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项链
  • 无妄之路
  • 书俊
  • 3082字
  • 2020-11-28 14:07:36

杨涟继冷笑一声,懒得解释。

小胡子指着他的鼻子,撂下狠话。

“知道这是什么虫子嘛?把你扔在这,一天就会被啃的只剩下骨头了。”

说完走到驾驶位,从兜里拿出一瓶喷雾,对着光头从上到下,仔仔细细的喷了一遍,那些虫子一下子就散了,转而爬向杨涟继。

光头暴露在外的皮肤全是小红点,并开始渗出血来,小胡子不停摇晃着光头,见没反应,从后座找了一件大衣,把光头包裹住,这也是为了避免血腥味引来更多的虫子,但不是长久之计,他废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光头弄出来,气喘吁吁的背起光头朝停在路边的车子走去。

那些虫子开始爬向杨涟继,就在杨涟继觉得自己死定了的时候,虫子突然分散开来,绕过了杨涟继,向四面八方爬去,车顶,车玻璃,到处都是。

杨涟继还没搞明白是怎么回事,就见一个人影走了过来,打开车门,对着车里一顿乱喷。

这种喷雾可以驱散虫子,有些刺鼻,眯着眼睛疼得要命,杨涟继眼泪控制不住的往外淌。

一双手解开了缠着自己的安全带,并且狠狠的把自己从车里给拽了下来。

杨涟继摔在地上,七荤八素,只能任凭那人处置。

当过兵的男人蹲下身低沉着声音说道。

“这些虫子为什么会避开你?”

杨涟继摇头,嘴里嘀咕着我不知道。

紧接着肚子就挨了一脚,疼得动不了。

男人继续问。

“是不是你搞的鬼?顾司零在哪?”

他的问题杨涟继是无法回答的,勉强摇了摇头,表情痛苦,说不出话来。

男人十分愤怒,抬头看了看远处,小胡子已经把光头男送进车里,朝他招了招手,意思是让他快点。

男人用手电照向杨涟继的眼睛,杨涟继连忙扭转过脑袋。

男人一把抓住他的头发,笑了笑,从后腰抽出一把匕首,刀刃抵住杨涟继的咽喉说了句。

“闭上眼,很快的。”

杨涟继感觉到了冰冷的气息传遍全身,心想就这么被割喉,总比被一直折磨要好,那就来吧。

心一横,死就死,反正这次自驾游的原因也是对生活失望透顶,既然最终的归宿是这样,那自己也没什么好说的了。

他闭上眼睛,静静的等待着。

迎接他的却是两声枪响,从远处传来,也就是小胡子男的方向。

杨涟继睁开眼睛,盯着远处的车辆。

车灯明晃晃的打在地面上,气氛陷入死寂。

当过兵的男人突然拉起杨涟继,一边后退,一边用他的身体当挡箭牌。

一直退到乱石堆后边,男人才松手,不停的大口喘气。

“光子!光子!到底怎么回事?说话啊!”

男人用对讲机呼叫小胡子。

半天没有反应。

男人没有放弃,又试着叫了几次,从对讲机里传来一个冰冷的,女人声音。

“要我送你去找他们两个吗?”

杨涟继认出这个声音的主人,正是顾司零,她在这!她没走!

男人关了手电,四周一片黑暗,除了风声,再也没有任何异响。

杨涟继稍微挪动了下身体,让自己更舒服的躺着。

好半天,什么都没有发生,这暴风雨前的寂静太过漫长,让等待的人身心疲惫,精神无法一直保持高度紧张,导致任何的松懈都可能发生致命的结果。

顾司零是个有耐心的人,她在等待对方的松懈,就像一只野兽,隐藏许久,就等最后致命一击。

她知道对方躲在了乱石堆后面,而且手里还有一个对自己还有用的人,看了眼被自己开枪打死的小胡子和光头男,子弹命中头部,一声没吭,倒在地上,双目圆睁。

寒冷的夜晚,风像刀子一样割在人身上,脸上,手上,顾司零带起兜帽,脸上蒙着厚厚的围巾,只露出一双眼睛来,一直盯着那乱石堆。

这时候,对讲机响了,对方用焦急的声音询问这边什么情况。

顾司零看着那个对讲机,伸手拿了过来。

“光子!到底怎么回事?说话啊!”

