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心悸,他的细心温柔
  • 春风燎火
  • 月初姣姣
  • 2050字
  • 2020-12-12 14:50:16

林初盛呼吸一沉,只觉得心跳更快,感觉到有温热粘稠的液体从鼻端流出,下意识伸手一摸,居然真的流鼻血了。

本能仰着头捂住涌血的鼻子,只是下一秒……

后颈一热!

他的手,拖住了她的后脑勺。

季北周声音传来,“不要往后仰,血容易倒流进气管,把鼻子捏着,压迫止血。”

林初盛从小的认知里,流鼻血就是该仰头,此时脑子乱哄哄,季北周说什么她都照做。

他的手稳稳托着她的后颈,干燥,粗糙……

却温热烧人。

“出什么事了啊!”老板娘从小旅馆跑出来,又朝屋里喊自己男人。

她老公澡洗了一半,穿了个裤衩就跑出来,帮着黑子按住了那个男人,小旅馆其他住客也早就被林初盛方才的呼救声惊动,不少人跑出来看情况。

“小师妹?”温博跑出来时,正好碰见季北周扶着林初盛进入旅馆。

“坐这里,快点!”老板娘清个凳子让林初盛静坐,又赶紧打电话报了警。

“怎么回事?”温博看到林初盛捏着鼻子的手上全是血,也有些慌。

“没事,留了点鼻血。”

季北周一直陪在林初盛身边,本就好奇她怎么会出现在这里,此时瞧见温博,自然会忍不住多看两眼?

难不成她是跟这个男人出来的?

“外面那个人打的?这人渣,居然连女人都打,简直不是个东西。”

林初盛:“……”

温博说得义愤填膺,也注意到了小师妹身侧的男人,身形高大,一身的不羁之气,想忽视他都难。

尤其是这人还一直在看他,那双眼睛,极有压迫感。

“按压得差不多了,去洗一下。”季北周说道。

“这边。”老板娘指着自家的洗手间。

林初盛进入洗手间后,老板娘帮忙拧开水龙头,她便低头清洗鼻端和鼻腔。

黑子已经押着男人进入旅店,老板娘一眼就认出这是白天来过的客人,“怎么是他?”

“他啊,他是……”黑子话没说完,就被季北周截住了。

“大半夜尾随小姑娘,对她动手动脚,我们兄弟刚好路过。”

“我就说嘛,白天他看人姑娘的眼神就不对,幸亏遇到了你们。”老板娘笑道,“我已经报警了,警察马上就过来。”

黑子则看了眼季北周,这人八成就是他们追了很久的,盗猎团伙中的一员,两人心照不宣,皆没声张。

“老板娘,您这里有毛巾和冰块吗?”季北周询问。

“有啊,有的!”老板娘急忙去给他找。

——

林初盛低头清洗了好一会儿,确定没有血水涌出,方才抬头想要照一下镜子,这才注意到洗手间内水雾缭绕,面前的玻璃上也被水汽熏出了层白雾,看不清。

地上有斑驳的水痕,显然是洗完澡,都没来得及清理。

“洗好了?”季北周推门进来。

“嗯。”林初盛此时窘得不行。

“我看看。”

林初盛尚未回过神,只觉得下巴被人捏住,稍稍一转——

撞上他的目光,暗沉如夜色。

他的目光慢条斯理地在林初盛脸上逡巡,她鼻子被按压清洗,通红一片。

洗手间不算大,未散的水汽困顿在这闭仄的空间里,湿润,温热,外面说话议论声很大,可她此时却觉得周围静得可以听到自己的呼吸和心跳声。

他越靠越近,林初盛下意识要往后躲,只是下巴被捏着,无法动弹。

“有地方没洗干净。”

他的指尖从她右侧脸颊轻轻蹭了下,他的指腹粗糙且干燥,林初盛刚用冷水洗了脸,皮肤表层都是凉的,被他这么一刮一擦……

心悸颤动,热意从内往外翻涌。

心跳快得无法供血,只觉得鼻端又热烘烘的。

“好、好了?”林初盛就着他碰过的地方,自己擦了两下,“还有吗?”

“没了,拿着。”季北周将用毛巾缠裹的冰袋递给她,“自己敷一下。”

“谢谢。”

林初盛鼻子都流血了,此时也不会拒绝他的好意,伸手接过,轻轻贴在鼻梁、鼻根处,冰凉的触感,让她瞬间清醒。

“小师妹,你怎么样?”温博走到门口,洗手间很小,季北周本就堵在靠近门口位置,他自然进不来。

“我没事。”

“那就好……”温博又看了眼季北周,确定林初盛没事才离开,他总觉得这个男人看自己的眼神,有些敌意。

“我才离开几天,交男朋友了?”季北周从口袋摸出刚买的那包红河烟。

“什么?”林初盛一愣。

“外面那个人。”

“不是,他是我师兄。”

“师兄?”

“我是跟导师出来做调研的,而且师兄都结婚有孩子了,老婆是我们学校辅导员。”

季北周衔了根烟在嘴边,“你师兄人不错,挺关心你的。”

“……”

林初盛和季北周从洗手间出去时,附近派出所值班民警也到了。

看到他和黑子在,虽然诧异,也没说什么,只佯装是初识,给几人简单做了笔录,这才把男人押上车,男人还叫嚣着自己什么都没做。

“谢谢你们见义勇为。”民警笑着与季北周握手致谢。

“应该的。”

互相之间,没有多说什么。

季北周准备把事情按下去,先当一般猥亵处理,不要打草惊蛇,钓大鱼。

民警又看了看林初盛,“实在抱歉,让您遇到这样的事,您放心,这个人我们肯定会处理的。”

“没关系。”

“祝您来孟川玩得开心。”

民警离开后,林初盛转身就看到了那个火车上遇见的泡面男,方才民警问询,她也知道他的名字,叫李墨。

冲着自己笑,黝黑的皮肤,称着白灿灿的牙齿,笑容灿烂热情得有些过分。

他此时正在群里跟留守在车内的几个兄弟嚷嚷:

【大新闻,你们敢相信这世上有这么巧的事吗?队长出手救的人,就是咱嫂子。】

所有人:“……”

【刚才队长那两下,嫂子都被帅到飙鼻血了。】

众人好奇,还没等追问,就看到系统提示【黑子已被群主禁言一天】

季北周:【工作群内,禁止聊私人话题,禁言警告一次,再有下次,直接踢人。】

所有人:“……”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