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盗猎,皆是不要命的

  • 春风燎火
  • 月初姣姣
  • 1569字
  • 2020-12-19 12:12:25

枪声惊扰了小村的宁静。

夜色中,群鸟乍起,月色惨白。

林初盛身子一觫,而紧接着是更加密集的枪声,村长没穿鞋就跑出来,俞教授动作慢些,都是衣衫不整,俞教授甚至左右鞋子都穿错了。

“怎么回事!”俞岱荣神情严肃。

“不知道。”温博呆愣得摇头。

村长嘴里说着他们听不懂的土话,却不停冲他们挥手,将三人撵进了屋里,示意他们不要出来。

又忙着找手机报警,简直乱作一团。

——

另一边

一连串枪声在季北周头顶炸开,他浑身肌肉都紧绷着。

“艹,这群混蛋,真特么不要命了是吧!”黑子靠在他身边,呼吸急促着,“队长,怎么办,总不能一直让他们压着打啊。”

季北周眸色沉沉……

事情还得说到几分钟前,原定计划是夜里行动,所有人都已在这座房子周围设伏蹲点,包括季北周和黑子。

只是没想到这时却有个鬼祟得身影从屋里瞧瞧溜出来,潜入了村长家。

季北周这才尾随,拦住了正打算回屋的林初盛。

他们正愁不知该从哪里突破这个屋子,便顺势尾随,借口抓贼敲开了屋子的门,从前面吸引他们的注意力。

只要他们动手,特警与其他人则趁机从屋后进入,进行突击。

叩门良久,一开始并无人应答,直至黑子说了句:

“怎么着,敢去别人家偷东西,现在特么装死了,信不信我现在就告诉村长,把村民都叫醒!”

终于,门开了一条缝,一个男人探头出来,冲着他们就骂骂咧咧。

“不想死的就赶紧给我滚!”

“哎呦我去,现在做贼的都这么嚣张了?这是老钱家吧,你是谁啊?”黑子看向他。

男人也在谨慎打量着屋外的两人。

季北周和黑子从身形气质也不是村民或者旅客,感觉不对劲,抬手就要把门关上。

下一秒——

季北周忽然伸手挡住了门!

“你特么想干嘛!”男人用力,试图把门关上,察觉不对劲,立刻扭头想要对屋里的人说话。

话没说口,季北周忽然抬脚,将门直接踹开。

巨大的冲击力,将门内的人直接撞开。

“砰——”一声,掀翻在地!

屋内的情况也瞬时一览无余,七八个人围在桌边,桌上一片狼藉,扑克泡面,中间还放了个涮火锅的盆,充斥着各种难闻的气味。

听闻动静,四散而逃,或是去抄家伙,或是朝着季北周他们猛扑过来。

被掀翻在地的男人也已爬起来,额头青筋暴起。

一拳过来,季北周则瞬时拉住他的手腕,猛地一扯,男人猝不及防,身子往前一扑。

对付这种人,自然要下狠手,季北周手腕一拧,男人一声惨叫,他手肘顺势抵住他的后脊位置,将人死死按在了墙上。

此时另一人抡着椅子朝他砸来,季北周抬脚便将人踢飞踹翻。

直至一记枪声在季北周耳边炸裂,他才下意识要躲,只是手里还按着人,不能轻易让他跑了。

当他准备带着疑犯躲起来时,发生了让他意想不到的一幕,枪声再度响起,被他按在墙上的人应声倒地!

正中头部!

这绝不是射偏这么简单。

他以为是从后侧突破的增援到了……

季北周猛地扭头,站在远处的男人,端着枪,瞄准了他。

盗猎的人,剥虎皮,锯象牙,就是刚出生不久的小羊羔,为了那点皮毛,活杀现剐也是常见的,什么丧天良的事都干得出来。

但是在同伙未死的情况下,击杀同伴,手段如此狠辣的,还是第一次见!

枪声响起,季北周避开了。

那人大概没想到季北周能躲开,稍稍移开枪,打量着他,而季北周也记住了他样貌,依旧男人那双冷得毫无温度的眼睛。

对方火力太猛,季北周只能与黑子退出了屋子,躲在了门后,这才有了前面被对方压制的一幕。

……

“队长,怎么办?”黑子额头俱是热汗,“我去,后面那群人怎么还没动静!”

“再等等!”

“还特么等,再等下去,我俩就要死了。”

就在大门即将被射穿的一瞬间,后侧再度响起了密集的枪声,季北周和黑子对视一眼,也同时冲了进去。

对方毫无章法,乱作一团,痛苦的惨叫,骂骂咧咧的咒爹喊娘声,充斥了整个房子。

“别让他们跑了!”有人大喊。

季北周循声看过去,方才端枪的男人与他一个同伴突破防守,在夜色中狂奔。

季北周和黑子毕竟在村里和附近山上摸索了这么多天,追捕时两人自然跟了上去。

入夜的深山,伸手不见五指。

野兽伏击,虫鸣鼠窜,只有稀薄得月光将周遭一切都照得惨白如霜。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