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惊心,暗夜温情涌动
  • 春风燎火
  • 月初姣姣
  • 1922字
  • 2020-12-18 14:47:25

“队长,大奔他们和派出所的都快到了,还调了特警,只是怕打草惊蛇没敢声张。”黑子嘬着烟,神色紧绷,毫无平日的半点嬉皮笑脸。

“既然能确定这群人就藏在那里,那我们什么时候行动。”

季北周打量着面前的图纸,这是那户人家自建房的报建图,总图、平面等一应清晰。

“现在就是不清楚对方人数,手中持有多少枪械。”

“那怎么办?从边境一直追到这里,总不能再让他们跑了!”

“村里人员流动太少,有新面孔过分惹人注意,白天太容易暴露行踪,我跟派出所那边再商量一下。”

季北周说完拿着手机开始打电话,约莫几分钟后,最终敲定趁着他们防备最松懈时,在夜里行动。

警方那边已经在村子周围部署,封锁了可以进出的各条道路,周围多山,山路纵横,尽量封锁,却也无法保证面面俱到。

**

夕阳斜沉时,林初盛随着教授、师兄回到了村长家,隔着百米距离就看到黑子正蹲在门口,跟村里几个大爷下象棋,季北周则站在边上围观。

“俞教授啊——”几个老乡大多认得俞岱荣一行人。

他们来调研,被调查到的老乡只需要配合说一些话,还能得到一点报酬。

钱不多,但赚得容易,所以村里的人都很欢迎俞教授一行人到家里坐坐,瞧他们过来,纷纷热情前去招呼。

“北哥,黑子兄弟,今天没去山里啊。”温博笑道。

“进山几天,腿都走疼了,今天休息。”黑子笑起来,牙齿白得晃眼。

“你这小伙子看着人高马大,进山玩几天就不行啦?你们这些生活在城里的人啊,就是运动太少,你看我50多了,每天进山干活,一点都不觉得累。”

“我是中看不中用。”黑子挠了挠头发,目光飘飘忽忽就落在了林初盛身上。

他就是好奇,这两人是怎么在他眼皮底下既牵手又抱过。

——

村里一切如常,日落而息,林初盛却察觉到了些许不对劲。

季北周和黑子太闲了,难道是已经摸清楚状况准备离开?

晚饭后,大家照旧各自回屋,林初盛也一如往常整理剪辑今天录制的方言语料,待她忙完已是晚上九点多,刚关了灯就接到了母亲的电话。

房间信号本就不好,她但凡接听电话都会去外面。

无非是问她近况如何,结果又聊到她表妹要订婚的事。

“那男孩子昨天带她去上海那边定制了钻戒,据说花了好几万。”母亲说这话,倒不是羡慕,纯粹就是变相的催婚。

“初盛啊,你跟上次来我们家的小伙子怎么样了?”

林初盛头疼得紧,这都过去大半个月了,父母居然还记得季北周。

季北周出现在她家旅馆,父母本就怀疑他们之间有奸.情,又被父亲目睹他送自己回来,直接坐实了猜想。

但凡打电话,隔三差五就会提起他。

好不容易打发了父母,林初盛又待在原地看了会儿星星,吹吹风,方才转身回屋。

刚进院子,左肩被人按住,一只手从后面伸过来,迅疾地捂住她的嘴,将她往后拖。

脸上的手,相当用力,禁锢着她肩膀的手,力道大得更是让她无法动弹。

林初盛心脏快得要跳出嗓子眼,虽在村子里,毕竟身处大山,突如其来的状况打得她措手不及,身体绷了两秒,立刻挣扎,扭动身子,试图用手肘击打对方胸膛。

神经紧绷到了极点。

下一秒,耳边传来熟悉的声音:

“是我。”

林初盛心乱如麻,又惊又怕,听到熟悉的声音,才逐渐冷静下来。

“别动。”

声音低沉,紧贴着她的耳朵,细细打磨着。

本就因为害怕激动浑身血液翻涌,被他这么一刺激,耳朵热得发烫。

林初盛不知道他想干嘛,过度紧张害怕后,此时大脑一片空白,对他的话,听之任之,也怪怪的,不再挣扎,没有乱动。

季北周这才稍稍松了力道。

手捂着她的嘴,她的呼吸从鼻端传出,忽轻忽重,热切地落在他手背上……

林初盛心跳极快,喉咙本能的吞咽,觉得心焦口燥,下意识抿了抿唇。

这一抿唇,微翘的唇角擦过他的手心,季北周只感觉手心一痒,手背又被她急促得呼吸灼得发热,眸色按了按,喉结滚动了一下。

林初盛伸手拍了拍他捂着自己嘴的手背,示意她放开。

“不要出声。”

一把烟嗓,低沉,带着轻薄的热意。

好似有火舌,肆意吞噬着她的耳朵。

她随即点头,季北周这才将手放开,只是禁锢着她肩上的手却没就此松开。

林初盛这才注意到两人此时的姿势,就好似他从后面紧拥着她一般。

季北周按着她肩上的手指松开,林初盛转头,用狐疑得眼神看着他,询问究竟。

“嘘——”

林深夜寂,月沉枕星河。

夜色中,他眼风深沉,呼吸沉稳,却又锐利热切,一寸寸将她皮肤割得通红发烫。

林初盛瞧他在看其他地方,本能沿着他视线方向看过去,一个鬼祟的人影从她屋里走出来……

她呼吸一沉,旋即胳膊被人一拽,整个人跌撞进他怀里。

腰上一紧,被他紧紧勒在怀中,后脑勺被按着,贴着他的胸口。

他的心跳,沉稳有力。

一下一下鼓噪着她的耳膜。

林初盛都没回过神,腰间力道就消失了。

“去找你师兄,今晚外面无论发生什么事,听到什么动静都别出来。”

季北周离开后,过了数秒,林初盛调整着呼吸,喘匀了才缓过劲儿……

大脑还是一片空白,林初盛却还是依言,敲开了温博的门。

“小师妹?这么晚了,你这是……”

“砰——”一声枪响。

林中鸟雀惊起,扑棱四散。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