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天界

周典是一名新上任的小仙,这是他第一次来到神庭,传说中天界的中心,神族的圣地。

他悄悄地抬起眼睛,环顾四周,十来根巨大的盘龙金柱好像望不到尽头,脚下的地砖流光溢彩,好像有法则运转,偌大的神庭,此时已经站满了神祇,所有人都敛着眸子,他们都在等同一个人。

“天帝陛下到!”高昂地声音响彻整个神庭,周典连忙低下了头,可又忍不住想瞧上一眼三界最高的统治者是个什么模样。

白金色的帝袍垂至地面,袖口祥云滚边,前襟缀着金色流苏,衣上绣世间百兽,腰环白玉束带,雕着风雨雷电,头上的十二冕旒微微晃动,气势滔天,他便是三界之主,天帝江渊。

“臣等参见陛下,神族永昌,天火永存!”

那些往日里高高在上的神君们纷纷像他们的信仰屈膝,献上忠诚。

“免礼。”不同于周典想象的威严,反而透露着些许温柔。

江渊挂着浅浅的笑,扫过座下诸神,那小子果然没来。不是说昨天就从魔界回来了?怎么今儿朝会没来?他微微侧身,压着声音问身边的仙侍:“太子殿下呢?”

仙侍也是一脸迷茫:“这个,这个……臣也不知……”

江渊扶额,这个独子也真是不让他省心。只得把询问的目光投向了下首一锦服神君,那是他的养子,天界的大殿下江隶川,他们兄弟感情一直不错,应该知道江景泽去了哪里。

然后他就见江隶川无奈摇头,得,大殿下也不知道自己的弟弟在哪儿。

众神也发现了当下的尴尬,这次朝会,本是为了迎接太子殿下江景泽从魔界凯旋的。

江渊正打算找个人去江景泽的乾元宫看看,神庭门口就突然传来了一阵骚动,众人回首看去,一道欣长的身影缓缓迈进大殿。

那是怎样一个人啊。

他穿着太子冕服,是和天帝陛下相近的白金色,银色的发冠束起半扎的马尾,冠心的宝石熠熠生辉,却也比不过他眼眸的吸引,凑的近了还能见着里头偶尔流转的金光,那是天道的恩赐,亦是身份的象征。

“儿臣参见父皇,神族永昌,天火不灭。”江景泽撩起衣袍,半跪在地。

“免礼,上来吧。”江渊朝儿子招了招手,江景泽也不拘束,三两步走上了神阶,站在了他父亲的身边。江渊沉眸:“怎么来这么晚?”

江景泽尴尬地摸了摸鼻尖:“早上睡过头了……”

江渊眼角微抽,神族里能像自己儿子那么懒的也是少见。

与此同时,妖界狐族,族长卫尘坐在空无一人的寝宫里,透过半开的天窗,她能见到外面星辰灿烂,月光皎洁,这是个温暖的夜晚,在妖界,也是个难得的好天气。可她却好像身处冰窖,手脚冰冷得好像不是她自己的了,就连身后那条毛茸茸的大尾巴也不能带给她一丝暖意。

在这样的一片黑暗里,突然响起了一阵敲门声,卫尘疲倦地抬了抬眸子,起身准备去开门。可在听到屋外人的声音时,她又顿住了脚步。

“尘儿?”是许诚的声音,“尘儿?你睡了吗?”

一片寂静,卫尘坐回原地,只觉得心累,提不起一点力气回答屋外男人的话。

良久,敲门声褪去,连着脚步声也渐渐远去,卫尘就这么坐着,直至一切都重归平静,她才起身去开了门,屋外自然没有人了,入眼的,只有连绵整个妖殿的红色。

明天,就是许诚和自己的胞妹卫末成亲的日子。

狐族最有天赋的女儿嫁新晋的青玄仙君,当真是良配。

那她呢?响起第一次见许诚的时候,少年笑弯了眉眼,也不在意狐族人对她的那些偏见,亲昵地拉着自己的衣角喊师姐,温温柔柔的,好像凛冽冬日里的那一抹暖阳。

也许真的是孤单太久了,她轻易地放下心防,让许诚走近了她的世界,也轻易地相信了许诚对她许下的那些海誓山盟,在那段被族人排挤的日子里,卫尘把自己的一颗真心都剖给了许诚,可最后等来的,却是抛弃。

“师姐,对不起,我,我要跟卫末师妹成亲了……”

还偏偏是她的胞妹,年少的师弟将她的真心踩进泥沼,弃如草芥。

她还记得当时自己沉默半晌,最后只问了一句为什么。为什么呢?为什么要说喜欢她呢?为什么要说了喜欢她,又去爱了别人呢?

