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9章 道歉,季北周推销会

  • 春风燎火
  • 月初姣姣
  • 1966字
  • 2021-01-25 12:26:51

林家

季成彧在经历两次被狗惊吓后,终于坐上了餐桌。

说起来他当年被狗咬,也不能全怪隔壁的狗。

邻居养狗,是看家护院的,季成彧纠集了一帮小兄弟,在人家门口乱转,狗子早就瞄上他们了。

结果狗一叫,一群人就撒丫子跑,季成彧属于受到惊吓,怕狗扑过来,就拿东西丢它,狗子本不想攻击他,结果被扔被砸,认定他是坏人。

后果可想而知……

林建业本想好好为难他一番,只是瞧见这孩子被吓得脸都白了,觉得可气又好笑,特意拍了拍他的肩膀,将他拉到身边,给他倒了杯水压压惊。

“谢、谢谢叔叔。”

季成彧双手接过杯子,感觉既丢人又心酸。

——

席间,程艳玲又问了下季成彧的近况,感慨他与季北周看着真不像是亲兄弟。

“我哥从小就优秀,我就比较让父母操心,还真不能比。”虽然某个亲哥不地道,毕竟是他见家长的大日子,季成彧还是要帮他。

“学习好,考了国防院校,一直都是我们家的骄傲。”

“我就是个混蛋,以前不懂事,光顾着自己,没有考虑过叔叔阿姨,今天趁这个机会,我给你们好好道个歉。”

季成彧说着将酒杯斟满,端起敬林家爸妈,“我先自罚三杯。”

“不用,意思一下就行,别喝了。”程艳玲皱眉,又看了眼季北周,“你快劝劝你弟弟。”

“没关系,这是他欠你们的,迟了这么多年,让他喝吧。”

林家的酒杯不是拇指大的小酒盅,相当于一个小碗,这两杯见底,季成彧脸都涨红了。

“你别喝了,吃点东西。”林初盛与他认识多年,也知道他酒量一般。

“没事。”季成彧又倒了杯酒,一饮而尽后,再度斟满看向林初盛,“这一杯是给你道歉的,你不喜欢我,我却死皮赖脸的纠缠,你居然还能跟我做朋友。”

“以后你成了我嫂子,我肯定给你当牛做马。”

说完又豪饮而尽。

“赶紧吃点菜。”程艳玲抬手招呼他。

林建业嘴上硬邦邦,一副吃人的模样,事情过去那么多年,虽有些难以释怀,可季成彧态度诚恳,心底终究是软了几分,看向他,“行了,先别喝,吃点东西垫垫肚子。”

这话说出口,大家心底都有数,季成彧感激一笑,“谢谢叔叔。”

这件事压在季成彧心底也很久了,如今终于道歉释然,一件顽石落地,轻松不少。

又端着酒与林建业干了几杯。

“叔叔,我跟你说,我是个混蛋,不过我哥不是,您不要把我们混为一谈,初盛跟我哥在一起,肯定会很幸福,我敢打包票。”

“我们从小一起长大,我哥这人有责任心,一直在外面工作,自力更生,生活能力强,什么都会。”

“叔叔,说真的,我哥这样的女婿,走过路过别错过。”

……

解决完自己的事,季成彧想起了父母临行的叮嘱,开始推销季北周。

林初盛托腮看着他,又瞄了眼身侧的人。

俨然成了季北周推销大会。

林家父母原本听说季北周在做野生动物保护工作,心底还直打鼓,听了季成彧描述了一堆他的光荣事迹,倒是对他有些改观。

季北周看起来是个极为强势无畏,甚至你会觉得,这样的男人无法掌控。

若认真了解,就会发现他下得了厨房,修得了水电。

大冬天还帮他家修好了水泵,不怕苦不怕累的,孩子秉性如何,父母心底都有数。

“你平时那么欺负他,他还帮你,你以后一定要找机会好好谢谢他。”林初盛靠近季北周笑道。

季北周抿嘴微笑。

不过很快,风向陡转。

季成彧尚未吃一口饭菜,就连干数杯白酒,喝得又凶又急,加之紧绷的神经松弛后,彻底放松,醉得极快。

短短十几分钟,某人已经端着酒杯开始和林建业称兄道弟。

“……林叔,我跟你说,我哥真不是东西,你说他俩谈恋爱,居然还瞒着我,我知道的时候,就感觉天都塌了。”

“您说我都结婚了,我又不可能做什么棒打鸳鸯的事,干嘛隐瞒欺负我。”

“你都不知道,这么些天,我这心里苦啊。”

林建业咳嗽两声,“你喝多了。”

“我没有喝多,我只是心里委屈。”

“……”

林家这顿饭最后以季成彧醉酒告终,他家开宾馆,客房多,程艳玲特意开了个房间,让季北周扶他去休息。

**

季北周安顿季成彧的间隙,林初盛给父亲倒了杯水。

“爸,喝点水。”

“今天还真喝了不少。”林建业靠在床头,一脸醉态,接过杯子,看向女儿,“初盛,你跟爸爸说句实话,那小子对你好吗?”

“挺好的。”

“喜欢他啊?”

林建业就跟大部分父亲一样,沉稳持重,平时极少与女儿说这种话,今天也是借着酒劲儿,倒是问得林初盛有些不好意思,她稍一点头瓮声嗯了下。

“只要你喜欢就好。”林建业喝着水,“其实我真不想原谅季成彧那小混蛋,可是……”

“你以后要是成了一家人,关系也不能这么僵着。”

“你说你还没嫁给他,我这心里就挺难受的,舍不得,又怕你受委屈。”

林初盛极少见到父亲如此模样,心底百感交集,颇不是滋味。

“对了,你把季北周叫来,我跟他聊两句。”

……

结果林初盛把季北周叫来后,林建业却早已倒床,呼呼大睡。

季北周初次正式拜访,结果也算圆满,季家爸妈也很满意,只是又气恼小儿子醉酒,给林家添了麻烦。

季成彧醒后被季北周送回了家,清醒后也自觉丢了人。

待赵茜回家时,就看到他正抓耳挠腮,疯疯癫癫,嘴里念念有词,一副要哐哐撞大墙的模样,随即发了信息给林初盛:

【我老公从你家回来后,好像疯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