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序曲 永恒的誓言
  • 破浪者传奇
  • 深水M
  • 2489字
  • 2022-04-11 20:20:34

文明初曦,那是伟大时代的黎明,人类的种群在生存和灭亡间不断作出不同的抉择。古代的行星地球,百亿年的时光转瞬即逝,层层浓雾悄然散去,电闪雷鸣的厚重云层化为蒙蒙细雨散落在冈瓦纳大陆和劳亚古陆荒芜的丘陵上,绿意逐渐蔓延到深处,大陆连结又断裂,生命之树在裂缝中重生。

燃烧的万物微尘在炽热的太阳下旋转,无数眼睛在这束光芒下缓缓张开,那是细菌的眼睛,三叶虫的眼睛,甲胄鱼的眼睛,蜻蜓的眼睛,恐龙的眼睛,猛犸的眼睛——直到最后,那变成了几千亿人类的眼睛。

起初只有漆黑的无尽空虚,如此黑暗,如此冰冷,以至于在无数个永恒之中,那道燃烧着的光辉亦显得如此微弱。但那道光生长壮大,而虚无亦开始战栗发抖。最后那黑暗尖叫起来,是因为痛苦亦是因为解脱。

人类中的先驱登上高峰,仰望璀璨的星空,看着流星划破黎明,他的眼中看到了许许多多的未知,那正是时代的伊始和堕落。惊叫与悲鸣时常从山坡较低处的洞穴传来,他的同胞们取得火种,造出工具,辛勤劳作却有时葬身虎口。

瞬息万变,一道灿烂胜过所有星辰的炫目光点,缓缓地升越天幕,上到天穹的最高点,又慢慢跌入东方的群山,先驱们在树林里疯狂奔跑,似乎早已忘记了被野兽追逐时的恐惧,那是比后代多出的探索欲望。

清澈透明的溪水那般,泥潭中的晶石散出波状的淡蓝光芒,在先驱的理性思考者眼中,那是照明黑暗的希望之光,光柱和阴影笼罩着他们,时间在他们身边缓慢地折叠,使他们意识到时光的宏伟本质。

先驱们本以为是幻觉,却发现近乎无限的轮回在他们身上冲刷激荡,周围的一切化为虚无的尘埃,先驱们则化为永恒。在时光里穿流,他们见证了更加伟大的人类文明,见证了特洛伊战争的传奇,见证了君士坦丁堡的覆灭,见证了文艺复兴和民主革命,见证了那个叫加加林的人真正进入太空的瞬间,同样见证了人类文明的终结。

他们明白了许多简单的且不易改变的事实,懂得了更加伟大的宇宙真理,直到最终,先驱们的领导者决定带着族人到达传说中蛮荒的天堂,那里便是他们真正所追寻的未来——但这同样带来了灾难。先驱后代中作为玛雅的预言者,编写下神秘的末日卷轴,以启示未来所面对的种种。时间的车轮开始继续前行,剧变的前兆在人类世界中不断发生。众神在幽冥的月光下默默祈祷,苍穹渺远寥廓并染上了残月的血色,伟大的神灵矗立奥林匹斯之巅,眼中散放群星,他们似乎都看到了众生末日的终结。

这晚在人类纪年中被记录为玛雅末日,几乎所有人类都死死地盯住了钟表,脑子中布满了恐怖的景象——如果那一切都真的如预言中那样发生,滔天浩劫会在地球降临,全人类以及所有地球生命都将难逃一死。“十!九!八!七!六!五!四!三!二!一!”人们站在街头齐声倒数着。

俄罗斯科学家提出,末日这天太阳系中八大行星连同太阳连成一条直线,太阳发生前所未有的氦闪坍缩,冲击波形成宇宙射线后将会波及所有行星,这其中包括地球。

宇宙每五个千禧年却会循环交替一次,太阳系内八个行星都可以相互融汇,重力,光甚至物质都可能叠加。据分析,末日会使得地球面临滔天浩劫,各行星引力叠加导致“撕裂”现象的产生,在一段时间内,地球将不再拥有四季,再次进入铺天盖地的冰川期,手无足策的人类会在一瞬间全部冻成冰柱并被空气阻力击碎化为灰烬。

