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1章 刺激,喜欢我陪你看

  • 春风燎火
  • 月初姣姣
  • 2204字
  • 2021-01-26 14:07:37

林初盛泡完温泉回房时,发现半个小时前季北周给她发了信息。

【我在黑子他们房间打牌,你要不就过来玩,要不就先休息,我可能会晚点回去。】

一路回房,林初盛原本还忐忑期待。

此时舒了口气,却不知是放松还是失落。

既然季北周暂时不回来,林初盛一个人待着也放松,洗完澡又玩了会儿手机,想起了赵茜给自己邮箱发的压缩文件。

林初盛打开了酒店电脑,咬了咬唇,反正他不在,红着脸想:

我就随便看看。

几分钟后,她的小脸烫得好似发了烧。

紧张又刺激。

正当她准备关掉视频时,忽然“滴滴——”两声,伴随着刷房卡的声音,吱呀一声,门从外向内被推开。

季北周……

回来了!

林初盛懵了,慌不择路关掉屏幕电源,主机开关没摸到,手忙脚乱间把电源开关一并扯了下来。

门内门外,四目相对。

一时间,死一般的寂静。

——

直至季北周进屋,门被关上,林初盛才冲他悻悻一笑,“你、你怎么回来了?”

“你在干吗?”季北周走近,瞥了眼电脑,神情严肃。

“没、没事啊。”林初盛手心紧张得都是热汗。

“你刚才在用电脑做什么?”

“就一个人无聊,随便看看。”

林初盛不太会撒谎,心虚得不敢直视他的眼睛。

“你的手脏了,去洗洗吧。”

林初盛这才注意到自己方才胡乱拉扯电源线,手心沾了点灰,她谨慎得提防了季北周一眼,生怕他去动电脑,心虚忐忑,挪着小碎步去了洗手间。

她刚拧开水龙头,季北周就斜身倚靠在了门边。

“盛盛,背着我干坏事了?”他眼底有笑意,嘴角有坏笑。

“我哪有。”林初盛打了洗手液搓手。

唇一抿,牙一咬,准备彻底不认。

“刚才我进屋就听到电脑里的声音了,而且……”季北周轻笑,“你不知道电脑使用后会留下痕迹吗?很容易查。”

林初盛身子一僵,她头一遭做这种坏事,经验不足。

此时人赃并获,无从狡辩。

又羞又臊,憋红了脸,低头不说话。

季北周走近,伸手关掉水龙头,垂头紧迫盯人,“你还有什么好说的?”

林初盛紧张得不知该说什么,实在丢人。

“盛盛——”季北周忽然俯身靠近她。

灼烫的呼吸落在耳边时,化为八月流火般,烧耳灼心。

“嗯?”林初盛双手拧在一起,紧张得浑身都热。

“抬头看我。”

林初盛深吸一口气,被抓了个正着,总归要面对的,她刚抬头。

下个瞬间,腰上一紧,整个人跌撞进他怀里,他的手捧住她的脸。

视线相撞,目光沉沉,一个灼烫的吻落在她唇上……

洗手间狭小,两人呼吸越发滚烫炙热,好似都被囿于这方小小的天地间,周围的空气在热烈蒸发,杂糅着酒店喷洒的淡淡檀香味,勾得人脑袋晕乎乎。

季北周似乎比寻常更急切,林初盛只觉得腿软发颤。

唇角有些疼,没忍住低低嗯了声。

又娇又媚。

尾音三颤,极为勾人。

季北周的手从她的脸滑到后颈处,手心贴着她的皮子,热意烧灼,她被烫得身子一颤。

两人额头抵着,似乎整个世界只剩下她与季北周的喘息与心跳。

再次四目相对,林初盛红着脸,却没避开他的视线。

她可以清晰感觉到紧箍在腰间的手不断收紧,将两人身体距离越来越近,正当季北周再度低头,寻着她的唇准备亲她时,手机响了……

他皱着眉,颇为不耐得按断。

可数秒后,又有电话打了进来。

“接电话吧,可能谁找你有要紧事。”林初盛此时还靠在她怀里,害羞得脚趾都蜷起来。

电话接通,黑子那个粗嗓门就吼了起来:

“队长,你干嘛呢,不是说去接嫂子嘛,赶紧过来,三缺一啊!”

**

季北周估摸着时间,猜想林初盛已经泡完温泉,也怕她一个人在房间无聊,又不好意思去敲门找他,这才特意回来接她。

待她换了身衣服,两人便出发前往黑子的房间。

一路上,林初盛都臊得不敢抬头看他,直至季北周开口问了句:

“你刚才到底在做什么?”

“嗯?”林初盛神情恍然,盯着他,有些茫然,“你、你不知道?那你刚刚说进屋就……”

“我刚进去,你就把电源线扯了,我什么都没看到,也没听到,就是故意诓你罢了,没想到你做贼心虚,倒是认了。”

“……”

林初盛又羞又气,一时竟不知该说什么。

季北周想牵她的手,林初盛自是不肯,想甩开,却整个人都被他按进了怀里。

林初盛下意识挣扎,耳边却传来他低哑的声音:

“你要是喜欢,下次我陪你看。”

他真的猜到自己在干吗了。

林初盛心态崩了,彻底爆炸,头扎进他怀里,心跳依旧剧烈。

——

两人到黑子房间,这里摆了两桌麻将,有人在打牌,也有三两个人在闲聊,瞧见他们进屋,林初盛脸上热意未散,众人看向季北周的眼神越发不寻常。

啧啧,这么丁点时间都不放过,也太黏糊腻歪了。

之前吃晚饭时,林初盛就认识了不少生面孔。

来参加订婚宴的,有几个是以前在保护区做过志愿者的,如今已回归正常生活,从事朝九晚五的工作,许多已经三五年没见过。

借着过年,于奔订婚,正好聚聚。

出生入死的交情,难得有机会碰面,今晚打算通宵。

“队长,这里,给你留了位置。”黑子招呼他。

“你来玩。”季北周把林初盛推到了位置上。

“我?你知道我不太会玩。”林初盛皱眉。

“没事,我教你。”

林初盛上桌,季北周就拉了个板凳坐在她身边。

他们打麻将输赢是要算钱的,林初盛自然忐忑,黑子见她摸牌的姿势都很生疏,笑了笑,“嫂子,别紧张,我们会适当给你放水的,保证不让你输得太难看。”

两个小时后……

黑子崩溃了。

大声嚷嚷着,季北周和林初盛两口子一块欺负他这个单身狗。

打牌输钱就罢了,还特么被喂了一嘴狗粮,这日子简直没法过了。

约莫凌晨,牌局散场,一群人又风风火火出去啤酒小烧烤,林初盛听着他们说着以前与盗猎者斗智斗勇的事,倒也不觉得困。

待她和季北周回房,已是凌晨两点多。

大抵是有了之前发生的事,这一晚,共处一室,虽没发生什么,两人却都睡得极不安稳。

尤其是林初盛,紧张又忐忑,脑海里还不断滑过某些片段。

梦里又是一番春光潋滟。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