这人倒是挺聪明的,没有第一时间往这边赶,而是选择了避重就轻,不然她有把握只要男人亲自跑来查看情况,可以一枪毙命。

手里握着的手枪轻轻敲击着车门,声音微乎其微,她按下对讲机。

“我送你去找他们两个吧。”

说完坐上了车,准备启动。

对讲机又响了。

“顾司零,你的人在我手上,最好乖乖走到我面前,别耍花样。”

顾司零心觉好笑。

“要杀要剐随便你。”

说完把对讲机扔出窗外。

男人气得龇牙咧嘴,看见地上的杨涟继,为了解气,踹了几脚。

四处看了看,觉得呆在这不是什么办法,身后是山脉,对方是知道我自己的位置,她手里有枪,没有第一时间摸过来肯定是顾及自己的同伴。

男人已经把杨涟继默认为了顾司零的同伙,看了眼地上一动不动的杨涟继,笑了笑,感觉自己手上还是有底牌的。

那么,只要自己够快,是可以一路逃跑的,这么黑,不可能一枪就命中。

思索了片刻,男人突然用刀顶住了杨涟继的腹部。

他大声喊道。

“你朋友现在失血过多,还是想想怎么救他吧。”

说完一刀就捅了进去。

杨涟继痛呼一声,伸手去摸自己的肚子,全是血。

男人早就撒腿跑了,朝着某个方向,借着月光,一路狂奔,期间跌跌撞撞,摔了好几次,他是真的怕了。

他没有想过要去偷袭反抗什么的,脑海中只有一个想法,赶紧跑,去山脉中的隐藏据点,找人来帮忙。

跑了大概十多分钟,他突然听到有人在喊他。

“喂!”

他心里一惊,看到了左侧有块巨石,想要躲过去。

啪!一枪命中。

男人眼睛盯着那块巨石,扑倒在地,鲜血从他后脑勺的弹孔中流出,伤口处冒着丝丝白烟。

身后的顾司零走过去,确认了男人当场死亡,检查了他身上的物件,没有什么发现后,起身往回走去。

和顾司零预想的一样,男人有多种选择,但最后还是选了逃跑这一种方式,而且路线也和自己想的差不多。

原先她认为男人可能会利用杨涟继,和自己谈条件,她不在乎杨涟继的生死,所以这一条路不通,也有可能男人会冒险抢夺路边的越野车,所以她拔了钥匙,并在车门把手上贴了利刺,这种刺肉眼很难发现,但是很容易就能刺进肉里,并且不会感到疼痛,血留得很慢,等他坐上车,才会有所发觉。

然后顾司零又将自己的一个钱包扔进车里。

钱包里没有钱,但是有很多的小虫子。

只要一闻到姜家人的鲜血,就会潮水一样追寻而去。

另一辆车也如法炮制,只是她最后扔进车里的是一副眼睛。

这些虫子是她在野人谷收集的,用姜家人的血吸引成堆,然后收集,耐心的装进各种物品里面,什么钱包,钥匙,手表,都可能跑出一堆虫子来。

因为这些虫子太小了,沙粒那么大,所以一些小物件也是能装进很多的。

做完这些,她开始摸黑藏在了暗处。

她不怕把男人追丢了,因为她足够自信。

男人捅了杨涟继一刀,然后转身就跑。

顾司零只是看了一眼杨涟继,然后追了上去。

这个饵大概率是用不了了。

顾司零心想。

杨涟继虚弱的躺在地上,因为失血过多,他已经有昏迷的迹象,勉强扭头四处张望,太黑了,什么也看不见,只有远处的车灯很突兀的亮着。

刀还插在腹部,血顺着伤口流出。

夜晚温度非常低,要是再这样下去,他会被冻死的。

他从衣兜里拿出一块手帕,捂住了自己的腹部,

他想起一件事,自己背包里有止血带和一些消毒药物。

车子就在旁边,距离十多米,车头狠狠批进乱石堆,现在看来,之前的那一撞不轻,他试着想要站起来。

不行,无力感,疼痛感压得他直不起身子,那就爬过去。

就这样慢慢的,一点一点的挪过去,就这么短短的距离,此刻是那么的遥远,拼尽全力,还得小心翼翼,不然撕扯到伤口更加麻烦。

远远的,杨涟继看见一个臃肿的身影朝自己走过来,他的心咯噔一下,放弃了挣扎,躺在地上不动了。

顾司零走到他面前,之所以给人第一感觉十分臃肿,是因为她的穿着,大衣包裹住全身,背着背包,头脸也都是藏在兜帽里。

她看见杨涟继时笑了笑,心说这人命大,既然没死,饵还可以再用一次。

她蹲下身,查看了杨涟继的伤势,这一刀是捅在腹部右侧,也不知道伤没伤到内脏,放下背包,先帮杨涟继清洗伤口,再止血,最后简单的包扎了一下,然后鼻子凑到杨涟继的身上闻了闻。

味道还在。

那股能吸引姜家人的味道。

光头三人之所以能在半道上截住杨涟继,有两个原因,路就这么一条,直来直去,守着是不会错的,二是杨涟继车上的一样东西。

她站起身,走到那辆报废了的越野车前,打开车门钻了进去,从后座的缝隙之中翻出一条项链,半圆,青铜制造,一看就知道历史悠久。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