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枪声
  • 无妄之路
  • 书俊
  • 3505字
  • 2020-11-28 14:07:34

杨涟继呵呵笑了。

“老板,要不了多少人,一个就行,带着我进山谷。”

老板抓了抓脑门,对着门口的七八个大汉说起了本地语言。

应该是在传达杨涟继的意思。

八个人立刻七嘴八舌起来,整个旅馆瞬间吵闹,叽叽喳喳烦得不行。

杨涟继耐着性子,走远一点,坐在矮凳子上,看着这群人争来争去的。

不一会儿,八个人都散了,一个都没留下。

“怎么都走了?”杨涟继问。

老板笑眯眯的说。

“我带你去。”

“你?不看店了?”

“对面店铺帮忙看会儿。”

这时候老板的普通话倒是挺流利的,不像刚才磕绊。

杨涟继也不管那么多,点头说。

“行,这就走。”

话刚说完,从二楼下来三个人。

两男一女。

女的是之前吃泡面的其中一个,换了身清凉的短袖,戴着棒球帽,一脸微笑的看着杨涟继。

她的后面跟着下来两个男人,脸上一点表情都没有,长得一般,都是寸头,个子倒是挺高的,第一眼还以为是这女孩的两个保镖呢。

女孩走到杨涟继身边问他。

“你要出去?”

杨涟继点头。

女孩凑近了几分。

“这里的天黑的比较早,现在是中午一点,你要去的地方远不远?能在天黑之前赶回来吗?”

杨涟继心里估算了一下说。

“对啊,得抓紧时间,回见。”

说完转身就要走。

女孩叫住他。

“一起吧。”

杨涟继疑惑的看着她。

“我叫姜落云,一起吧,去找你的朋友。”

“都听见了。”

这里的隔音效果是有多差,和老板的对话都被二楼给听去了。

“对啊,正巧我们也要去一趟野人谷。”

“去干嘛?”

女孩从挎包中拿出一部数码相机。

“当然是拍照,明天我们打算去地葬坑,你要不要去?”

杨涟继嗯了一声。

“你们有车?”

“坐你的车,可以吗?”

杨涟继犹豫了会儿,看了眼后边雕像一样的两个,最后点头答应了。

出发的时候,老板往越野车后备箱里放了一捆的绳子,几把稿子,还有打火机什么的,这副阵仗不由得让杨涟继紧张起来。

杨涟继给越野车加了一桶油,回到驾驶室,看见姜落云也刚好打开副驾驶的门。

姜落云对他甜甜的一笑说。

“我坐这没问题吧。”

杨涟继连忙摇头。

“没有没有,坐吧。”

后座则是旅馆老板和那两个保镖一样的寸头男。

杨涟继就没见他们两个说过一句话,或者笑过,和什么多余的肢体动作。

耸耸肩,杨涟继坐上车,启动车子,旅馆老板似乎很兴奋,怪叫一声,说了句本地语言,谁也听不懂,不过没人在意,表面看着很和谐,暗地里谁也不知道怀着什么鬼胎。

一路出了古里坡,开始加速,卷起滚滚黄沙,车里的人都默不作声,安静了好一会儿,副驾驶的姜落云说话了。

“对了,你叫什么名字?”

她在问杨涟继。

杨涟继先是看了她一眼,笑着回答。

“杨涟继,你们一共几个人啊?”

姜落云看似平淡的回避了这个话题,实则心里已经有了戒备。

她回答得十分含糊。

“十多个。”

杨涟继也没追问具体人数,只是奇怪,怎么这么多人,旅游团也不一定会有这么些人愿意来这地方。

姜落云盯着杨涟继在看,他的鼻梁很高,侧颜俊朗,看得有些出神了,直到杨涟继发现,歪着头看她,她才不好意思的别过头说。

“你,你脸上有东西。”

杨涟继诧异。

“什么东西?”

姜落云伸手在他的脸上轻轻点了一下,笑而不语。

杨涟继忍不住哆嗦了一下,怪不好意思的,他尴尬的呵呵笑了。

姜落云靠着座椅,侧过头说。

“你一个人来?女朋友呢?”

杨涟继摇头。

“没有女朋友。”

“那刚才问你手表,你说是女朋友送的。”

杨涟继连忙解释。

“手表是一个朋友落车上的。”

“你那个朋友现在在哪?怎么没跟你一起?”

杨涟继略显失落的说。

“跑野人谷去了,我们现在就是要去找她。”

姜落云显得很惊讶。

“怎么会?她一个人吗?”

杨涟继点头。

“对啊,姑娘家家,胆子挺大的。”

“姑娘?”

姜落云此刻略微谨慎的问。

“你和她是一起来的?”

杨涟继没有发觉异样,对着她笑了笑说。

“路上遇到的,她搭我的车,才认识不到一天。”

姜落云回头看了眼身后的同伴,几个人交换了个眼色,姜落云突然大叫一声糟糕。

“哎呀,你的那个朋友不会是顾司零吧。”

杨涟继吃惊的看着她。

“你们认识?!”

