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奇怪的老板
  • 无妄之路
  • 书俊
  • 3224字
  • 2020-11-28 14:07:35

他突然想到了什么,立刻关掉手电,躲在车后面,绷紧着神经,仔细的去听周围的声音。

现在就走!离开这!

杨涟继不停的劝说着自己。

没错,回去找人帮忙。

想着他猫着腰钻进了驾驶室。

还没关上车门,就听到了一阵奇怪的声音。

窸窸窣窣,好像是脚步声但是太乱了,毫无章法,杨涟继循着声音看去。

在还未完全漆黑的世界里,有一个黑点,慢悠悠的朝自己走来,杨涟继死死盯着那个轮廓,他没有开手电,距离太远,手电无法照到,自己又不敢下车,就只能这样耗着。

黑点越来越大,隐约能听到来人的喘息声。

杨涟继耐心等待着,目测距离够了,先是发动车子,情况不对可以立刻逃跑,然后摁亮手电。

旅馆老板摇晃着身子往这边走来,他的身上似乎染了血迹,杨涟继心里一沉,跳下车,快步跑了过去。

“发生什么事了?其他人呢?”

杨涟继扶住旅馆老板,就见他脸色煞白,嘴巴不停的哆嗦着,双眼充满恐惧。

他突然爆发出一股力量,将杨涟继的衣领狠狠揪住。

“跑!跑!”

杨涟继被吓了一跳,赶紧去掰他的手,哪知扳了半天没用,旅馆老板嘴里还在念叨着跑,快跑。

杨涟继看见他的腹部全是血,以为他受伤了,扶着他就往车里走去。

这时候,他闻到了一股淡淡的,好像消毒水的味道。

这味道之前就闻过,杨涟继记得,是顾司零给的那几百块,上面的就是这种味道。

他开始寻找味道的来源,最终在旅馆老板紧紧攥着的手里发现了露出来的一块白布。

俩人回到车上,杨涟继把他平放在后座,开始询问他情况。

“老板,你受伤了?到底怎么回事?快告诉我。”

旅馆老板摇头。

“没有,我没有受伤,杀人了,杀人了,快点跑。”

杨涟继掀开染血的衣服,下面的确没有伤口,血是从别处染到的。

他的一颗心开始打鼓。

“那这是谁的血?”

杨涟继问。

旅馆老板一个劲的摇头。

“太黑了,看不清,看不清,太乱了。”

杨涟继握住老板的手腕问他。

“那你知道什么?”

“遇到一个女人,就是你要找的那个朋友,她,她死了,被野人扭断脖子,我们被追杀,只有我逃了出来,快点回去,回去。”

什么?!真的有野人?

杨涟继惊恐的瞪大了眼睛,想起刚才的枪响,那应该是遇到野人然后掏枪射击的,没想到姜落云一伙人还带了枪,还有,顾司零死了?

他有点不敢相信,追问。

“你没看错?顾司零真的死了?”

老板点头,一脸的不耐烦。

“死了!都死了!快点回去叫人啊!磨磨唧唧的。”

我擦,骂人的时候汉语说得倒是挺可以的。

杨涟继脸皮厚,就当没听到,既然你没受伤,总得先搞清楚事情的来龙去脉吧。

他低头去看老板的手,那块白布耷拉在半空,好像是衣服上扯下来的。

杨涟继问他。

“你手里拿着什么?”

老板似乎不知道自己手里还有东西,低头一看,然后把那块白布扔在座位上说。

“不知道,太乱了,人到处跑,我好像抓住了一个人,从身上扯下来的。”

杨涟继盯着那块白布,有巴掌大,是那种消毒水的问道没错,怎么会出现在这里,难道老板抓住的人是顾司零?

也不对啊,顾司零不是死了吗,老板怎么会去抓一具尸体?

算了,先回去叫人帮忙再说。

坐回驾驶室,杨涟继启动车子,准备给油门离开的时候,扭头问了句。

“真的都死了?”

旅馆老板已经缓过来了,慢慢坐直身子,咽了口吐沫说。

“死了,亲眼看到的,你不是报警了吗,明天带着古里坡的人一起去找。”

杨涟继还是觉得奇怪。

“这野人谷里有野人你们是知道的,对吧,那怎么不消除隐患?而且你之前还挺高兴能挣这份钱的,就好像知道里边不会出现危险。”

老板的脸色变了变,随即说道。

“我们只当是传说,也没人真的看见野人,挣你三百块钱是抱着侥幸心理的,野人谷那么大,说碰上野人就碰上啊。”

杨涟继很想接一句。

“这不碰上了吗?”

