初盛都是搞语言的,帮他更正发言稿的一些语法错误,纠正发音。

学英语时,不少人就会因为语法被搞得崩溃。

此时黑子听两人聊什么主谓宾定状补,恨不能原地爆炸,当场去世。

他真的听不懂!

“你是不是上学时就想过以后研究这个?”季北周看着林初盛。

“没有。”

“小彧给你写情书,说你帮他改了错别字。”

“这个你都知道?”

林初盛只能暗恼季成彧。

一边骂他哥坑他,却又对他毫无保留,这二货可能是真的傻。

吃完饭,温博践行承诺,带他们游览京城夜景,逛夜市,吃完宵夜才分开,众人瞧着季北周居然牵着林初盛要往学校方向走,心照不宣,会心一笑。

黑子嘴角都笑得快裂开了。

虽说不齿某个狗队长的骚操作,可看到他幸福,做兄弟的还是为他高兴。

季北周原本说好送她回宿舍,只是不舍分开,两人在学校操场溜达两圈后,林初盛都不知是怎么回事,莫名其妙就被他拐回宾馆了。

想起叶琳今日说的话,她也觉得臊得慌,这两人到了床上,她一开始并不配合。

却敌不过某人软硬兼施。

她耳根子软,他说了几句骚话,心软了,身子自然就软了。

这一夜,季北周似乎比平时更兴奋些。

事毕后,季北周给她弄了点温水润嗓子,问她今晚是怎么回事?

“今晚?没事啊。”

“那刚过来时,你为什么会抵触我碰你。”

季北周知道在这种事上,小姑娘脸皮子薄,却也不曾像今晚这般,好似在故意拒绝他。

“有、有吗?”林初盛喝着水,有些心虚,总不能把叶琳的话全盘告诉他。

季北周见她不说实话,自己思忖片刻,靠近她耳边说了句话。

噎得林初盛直接把水呛了出来。

看着他,又羞又气。

因为他居然说:

“你知不知道,你这种故意半推半就的行为,也是一种情趣。”

没正式在一起时,就知道他满嘴骚话,没想到在一起之后更胜从前。

只是难得相见,林初盛羞恼是一回事,却也珍惜这来之不易的见面,两人挨着碰着,自然有说不完的体己话。

千般温存,万般亲昵。

就算不说话,只要与他这么待着看着,空气里都好似掺糖裹了蜜。

**

两人还在朋友圈发了秀恩爱的合照一类,不仅刺激了某些单身狗,更是让身为加班狗的季成彧开始狂躁。

这两人自从公开后,简直是放飞自我,说是开会是任务,领导委派。

你丫分明就是借着出差,公费去约会,还敢发朋友圈,何其嚣张。

季成彧扔了键盘,天没黑就冲回家抱媳妇儿,结果赵茜早早就睡了。

床头还放着半杯没喝完的红糖水,某人瞬间蔫了,只能趴在床头,问她有没有哪里不舒服,帮她揉了揉小腹。

此时却接到父亲电话,让他打电视看新闻联播。

季成彧丧着气,打开电视。

“……为期三天的国际野生动物保护会议在京召开,这次会议的主题是人与动物和谐共生,共同合作,打击世界范围内的盗猎行为……”

伴随着新闻主播熟悉的播音腔,画面不断切换会议进程,多次切换到季北周身上。

季成彧疯了,而电话那头季永正激动地说:

“看到了吗?你哥上电视了。”

“……”

“这小子也算有出息,没给我丢人。”

季北周虽然只是在新闻画面中出现寥寥数秒。

不过与他们保护区合作的电视台,在编辑新闻、发布会议图片时,给了三人单独的排面,也顺便宣传了一下自家待播的节目。

有人是关注这次会议,有人是冲着帅哥去的,倒是让季北周在小范围内蹿红了一把。

网友对他的详细情况知之甚少,只在小范围热议,倒没形成风气,却在江都引起了不少人注意,大家纷纷讨论。

受影响最大的,莫过于季成彧。

第二天刚上班,同事就拿着照片问他:

“听说这是你哥?”

“他有对象吗?”

“你哥可太优秀了,上次你结婚,我见到他就觉得很酷。”

……

季成彧咬牙,我俩肯定不一样啊,我可没他这么狗。

耳边嗡嗡了一整天他哥的名字,季成彧怄火得恨不能当场被送走。

而林家那边,不少亲戚朋友都知道季北周。

听说他上了电视,都说林初盛找了个有本事的男朋友,倒是让林建业脸上增了不少光,走路都脸上带笑,如沐春风。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