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虫子
  • 无妄之路
  • 书俊
  • 3216字
  • 2020-11-28 14:07:35

杨涟继看着黑洞洞的枪口,无奈下车。

光头一直用枪指着他,见他下来,一把将杨涟继按在车门上。

杨涟继整张脸都贴在冰冷的铁皮上,夜晚的风吹得人直哆嗦,他今天是第二次被人这样按住摩擦。

光头开口就问了一个问题。

“你认识顾司零?”

杨涟继连连点头。

“认识,认识。”

光头揪着他的后脖领,狠狠的往地上摔去。

杨涟继倒地的瞬间护住脑袋,地面碎石头很多,整个人被硌的生疼。

光头蹲下身,枪口顶着他的太阳穴问。

“你和她什么关系?”

杨涟继不敢迟疑,更不敢隐瞒。

“没关系,我们刚认识,半路上她搭了我的车。”

说完眼角余光看见那个小胡子男钻进自己的越野车开始到处乱翻。

杨涟继继续解释。

“真的,我没说谎,她一上我的车就睡觉,话都没说过几句。”

光头嘿嘿的笑着。

“你为什么会一个人跑来这?”

“来旅游的,网上说这地方又很多诡异传说,还有一些古迹,我想来看看。”

光头对这个答案不满意。

“呸!旅游?谁会来这找罪受,说,你到底是干嘛的?”

杨涟继哭丧着脸说。

“我,我说的是实话,不相信,我,我也没办法。”

他说话的声音开始发抖。

光头居高临下的看着他。

“顾司零这么谨慎的一个人,怎么会搭你的车?她做事从来不会牵扯进任何人。”

杨涟继无言以对,想了半天还是那句话。

“我没撒谎,不相信也没办法。”

光头还想说什么,那个小胡子突然从车里跳下来,手里拿着那部数码相机,姜落云遗留在车里的相机。

他朝光头喊了一句。

“落云的相机,这家伙肯定和他们的失踪有关。”

杨涟继叫苦不迭,心中暗下决心,如果还有命,下次一定不会再贪图便宜了。

这时候,一直没出现的第三个人远远的朝这边喊了一句。

“把那小子带上,也许用得着。”

声音苍老,冷得像是兜头一盆冰水。

那人是坐在,堵着杨涟继退路的那辆面包车上的,杨涟继猜想是那个他觉得当过兵的男人。

小胡子对着光头点了点下巴,然后走回自己的那辆车。

光头则蹲下身,嘿嘿一笑。

“你和顾司零关系肯定不一般,带上你,她会来找我们的。”

杨涟继知道自己说再多也没用,寻思着他们会不会先把自己打晕,再一路带到他们的某个秘密据点。

话说这些人到底是干什么的?自己不会真的就交待在这了吧。

大晚上的,温度很低,加上自身的恐慌,杨涟继整个人都开始颤抖起来。

光头哈出一口白气,瞄着杨涟继的后脖颈就是一手刀。

杨涟继最后的想法是,自己这一次,会不会就再也醒不来了。

然后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光头男拖拽着他的腿,一路颠簸,杨涟继的脸都被石子划出好几道血痕,最后来到越野车前。

来到副驾驶,光头打开车门,他的力气极大,提起杨涟继,像扔背包一样,就把杨涟继给扔上副驾驶,绑了手脚,用安全缠了好几圈固定住身子,最后低声骂了句好冷,关了车门,回到驾驶位。

三辆车,一直往古里坡的方向前行,不过他们的目的地不是古力坡,而是地葬坑,准确的说,是地葬坑的那片山脉。

光头男嘴里叼着根烟,眼睛时不时的看向旁边死人一样的杨涟继,在一次余光不经意的掠过时,他被杨涟继衣兜里的东西给吸引了目光。

是块黑色的手表,半截掉在衣兜外边,光头男伸手一把拿了过来。

凑到眼前看了看,这好像是顾司零的手表,他见过,几个月前,还是同伴的顾司令,一副人畜无害的模样出现在他们所有人面前时,没有人会相信,这个女孩会隐藏得这么深,一直到现在,已经干掉了姜家盘踞在次地的大部分人员。

古里坡的人已经撤走了,变成一座空城,白天的时候,姜落云通知了所有人,顾司零很可能在野人谷,自此就再也联系不上,大概率是被顾司零干掉了,也有可能还在野人谷,但是他们只能放弃姜落云,因为还有更重要的事情等着他们。

那片山脉中,有他们的一个隐藏据点,那里,还有很多的资料录像,研究报告,活体实验,必须销毁。

现在是高科技时代,资料什么的,一部手机,一个U盘就够了,至于那些带不走的,只能就地摧毁。

这个地方将不再属于他们都据点,因为顾司零知道这地方,就意味着她不可能什么准备都不做就孤身一人闯入虎穴,她可能有同伴,或者留了信息給别人,古里坡隐藏的秘密握在她手里,她一定早就告诉了警方,或者其他家族,必须尽快撤离。

