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3章 疯狂,折腰要她的命

  • 春风燎火
  • 月初姣姣
  • 2340字
  • 2021-01-27 14:03:46

朔雪洋洋洒洒持续整夜,这一晚,林初盛过得恍惚而漫长。

尤其是面对季北周。

她觉得陌生。

工作认真严肃,私下随性慵懒,哪曾想到了床上,就跟不要命般,好似酒心巧克力,外面缠糖裹蜜,也藏不住内里的浓烈。

林初盛对时间的流逝失去了度量,不知过了多久,人被他拥在怀里,他的呼吸低哑地萦绕在她耳侧。

好似烈火烧灼,海水吞没,下一秒就会无法喘息,林初盛轻哼两声,酸痛。

下一秒

湿热的吻落在她后颈,低沉的声音厮磨着她的耳朵:“醒了?”

“嗯。”林初盛声音哑着,喉咙都有些痛。

“嗓子不舒服?要不要喝水?”拥着她,温柔细语,亲昵缠绵。

季北周帮她倒了杯温水,林初盛坐起身子,没穿衣服,扯了被脚遮了下身子,他的视线盯着她,一动不动,直勾勾看着他,嘴角隐有笑意。

只是那眼神看起来不那么纯粹。

一杯水喝完,林初盛非但没觉得舒服,被他看得脸都快烧起来,嗓子眼仍旧又干又哑,下意识舔了舔仍绝略干的唇角。

“你在引诱我。”季北周直言。

此时的他,性感,喑哑,慵懒……

紧盯着他,危险至极。

林初盛欲哭无泪,某人却趁机又扑了上来。

事后林初盛还咬牙解释,“我没诱惑你。”

“我知道。”季北周笑着搂紧她,“是我想跟你亲近,故意找的借口。”

“……”

林初盛气得恨不能踹他两脚,这男人还能再狗一点吗?

**

是夜漫长,手机震动,林初盛再度醒来,已是第二天上午九点多。

季北周正在接电话,听谈话内容,应该是他家里人。

“……我知道,我没走,肯定要回家的。”

挂了电话,季北周看了眼林初盛,“把你吵醒了?”

“没有。”林初盛双手撑着直起上半身,酸胀难受,“叔叔阿姨打来的?”

“我爸,怕我直接跑了不回去。”

林初盛余光无意瞥到他的手机屏幕,备注【老季】,“你叫叔叔老季?你给我备注是什么?”

季北周将手机递过去让她自己看,最近通话里,明晃晃有个【媳妇儿】,倒是臊得她脸上滚烫,“你换一个。”

“行。”

林初盛没想到他这么好说话,起床洗漱,许久没运动,跟着某人折腾一夜,腿都酸软得有些站不住,可是季北周却好似没事人一样。

更准确的说,比寻常更精神了。

神采奕奕,如获新生般。

“我们什么时候回去啊?”林初盛一边刷牙一边问他。

“再玩两天,后天走怎么样?”季北周靠在门边,“我大概正月十五左右离开,下次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回来,想多陪你玩两天。”

提及分别,林初盛难免有些怅然,“那我待会儿打电话跟爸妈说一声。”

“我爸刚才还跟我说,让我抽空带你回家吃顿饭,你考虑一下。”

林初盛瓮声点头。

季北周见她神色怅然,从后侧拥紧她,“待会儿我带你去市区逛逛,嗯?”

林初盛嗯了声,洗漱完又给家里去了个电话,表示要晚两天回家。

程艳玲觉得季北周可靠,也没说什么,倒是林建业反复叮嘱:

“初盛啊,女孩子独自在外面,一定要保护好自己,知道吗?”

林初盛咬了咬唇,她真的好想告诉他残酷的事实:

爸爸,你女儿已经被吃干抹净了。

林建业挂了电话,心里还不踏实,在房子里来回乱转,程艳玲看着他,“建业,你给初盛发几个红包。”

“你说什么?”

“她还是学生,身上只有过年的那点压岁钱,两个人出去玩那么多天,也不能总让男生花钱啊。”

林建业明白,理是这个理。

可只要一想到自己女儿随时会被某人饿虎扑羊,他还要打钱过去,心里就莫名堵得慌。

林初盛原本听父亲口吻,还以为他不愿让自己在外地逗留,结果收到他发来的红包,瞬间乐了。

其实父亲只是嘴硬,他还是支持自己和季北周在一起的。

**

两人开车直接去市区吃了午饭,季北周算是非常会哄人的,知道她心情有些不好,此时又恰逢临近情人节,他便特意买了束玫瑰给她。

大抵哪个女生收到花,都会觉得惊喜。

他昨天来市区,也不是陪着那群兄弟白逛的,提前踩好点,带林初盛游览的地方都颇有看点。

两人玩得尽兴,回到酒店,晚餐仍旧是和黑子他们一块儿吃的。

因为明日一早,大家就要各奔东西,餐桌气氛难免有些低迷。

黑子举着酒杯:

“都别特么丧着脸,又不是以后见不到了,我看队长和嫂子好事将近,咱们兄弟几个约好,到时候一起去帮队长迎亲,喝喜酒闹洞房怎么样!”

众人一听闹洞房,尤其是闹季北周的洞房,瞬间像是打满鸡血,兴奋得不行。

纷纷高举酒杯,约定说到时候谁不来,谁就是孙子。

季北周捏了捏眉心:

这群小崽子是要上天?

林初盛昨晚被折腾一宿,有些疲惫,吃完饭就回房休息,季北周被这群人拉着拽着,就连何时回来她都不知道。

在金陵那两天,有卢思楠和于奔两个地陪,玩得倒是开心。

季北周也没再对她做什么,只是临行的前一晚,他被于奔拉着喝了不少酒,回房后,刚进门,就被他按在了墙上。

身子还没挨着床,衣服却一件不剩。

那一晚,他有些疯狂,还是酒精迷醉,催化出了第二重人格。

差点折断她的腰,要了她的命。

——

翌日回程,仍旧是季北周开车,林初盛则一路躺平,睡到了江都。

毕竟天冷,林初盛穿着高领毛衣,就算某人再疯狂,在她身上留了印,也被完全遮挡,她回家后边跟父母说起季家想邀请她去吃饭的事。

林建业夫妻俩面面相觑,季北周都来过他们家了,人家父母肯定也想见见儿子女友。

两人没反对,程艳玲还帮着张罗着拜访需要准备的一些水果礼品。

季北周接到了林初盛电话,正在家吃饭。

当时季成彧夫妻俩也在,他手机震动时,季成彧余光刚好瞥见来电显示,瞳孔倏得放大,下意识脱口而出:

“宝贝儿?”

餐桌上所有人都愣了下,目光聚焦在某人手机上。

季北周非常淡定得放下筷子,冷冷看了眼季成彧,拿起电话,起身离开餐桌,神色冷然,“我去接个电话。”

紧接着几人就听到某人颇为温柔的说道:“盛盛。”

所有人:“……”

季永正直接放下筷子,突然见到平素不言苟笑的儿子这么黏糊,说真的……

这矫情肉麻劲儿,真让人连饭都吃不下了。

不过季北周转身就告诉他们,林初盛明天要来家里吃饭,季永正又瞬间满血复活,乐得合不拢嘴。

季成彧忽然回想自己追了林初盛这么多年,毫无进展,再对比某人,这才认识多久啊,都互相见家长了。

这世道是怎么了?专欺负他这种老实人啊。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