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嫂子?心若烈火浇烧

  • 春风燎火
  • 月初姣姣
  • 1629字
  • 2020-12-10 16:54:22

周苏红把林初盛托付给季北周,就去招呼其他宾客。

“季大哥,不麻烦您照顾,我去找认识的人。”

又不是三岁小孩,哪儿需要人照看。

“那你认识的人在那儿?”季北周笑着看她。

林初盛就是没找到认识的人,才在婚宴厅左顾右盼,她低咳一声,“我去找找,肯定有人到了。”

“你先跟着我,等你朋友到了再走。”

季北周说完就朝着一堆人走去,完全不给她拒绝的机会,林初盛只能亦步亦趋跟着他。

一群男人围在一起,其中一人正口若悬河说着他经历过的事:

“……就在可可西里那里,严寒,海拔高,我刚过去那会儿,缺氧严重,不停流鼻血,你们都不懂那群盗猎的有多猖狂,都是真刀真枪跟我们干。”

周围人听着,觉得义愤填膺,却又深深佩服。

“那群人都是亡命之徒,端着猎枪,真有几次,我差点死在那儿了。”

“有一次,特别危险,多亏了队长……”男人说着看向走来的季北周,余光瞥见他身后侧的人,瞬时瞠目结舌。

这不就是火车上遇见的,那个模样特水灵的姑娘?

他再看向自家队长,那眼神充斥着钦佩!

这行动力也太强了!

林初盛此时也认出了他,火车上与季北周同行的泡面男,微微颔首,与他打了招呼。

一群大老爷们儿在吹牛逼扯淡,有个姑娘来了,全都收敛起来,装得一本正经,还特意给她让了个座儿。

“美女,你坐!”

“谢谢,你坐吧,我……”林初盛自然也要客气一番。

“坐吧。”季北周却很直接,加之几人起哄,林初盛只能却之不恭。

只是她刚坐下,季北周就紧挨着她,坐到了她的身侧,一瞬间,她觉得周围空气都变得拥挤起来,就连呼吸都变得小心翼翼。

季北周神色如常,拿过桌上的一个茶杯,用热水过了遍,给她倒了杯茶,递到她面前,“外面冷,喝点热茶。”

“谢谢。”

“有点烫。”他靠得近,声音压得很低,说不出的体贴温柔。

这种事再寻常不过,稍微绅士点的男人都会这般。

可这种事发生在季北周身上,那就不一般了,周围这几个,都是他的朋友,瞧见这一幕,打量林初盛的眼神越发热切起来。

北哥这棵万年老铁树,千年不开花的人,终于有目标了?

周围的人林初盛皆不认识,正欲端起杯子喝茶,却听到有人说了句:

“北哥,这是……嫂子?”

“你真不够意思,处对象也不说一声,是怕请客吃饭?”

“就是,北哥,这顿饭你逃不掉的。”

林初盛手指刚触碰杯子,茶水滚烫,浸热杯壁,烧得她指腹一热。

她正欲解释,却听季北周低低说了句:

“她现在还不是我的对象。”

这话说得没错,本身就不是男女朋友关系,可似乎又在暗示,现在不是……

那以后呢?

林初盛的指腹被烫得发麻,热意蔓延,耳根、脸颊瞬时爆红。

心头宛若烈火浇烧。

**

幸好很快季成彧过来,穿着一身笔挺的西装,倒有些人模狗样的意思。

瞧见林初盛跟他哥坐在一起,还有些诧异,“你怎么坐这里?”

“妈让我照顾她。”季北周解释。

“同学都在那桌。”季成彧指着远处的一张桌子,示意林初盛去那边。

林初盛已经待不下去了,趁机就要走,季北周也没阻拦,只是看了她一眼,“婚宴结束,我送你回去。”

“不用了,我……”

“妈让我照顾好你,如果让她知道,这么晚我让你一个人回去,回家会骂死我。”季北周这理由无懈可击。

林初盛不是情窦未开的小女生,一个男人看她的眼神如何,主动添加联系方式,此时又说这样的话,她也不傻。

她对季北周不是没感觉,一个帅哥冲你笑,你怎么可能无动于衷,这种心动远没到可以处对象的地步。

他就像狂乱不羁的风,林初盛自认为是她抓不住的男人。

如果注定没可能,林初盛自然也不愿和他有什么纠葛,正寻思理由拒绝,季成彧开口了。

“上次聚会,你就偷偷走了,也不跟我说,你要是出点事,你爸妈非得冲到我家,把我皮给剥了,今晚我肯定顾不上你,我哥送你回去,我也放心。”

林初盛:“……”

“哥,那我就把她托付给你了。”

季成彧说着还冲林初盛挤眉弄眼,觉得自己如此安排,非常稳妥。

“好。”季北周点头应着,神色闲散,却又隐隐透着笑意。

“那就这么定了!”季成彧今天结婚,满面红光,乐得不行。

林初盛却恨不能敲开他的脑袋,看看里面是不是装了浆糊,她再想说什么的时候,季北周看向她,低低说了句:

“婚宴结束,我等你。”

林初盛呼吸一沉,浑身躁得慌!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