“师尊说,她能帮我成为神君……而且,卫末师妹怀了我的孩子……”

是了,仙途漫漫,封神者却了无,而她的师尊林千久有的是办法让他成神。林千久喜欢卫末,更是将卫末当做亲生女儿培养,娶了卫末,林千久一定会帮他的吧。

相比之下,一母同胞的自己却生来残疾,又哪里来的资格去争,就连这个族长的位子,也不过是师尊需要一具傀儡罢了。

现在想来,当初的年年岁岁,甜言蜜语,如今都只是讽刺。

“主上?”侍从卫青青的声音把卫尘从回忆的旋涡中拉了出来,她微微侧身,才发现寝宫门口那株蓝尾羽竟然开了,那还是许诚在她门前种下的。

“几时了?”卫尘拢了拢衣衫,这夜里的风也愈发地凉了。

“已经卯时了,主上该换礼服了,今日……”卫青青没再往下说。

卫尘看向远处,果然天边已经升起了鱼肚白,她垂下眸子,转身往屋里走:“更衣吧。”可走到门口,她又忽然停了下来:“另外,把门口那株蓝尾羽拔了吧,我不喜欢。”

卫青青扫了眼盛开的蓝尾羽,微微一愣,随即反应过来:“是。”

巳时,许诚和卫末的成亲礼正式开始,作为女方母族,又是狐族族长的卫尘身着繁复的黑红色礼服,金色的发冠衬得她本就白皙的屁股,更加苍白。她神色平静地坐在高台之上,没有言语,没有情绪,只是个听话的傀儡。坐在她上头的紫衣女子,就是她的师尊林千久,她才是狐族真正的掌权者。

“师尊。”卫尘朝林千久俯下身,看不出脸上的神情。

林千久淡淡地扫了她一眼:“今日是末儿的好日子,至于你跟许诚的事,你自己好自为之,莫让我知道你……”接下来的话就有些不堪了。卫青青听了都一脸忿色。而卫尘确实什么反应也没有。毕竟被林千久斥责这么多年了,也早就该习惯了。比起天赋上乘的妹妹,即使她勤学苦练,也得不到半句夸奖。

“弟子明白。”无论如何,当初救了他们姐妹两性命的,是林千久。

仪式过程繁琐,从迎亲到拜堂,日头已然高挂,到正午了。

卫尘垂眸就能看下台上穿着新郎服的许诚,他高戴红冠,身着红衣,笑的很是开心。站在他对面的卫末,盖着红盖头,看不见样子,但想来也是漂亮的。

“一拜天地!”

“二拜高堂!”

“夫妻对拜!”

“礼成!”

卫尘合上眼睛,之前所有的种种便真的到此为止了。

拜过天地,来往敬酒,卫尘一直坐在族长的位置上,一语不发。

“尘儿……”许诚不知何时走到了她的面前。

卫尘抬眸,记忆力温文尔雅的师弟和眼前红衣华冠的神君重合,她淡淡地说道:“你该叫我师姐。已经成亲了,礼数莫要废了。”

许诚怔住,他已经很久不曾叫过卫尘师姐了。正想说什么,一个方盒子被递进了他的手中,他不解地看向卫尘。后者如初见时那般清冷:

“恭贺师弟新婚之喜,舍妹年幼,常常顽皮,师弟还要多担待些。”

只有一句恭贺,冷漠且疏离,边上的林千久满意地点了点头。

“早些去陪末儿吧,她还在等你。”卫尘起身,徒留下许诚盯着手里的锦盒发呆。他伸手打开,里面是一对刻着比翼鸟的镯子,正是百年前,许诚送她的那一对。

神界,江景泽无所事事地躺在乾元宫里发呆:“好想下界去玩啊……”

“别想了,神界长年封闭,没有陛下的通天令,你如何往来?”床下突然冒出一颗黑色的大脑袋,看样子,是一条蛟龙。他是江景泽的灵兽,名为阿南,生于忘川。

江景泽在床上打了个滚:“可是父皇不肯给我通天令……”

阿南倒是没有江景泽那么强的执念,他又趴回地上:“那就在神界呆着呗。”

江景泽没再说话了,估计心里正盘算着怎么下界去呢。

就在这时候,外头来报,说大殿下江隶川来了。江景泽连忙拉好散乱的衣襟,翻身下床。

“皇兄!”江景泽冲到门口欢迎自己的哥哥。

江隶川无奈笑道:“你干嘛呢这是?”

江景泽靠着门框:“太无聊了啊!”前一百年,他一直在魔界征战,日子过的是满满当当,津津有味,如今凯旋,是真的找不到什么事做。

江隶川眯眼笑道:“你掌神族重兵,我看陵水神君日日往你殿里送章则,怎么会无聊?”

江景泽讪笑着摸了摸鼻尖:“我这不是……让下边的人多多学习嘛。”

“你这哪是无聊,你根本就是不知道该玩些什么。”江隶川拿着手里的文书拍了江景泽的脑门一下,“正好,我给你找点事情做。”

江景泽捂了下头,意识到不妙,没等江隶川说是什么事儿呢,就拒绝道:“不要。”

江隶川冷笑:“这可由不得你,父皇亲自下的命令,让你做。”

江景泽立马苦着一张脸:“什么事儿啊?”

“再过百年,就要举办通天宴了。”江隶川将文书递到江景泽面前,“三界百族都会来。到时候人员混杂,能来的个个都是心高气傲的,让普通的神君来倒是不太好办。所以父皇命你,天界的太子殿下,主持接待事宜。”

江景泽皱眉:“我可以说不要吗?”

江隶川笑眯眯:“不行。”

江景泽长叹,这种接待的事情,最麻烦了啊,令人生气。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