要想完全的摧毁据点里的所有东西,最有效的办法就只剩下地葬坑来,像倒垃圾一样往里一倒,因为地葬坑深不可测,环境恶劣,有沼泽,有地下河,还有各种虫洞,没人敢冒险下去,也没人去到过底部,刚才的那些也都是听说。

至于守护地葬坑的那些当兵的,都是姜家人,自称当兵的而已,其实就是姜家的普通成员。

光头摩挲着手表表盘,突然想起一件事来。

当时顾司零还没有暴露,假装朋友,和光头说过一件事。

这块手表是有暗层的,在表的边缘,有个触摸按钮,顾司零也没说这暗层有什么用,想来就是藏东西的。

之后他经历了很多事,对顾司零这个人有了全新的看法。

冷静,无情,有耐心。

这样一个人为什么会在当时告诉自己这件事呢?

本着不是自己的东西就不要乱碰的原则,他想把手表扔到后座。

这时,他感觉到了一丝及其细微的疼痛。

低头一看,自己的大拇指出现了一条很细的血口,而鲜血正慢慢的渗透出来。

光头男心里没来由的一阵烦躁,手一松,手表掉落在脚边。

血开始不停往外流,光头男发现这伤口很深,自己刚才在摩挲手表的时候,是感觉到了边缘有些锋利,但不至于划出这么深的伤口。

血一滴滴,止不住的流淌着。

光头男骂了一句,连忙停车,准备处理伤口。

姜家人的血是会吸引虫子的,不能不当回事。

他开的这辆车一停,前后的车子也停了下来,身边的对讲机响了。

那个小胡子男人用对讲机询问。

“光头,怎么回事?”

光头男匆匆用卫生纸包住大拇指,拿起对讲机回复。

“不小心破了点皮。”

“如果不多就赶紧处理一下继续上路。”

小胡子有些不耐烦。

他们的血有股奇特的味道,正是如此才会吸引虫子,不过快速处理,味道消散得快,也就没事了,毕竟一大堆虫子冲你而来,想想都浑身不舒服。

光头男低声骂娘,又缠了好几圈卫生纸,才启动车子。

他听到脚底下有窸窸窣窣的声音。

低头看去。

那块手表的表面已经破裂,好几个黑点正从边缘裂开的缝隙中爬出。

他看见是什么划破自己的手指了,在边缘的地方,不知何时多了层薄薄的,类似刀片的东西,应该是一直藏在表盘底下,自己刚才摩挲手表时,不小心按到了什么,刀片弹了出来。

不仅如此,刀片一弹出来,手表就开始破裂,似乎是连锁反应,里面的那些黑点就会顺着裂缝爬出来。

光头面如死灰,因为他看见手表上,有自己的血。

那些黑点是一个个的小虫子。

这是他的第一反应,抬脚就去踩那块手表,哪知这一踩,手表整个碎裂,无数的黑点泉水一样涌了出来。

光头男大惊失色,只能下意识的不停用脚去踩,可是车底不平,一脚下去,也踩不踏实,那些虫子毫不犹豫的从他脚底下钻出,继续爬向整个车间。

光头男慌了神,徒劳的踩踏着,手上乱了方寸,方向盘急打,车头猛地转弯,冲出了道路,一头栽到旁边的乱石堆中。

还好光头反应快,临门一脚油门,冲击小了很多,但也算得上是惨烈,光头系着安全套,没受多大的伤,车头整个的瘪了下去,触目惊心。

一旁的杨涟继本是昏迷着的,这一撞,惊醒过来,第一感觉就是自己要被撕裂开,因为身上乱七八糟缠着安全带,要不是光头男的及时一脚油门,他的内脏就会因为惯性而破裂。

头晕乎乎的,浑身都在痛,耳边只有嗡嗡的声响,艰难的挣扎了几下,发现一动就疼,他被困在了车里,毫无办法,只能祈求别人的救援

测过头看向旁边。

光头男整个人都趴在方向盘闪光,再看前方,才发现他们这是撞在了乱石堆上,左顾右盼,有几道光束正朝这边奔来,隐约能听到他们之间的对话。

杨涟继认出他们来,是小胡子男他们。

杨涟继开始慌了,手脚都被捆住,想要挣脱安全带的束缚是不可能的,转头去看光头男,发现他的身上有很多的小黑点,附在衣服上,正寻着任何的缝隙钻了进去,很快就爬满了他的脸庞。

原本车内是没有灯光的,只是刚好惨白的月光照亮进来,

杨涟继只觉得头皮发麻,有些黑点已经爬向了自己,眼看就要钻到自己的身上,一只手突然伸了过来,手里好像握着个打火机,咔嚓一声,火苗窜出,将那些靠近的虫子逼退。

杨涟继回头一看。

是那个小胡子,他冷冷的看着昏迷不醒的光头男,眯着眼睛,说了一句。

“你干的?”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