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章 耳热,再次反撩北哥

  • 春风燎火
  • 月初姣姣
  • 2493字
  • 2021-01-23 13:47:55

季成彧自从和赵茜约好开始备孕,就戒了烟。

当他发觉自己已经将从季北周手中截来的半根烟抽完,恨不能给自己两巴掌,有种前功尽弃的感觉。

“怎么?还难受?”季北周笑道。

“不是,我跟小茜一直打算要孩子,我都大半年没抽烟了,今天破了戒。”

“你俩都努力半年了,还没动静?”季北周打量着他,“你行不行啊。”

没有男人愿意听到自己不行这种话。

季成彧立刻跳脚,“你都不知道我多厉害,我怎么不行,我可太行了,身强体壮。”

“那怎么……”

“你不懂,生孩子是概率学,是玄学,急不来。”

“是嘛。”季北周若有所思,余光瞥见赵茜身影,“弟妹来找你了。”

季成彧一见到自己媳妇儿,厚着脸皮贴过去。

此时只有他们三人,自家人面前,某人也不在乎形象,开始朝她大吐苦水,说自己亲哥太坑,自己活着多难,求关心求呵护。

“好了,大哥在这里,你也不嫌丢人。”赵茜搂着他的胳膊,冲着季北周笑道,“大哥,都没跟你说恭喜,嫂子我特别喜欢,你要加油啊,早点把她娶进门。”

“谢谢,我会的。”

季成彧:“……”

自己老公都被坑成这样了,不心疼我,还给“仇人”鼓劲加油?

胳膊肘往外拐啊。

**

三人进入K歌包厢,原本还有三两个人围着林初盛,询问她与季北周恋爱细节,瞧见大哥回来,溜得比谁都快,狗腿得给他递话筒,“北哥,唱一首吧。”

“不会唱。”季北周直接拒绝。

“哥,你怎么不会唱啊。”

季成彧被坑,自然不会放过一丝一毫整他的机会,看这林初盛,“我跟你说,我哥小时候,我妈给他报过合唱班,他还会弹电子琴,拉手风琴,特别文艺。”

林初盛好奇地盯着季北周。

“那时候还有少儿歌唱比赛,我哥还拿过十佳,家里还有照片。”季成彧越说越嗨。

少儿歌唱比赛,林初盛强忍着笑意,她总觉得这些东西跟季北周完全不搭。

不过说起来,谁都有童年,季北周肯定也不是出生就这样。

他从小就这么又酷又拽的,也不现实。

“哥,你自己说,我说得有一句假话吗?”

季北周挑眉,“不假,我记得我在家练歌,你还求着母亲,说要给我伴舞,也有照片为证。”

所有人笑喷。

这兄弟俩还能再逗一点吗?

话到这份上,众人开始起哄让季北周唱首歌,若是寻常,大家不敢,可今天林初盛在,不少人还说让他们来个情侣合唱。

林初盛真不怎么会唱歌,面露难色。

“我唱吧。”季北周答应后,大家也没再难为林初盛,询问他要唱什么。

KTV包厢暖气很足,气氛又嗨,季北周早已脱了羽绒外套,衬衣袖子卷起,露出一截小臂,点好歌,便坐到了一把可升降的高脚椅上。

单腿屈起,握着话筒,待音乐前奏播完,话筒内传出他低低淡淡的嗓音。

混杂着烟嗓的干燥低迷,如烈酒,浓烈醉人。

光线昏暗迷离,敛着他的轮廓,一首国外的老歌,他唱得漫不经心,只是林初盛的视线与他相撞时,眸底却又深情温柔。

黑暗中,她觉得心跳在加速,一下一下,快要撞破胸腔。

——

一曲结束,包厢内欢呼不断,掀起了一段小高.潮。

最郁闷的莫过于季成彧了。

本来是想故意为难他哥的,结果倒好,某人耍了把帅,一直盯着林初盛,这狗男人是在表演什么深情款款?