大晚上的,也不敢开多快,就这么小心翼翼的开回古里坡,放眼看去,没有一点亮光,所有的土胚房里都是黑的,杨涟继有些奇怪,看了眼后视镜,旅馆老板已经睡着了,歪着头靠在座椅上,发出轻微的鼾声。

杨涟继把车停在旅馆旁边,下车后顿时没了安全感,四周没有任何的亮光,像是一座早已废弃的村落,只有风声在耳边呼呼乱刮,这里风沙大,来的时候就已经注意到了,地面铺上了一层薄薄的沙尘,平时街道都是有人清理的,虽然整个古里坡有围墙抵挡风沙,但是天气变化莫测,遇到风大的时候,还是挡不了。

杨涟继四处看了看,跑进旅馆,找到了灯的开关,啪嗒一声,黑暗中亮起黄色灯光。

杨涟继又跑回车里,打开后座车门,伸手进去推旅馆老板。

“醒醒,到了。”

对方没反应。

“醒醒!”

杨涟继用力一推,旅馆老板直接倒在了座位上,一动不动。

杨涟继慌了神,赶紧去查看情况,还好只是睡着了。

杨涟继一边拉着旅馆老板,一边大叫。

“你特么是猪啊!快醒醒。“

弄了半天也没弄醒,杨涟继还寻思着去旅馆接一盆水兜头浇他个透心凉。

可是他看到旅馆二楼黑漆漆的窗户时,改变了主意。

让他在车里睡会儿,我上二楼看看,应该还有人在吧,姜落云不是说他们有十多个人,而且相片也证实了这一点。

说到相片,觉得也不一定,因为那张相片是一个月前。

最后杨涟继还是打算上二楼看看。

走入旅馆,风吹进屋内,头顶的灯泡晃来晃去,抬脚奔着二楼去了。

嘎吱嘎吱,楼梯发出刺耳的声响。

杨涟继快步前进。

来到二楼,是一条长长的过道,两边都有房间,门锁紧闭,他每经过一个房间,就会轻轻敲几下,低声问一句有人吗。

没有回答,走到尽头,一共四个房间,都是锁了门,没有人住,不对,也有可能里面的人睡得太死了,没叫醒。

他准备下楼去找找钥匙。

刚走了一半的楼梯,突然看见一个人站在旅馆门口,差点没把他吓死。

那人低着头也不说话,就站在那。

杨涟继认出来了,是旅馆老板。

他没事吧。

杨涟继好奇的走下楼,想要问问怎么回事,就见旅馆老板快步朝楼梯走来。

杨涟继站在那等着他。

旅馆老板很快来到自己身边,杨涟继问他。

“你没事吧。”

他像是没听见,也没看见杨涟继似的,径直往二楼走去,连让都没让一下,横冲直撞的上楼了。

杨涟继只好侧过身子让他过去。

杨涟继在后边叫他。

“喂!你梦游啊!神经病。”

对方没反应。

杨涟继怕他真的梦游做出危险的事,也不敢跟太近,就这么保持着十多米的距离。

旅馆老板来到二楼第一个房间前,不动了。

杨涟继也停住脚步,隔着老远,死死盯着他。

二楼的灯光昏暗,太远的地方是照不到的,也就是说,过道的前一半能看清,后面是隐入黑暗的。

旅馆老板站了一会儿,又转身朝着过道尽头走去。

他走得很快,没几秒就消失在了黑暗中。

杨涟继等了半天,没听到任何动静,难道他像刚才一样,站在门口发呆?

杨涟继拿出强光手电,往前这么一照。

看见了,老板像根木头一样,盯着尽头的那间房间,一动不动。

杨涟继更加肯定他是梦游了,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就只能先守在老板身边,千万别出什么意外。

过了一会儿,老板动了,他从兜里拿出一串钥匙,碰撞得叮当响,翻翻找找,最后捡出一把细长的钥匙。

所有房间都是锁头上锁,就听咔嚓咔嚓几声,然后吱呀,最近一间房间被打开了,老板跨步走了进去,奇怪的是,他并没有开灯,摸黑在房间里找东西。

杨涟继站在门口,伸手去墙壁上开灯,吧嗒,灯亮了,映入眼帘的是一个宽敞的大通铺,总共十张床,紧挨着,床与床之间只留了一条缝,床铺整整齐齐,并没有住人,地上也是很干净,而老板蹲在最里边床铺前,伸手去床板底下扣东西。

杨涟继好奇,走过去想要看看是什么。

突然,旅馆老板站了起来,手里拿着一部电话,怎么会有人把电话藏在床板底下,是用胶带粘上去的吗?

还没等杨涟继看仔细,旅馆老板二话不说,直接往屋外走去。

杨涟继赶紧跟上,走到门口,心里冒出个想法来,转身走回了最后一张床铺,蹲下,够着头去看床板。

原来是有个夹缝,手机就是放在那里的。

他有心再去其他床铺底下看看,希望会有一些私人用品,值点钱的那种。

他听到旅馆老板一路小跑着去到一楼,似乎是在和谁说话。

杨涟继立刻激动起来。

有人回来了。

这样想着他转身就要往外边跑。

一楼的说话声越来越大,可以听清内容,不过只有老板一个人在说,语气平淡,就像照着书在念。

刚跑出房间,一楼突然安静了。

刚才还叽叽喳喳的老板瞬间没了声音。

杨涟继心中一动,低头看了眼木地板,只要自己移动,就会和地板摩擦,发出咯吱的声音。

楼下的人听到了自己的脚步声。

一定是这样的。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