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心慌,所谓长嫂如母

  • 春风燎火
  • 月初姣姣
  • 1930字
  • 2020-12-09 10:00:00

季成彧这话,差点没把林初盛给气死,要不是对他太了解,她真怀疑,这兄弟俩是不是故意做局,合伙坑她。

只是季成彧不擅长演戏,而且……

他没这个脑子!

厨房内的两口子忙得热火朝天,林初盛却觉得浑身都不自在,反观那个把她生活搅得一团乱的始作俑者,却悠闲自在。

“你很紧张?”季北周顺手摸了个橘子,声音低沉且愉悦。

“我没有。”

“放心,他们不知道我跟你的事。”

“……”

林初盛瞳孔微震,这话是什么意思?

好像他们之间存在什么见不得人的关系。

而且她的不安,根本不是源自那两个人,而是因为你!心里没点数嘛!

林初盛瞪着他,这眼神落在季北周眼里,就好比猫装老虎,没有任何威慑力,反而有些可爱,只是他手机忽然震动,看了眼来电显示,“抱歉,我去接个电话。”

他在笑,显然方才那话就是在故意逗她,林初盛是又急又恼,偏又拿他没辙。

——

季北周这通电话很长,具体内容不得而知,直至饭菜上桌,他才匆忙挂断。

“哥,坐吧。”赵茜拉着林初盛坐一边,季家兄弟俩便坐到了一起,“你喝酒吗?”

“开车了,不喝。”

“那就都喝点饮料。”季成彧是主人家,给各人倒了些饮料,大家就共同举杯。

“新婚快乐,早生贵子。”林初盛笑道。

“谢谢。”赵茜丝毫不害羞,毕竟她和季成彧已经在备孕了。

“哥,你接什么电话,打了这么久?”季成彧属于好奇心特别重的,尤其是知道他哥有了目标,今天在座的又都是“自家人”,便直接问了,“你该不会是在和嫂子打电话吧。”

林初盛端着饮料的杯子一顿,佯装低头喝东西。

“工作电话。”

“要走了?你这才回来几天!”

他要走?林初盛垂着头,入口的饮料,浸得心底微凉。

“什么嫂子?大哥有对象了?”赵茜好奇。

她今天把季北周叫过来,压根不是因为林初盛,也有私心,毕竟是老公的亲哥,她也想与他搞好关系,听说婚宴上他和林初盛处得还不错,便借此机会,一同邀约了。

“估计正在追,就之前聚会上认识的,联系方式都搞到手了。”季成彧咋舌。

林初盛低头猛灌饮料,我的联系方式不是你给他的?

你这二货居然还在这儿装疯卖傻?

“对了哥,如果你走了,那嫂子怎么办?你不在家,保不齐就有人趁虚而入,凿你墙头,挖你墙角。”

“是吗?”季北周端着饮料杯,眼睛眯着,不着痕迹得扫了眼对面的人,“那你说,我该怎么办?”

“你告诉我喜欢谁,我帮你盯着。”

季成彧言辞恳切,他那点心思,谁都看得出。

赵茜也一脸好奇,只有林初盛埋头,继续佯装喝饮料。

季成彧紧盯着自家大哥,季北周却偏头冲他一笑,“你帮我盯人?确定不是去骚扰她?”

“我哪儿敢呐!长嫂如母啊!”

“咳——”

猝不及防,林初盛被呛住了。

餐巾纸恰好在季北周手边,顺手抽出递给她,又看了眼弟弟,“你吓着她了。”

“我说了什么奇怪的话吗?”季成彧皱眉,“是她自己喝饮料不小心,跟我有什么关系。”

“哥,我说真的,你告诉我嫂子是谁?我帮你守着,绝不让外面那些臭男人觊觎她一分一毫……”

季北周就差说一句:

你已经帮我守着她很久了。

林初盛却因为长嫂如母几个字,再也无法直视季成彧了。

**

这顿饭吃得林初盛有些心虚,总有种背着朋友跟他哥偷.情的错觉,好似做贼一般,吃完饭,林初盛帮赵茜收拾餐桌,又陪着聊了会儿天,才准备离开。

季北周也要走,很自然的,还是他送她。

一路上都没说什么话,直至车子停至林家附近,他才开口。

“我今晚要走。”

林初盛点头,嗯了声。

“就这样?”

“一路平安。”

“……”

季北周之前觉得,递小纸条,修改错字这种行为不是林初盛做得出的,此时看来,她确实有气死人的本事。

“那我走了,今天又麻烦你了。”林初盛说着推开车门,生怕他再做出什么事,或者说了什么惹人心慌的话。

季北周也下了车,目送她着离开。

步伐紊乱,颇有些慌不择路的感觉。

他唇角一掀,倒觉得有几分可爱。

林初盛刚到家门口,好巧不巧,林建业从宾馆里走出来,“怎么慌慌张张的……”

“没什么。”林初盛心头一紧,有些慌,“爸,您出来干嘛?”

可林建业已经瞟到不远处的季北周,他看过宾馆监控,自然认得他,眼睛瞬时放光。

“这就是那个小伙子吧,我说你今天打扮得那么漂亮是出去干嘛,原来是出去约会啊。”

“不是!”林初盛登门去做客,自然要收拾一番,不曾想却让他爸误会了。

“还说不是,那为什么是他送你回来?人都快到门口了,也不请人进来坐坐,你这孩子忒不懂事了。”

“赶紧进屋吧,外面太冷了。”

林初盛推着父亲往里走,季北周倒是客气地与林建业微微鞠躬颔首,算是打了招呼。

季北周走了,可林初盛却受到了父母的盘问,觉得她谈个恋爱还偷偷摸摸,一点都不坦诚,纷纷感慨女儿长大了。

被父母紧盯的生活并未持续太久,因为第二天她就回京返校。

季北周的出现,大抵就是盛夏热风,误撞了凛冬的门……

吹得人心头发热。

却又消散得很快。

回归各自生活,好似一切都已毫无交集。

林初盛回到学校,却接到了通知,说她报名随教授去滇城调研的申请被选上了,十二月上旬就出发。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