赵茜很激动,俨然成了季北周的小迷妹,惹得季成彧非常不快,唱歌嘛,谁不会啊。

某人拿着话筒,点了几首拿手好歌,誓要夺回自己媳妇儿的关注。

季北周则早已坐到了林初盛身边,众人都有眼力劲儿,没人挨着这边,给他们留足了空间。

挨得近,身体相贴的地方,就像是有细细灼烧的电流。

即便确立关系,可包厢里还有这么多人,大家虽然离得远,不少人都盯着他们这里,林初盛稍稍挪了下身子,双腿稍稍曲起蜷缩。

她一动,季北周紧跟着贴近,直至将她逼至沙发一角,才靠近低声问了句。

“我唱歌好听吗?”

“挺好听的。”

“喜欢?”

季北周换了个舒服的姿势,困着她不至于让她跑了,却又能靠她更近。

林初盛余光扫了眼房间内的其他人,声音压得低,“喜欢。”

季北周却忽然伸手扶住她的后脑勺,断了她四处乱瞟的视线。

目光相对,他勾唇,带着一些蛊惑,用只有两人可听到的音量,低着声音:

“有多喜欢?”

林初盛抿了抿唇,红着脸说道,“很喜欢。”

季北周明显被取悦了,勾了勾唇,笑得很温柔,手指顺着她的后脑勺往下,拂了拂她的头发,在手心把玩着,“我爸妈跟我说,想见见你。”

“什么时候?”林初盛听到要见家长,神经瞬间紧绷。

“还没定,尊重你的意见,你如果觉得太早,那过一段时间再说。”季北周笑着。

林初盛也知道,季北周在家时间不会太长,他都到过自己家里,季家父母着急些也正常,只是突然说要见家长,即便以前认识,她还是难免紧张,“我考虑一下。”

“好。”

季北周靠得近了,黑暗中,在她唇边轻轻啄了下。

林初盛红着脸不敢动。

其他人的角度,只能看到季北周似乎整个人都压到了林初盛身上,只能瞧见他一个后脑勺,不知道这两人在干吗?

不过用脚趾想也知道,肯定在卿卿我我。

而季成彧那眼神,恨不能将某个狗男人就地凌迟。

这么多人在,你俩干嘛呢?能不能要点脸。

**

散场时,已是晚上十一点多。

林建业中途打电话催了一次,季北周今晚喝了点酒,找了代驾开车,送她到家时,有外人在场,也没有更多的亲昵。

季北周乘车回家途中,又和林初盛煲起了电话粥,惹得代驾只能感慨:

小情侣还真是腻歪。

“……洗漱上床了?”

“没有,泡会儿脚,我以前都不知道你还会唱歌。”

“唱歌谁都会,只有好听或者不好听。”

“越接触,越觉得你很不一样,特别多面……”林初盛抬脚踩着泡脚桶里的水,接触久了,人就不再是印象中几个标签,而是鲜活生动立体的存在。

“多了解我一点不好吗?”季北周笑着。

“挺好的。”林初盛声音压得有些低,“就是觉得,你的每一面都挺特别……”

“我都很喜欢。”

这……可能就是爱情。

越看越喜欢,什么都喜欢。

手机紧贴着耳朵,声音好似近在咫尺般,季北周只觉得耳朵火辣辣的。

心尖却如火烧。

这小丫头,从哪儿学得这些。

林初盛说完,红着脸匆匆挂了电话,只是说那种话,心底也紧张,脚踩着水,幅度太大,水多从泡脚桶边缘溢出,倒是溅了一地。

程艳玲路过,还数落了她一通,“这么大的人了,泡个脚还玩水……”

——

另一边

季成彧今晚喝了酒,赵茜开车扶他回家,给她弄了点醒酒茶,季成彧则蜷缩在沙发上。

目光呆滞,嘴里还念念有词。

“……不是真的,是假的,不是真的,我在做梦。”

活像在施术作法!

赵茜捏了捏眉心,不消片刻,林初盛手机震动,收到她的一则信息:

【完了完了,我老公可能真的傻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