接着,地球所受到的潮汐力超过洛希极限,这时地球的表面会突然裂开一条直通地核的深渊,地核在“撕裂”中分解成碎块,整个地球四分五裂,碎块在强烈的摩擦中如同升华那样变成碎屑和尘灰,最终流向奄奄一息的太阳,那条悠长的轨迹将是整个太阳系的死亡长河。

千百年来的人类无不为之担忧,邻近现代以后更是如此,他们设计出庞大的重力测定仪来稳定汇聚的中心点,试图保证其他行星排成的纵列与地球擦肩而过。

然而什么都没有在这时发生,机械仍转,万物仍息,狗仍然在院中吠叫着,大楼侧面的霓虹灯也依旧闪烁着。这一切就像是一场梦,更像是一场骗局,后来却再也无人问津。这场噩梦来临之际,又有谁没能从梦境中苏醒。

那个穿着皮夹克的中年男人,站在金茂大厦的云中步道上,未系绳索却仍旧直挺,海风吹起他蓬乱的头发,他环顾四周,看着无比寂静的夜空,宽敞的步行街上空无一人,东方明珠高处梅红色绚丽的灯光映照在静谧的黄浦江岸边,陆家嘴贸易区和往常有些许不同。这夜里的上海城,却似乎被乌云所笼罩着。空中现出难得的极光,那是诸神的裙摆,此刻似乎全世界的神都在天空中矗立,俯瞰这座城市。

“这场仗打得真不容易,先前艾萨克叛乱的时候都没有这次规模大。”另一个男人默默地走到他的身边,他有着浓密的金发和山羊胡须,穿着中世纪风格的镀银骑士盔甲。

“难道你想找艾萨克回来帮忙吗?莱昂纳多,据我所知,我们这次的敌人来自另一个宇宙。”

“哦不不不,你理解错了我的意思。听着,从目前的形势上看,兄弟会基本上将敌人阻挡住了,身为领导者,说实话我的学识让我还无法明确自己到底在做什么,我不懂你们的量子力学,但我只知道,自己是在拯救未来人的未来。”

“莱昂纳多,你要学习的内容还有很多。这场战斗的双方都认为自己可以选择自己的未来,而对方则认为他们不能。自由是宿命的反义词,此乃真理对吧?时间并非一条直线,没有所谓伟业与功绩,没事所谓最终命运,这不正是破浪者的信条吗?”

“你的废话真是越来越多,但不可否认。从平息艾萨克叛乱那时起,我就产生了一个构想,我们是否可以前往未来组建一支新破浪者队伍,或许这样兄弟会对抗侵略者就更加如鱼得水了。”

“嗯,有些事情可能早就可以预见到,等这场仗打完了,我就开始着手准备吧。莱昂纳多,一切的终结还早着呢,兄弟们还等着我们支援。”男子望着头顶上的乌云密布和电闪雷鸣,他从包里拿出那散发着蓝色光芒的晶石碎块。

“把你的石头抓紧了。”莱昂纳多从腰间拔出圣剑,启动了装备在后背的仿生机械双翼,他纵身跃下云中步道,像蝙蝠那样扇动翅膀滑翔,又仿佛是扑火寻光的飞蛾。

以上的对话是破浪兄弟会其他成员在通讯器中听到并记录下来的。这群时空的守护者始终坚持着他们的信仰——他们信仰诞生,是世间万物的起源,是生命轮回缺失的一环,是那永恒的誓言;他们信仰进化,是支配命运的穹顶,是明日传奇的不朽;他们信仰末日,则是世间万物的终结,是生命轮回的终点,亦是那永恒的誓言。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