“何止认识,知道她是怎么走丢的吗?女孩子任性和我们吵了一架,自己跑了,我们找了好久,之前出去的那三个人,你应该看见了,其中还有一个光头,他们三个就是去找顾司零的,不行,我得通知他们在野人谷集合,一起找。”

杨涟继悬着的一颗心算是落下了,就说嘛,一个女孩子,怎么可能一个人来这鬼地方,原来是赌气自己走了,真不让人省心,害得这么些人跟着找。

后座有人在打电话,杨涟继抬眼看去,是其中一个寸头男,略微低头,声音也十分的弱,只能隐约听到几个字,在野人谷,现在就去。

杨涟继心想,应该是跟最先离开的那三个人说明情况。

旁边的姜落云把身子凑到了杨涟继旁边问。

“顾司零有没有跟你交待了什么,因为你的目的地是古里坡,我们也在古里坡,顾司零是知道的,她可能会让你帮忙带话什么的。”

杨涟继摇头。

“她一句话也不说,上车就睡,塞给了我几百块,我也懒得问她。”

对于这种只会惹麻烦的女人,杨涟继是有点记恨的。

“那你有没有报警,她一个人去野人谷,就没跟你说什么?你怎么不劝劝她,或者跟她一起去?”

杨涟继被问得有些心虚,这些他只做到了一件,那就是报警,眼睛盯着前方的路,开口说。

“我已经报警了,明天才能到,我劝过她,她不听。”

姜落云哦了一声,压低棒球帽,看向窗户外边不说话了。

杨涟继突然有种被用完的感觉,奇怪的看了眼姜落云,心说是不是自己多虑了,又偷瞄了眼后座的三人,旅馆老板闭着眼睛好像睡着了,寸头男还是一副死人脸,觉得没趣,杨涟继开始专心开车,他的心情放松了不少,如果找到了顾司零,自己一定要找机会好好说说她。

汽车停在路边,已经到了野人谷,又回到这地方,杨涟继有种说不出的感觉,看了眼其他人,也都盯着野人谷,表情凝重。

旅馆老板从后备箱拿出绳子和镐头,左肩膀缠上麻绳,一手拿一个镐头,快步走到众人面前说。

“我带路,听我的。”

杨涟继没有异议,另外三个也都同意。

老板笑呵呵的走下一个斜坡,往山谷走去。

车子开不进去,只能停在路边,姜落云借机说道。

“杨涟继,你就在这等我们吧,很快就回来,不然遇到一些路人,说不定会偷车的,就算偷不走,砸碎玻璃,里面还是有些值钱的东西。”

杨涟继觉得这个提议不错,但还是得表现出一丝责任感来,毕竟顾司零是从自己眼皮底下走掉的,如果自己当时出言相劝,也许顾司零就跟自己去古里坡了,也不会再折回这野人谷。

他面露难色说。

“不行,人多找起来更有效率。”

姜落云微微皱眉,心说我这是在救你,略带不悦的说。

“顾司零是我们的人,你还担心我们会出岔子?在这待着,别乱跑。”

这语气,顾司零曾经也对着他说过,心里不免有些火大,可是一看见那两个寸头男,一下子就泄气了,转身回到驾驶座,腿抬得老高,似是准备睡觉。

姜落云招呼两名寸头男。

“跟着老板,一切都听我的。”

老板已经走出好远,姜落云跳下斜坡,快步跟了上去。

等四人都消失在了视野中,杨涟继百无聊赖的在车里翻找着一样东西。

他记得自己在车里放了盒口香糖,在哪了?

往副驾驶看了一眼,眼睛被一样东西给吸引住了。

一个数码相机。

姜落云没带在身上?她不是说要拍几张照片的吗?

拿起数码相机,刚想去看里边的照片,又放下了,这是别人的东西,怎么可以随便乱动?

巨大的好奇心,让他彻底没了道德,再次拿起数码相机,点开屏幕,寻找相册,点进去一看,只有两张照片,一张是姜落云和顾司零的合影,两个人手挽手,笑得很是灿烂。

之所以认出是顾司零,一是因为顾司零那双漂亮的丹凤眼,二是看见了她手腕上的手表,正是自己现在拿着的这只,所以猜测就是顾司零。

简直判若两人,照片上的顾司零皮肤白净,身材也不错,扎着个马尾,歪着头,古灵精怪的。

一旁的姜落云身穿蓝色衬衫,挎着个包,长发披肩,从照片上来看,俩人关系非常好。

第二张照片是姜落云和一些男男女女站在旅馆门口的大合影,杨涟继认出了几个,都是先前见到的,其中连旅馆老板也在。

一共站了两排,没看见顾司零在里面,也许是拍照的那个吧。

最后看了看拍摄日期,一个月前,这些人不是第一次来古里坡,这里有什么吸引着这群看上去养尊处优的人?

放下相机,他闭上了眼睛,脑海中回想着照片上的顾司零,挺漂亮一姑娘,怎么会变成现在这副模样,到底经历了什么?

杨涟继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睡着的,他是被一声巨响惊醒,醒来时,天已经黑了大半,四周只能看见模糊的轮廓。

刚才是什么在响?

杨涟继坐起身,从夹板里面拿出一只强光手电筒,打亮后四处照了照,没发现异常。

啪啪啪!

又是三声巨响,杨涟继一个哆嗦手电差点掉车里,他扭头看向山谷,声音就是从哪传来的。

而且,刚才的声音,好像是枪声。

之所以认为是枪声,是因为感觉和自己以前看过的军事视频有关,真的很像视频里的枪声,他分不清是什么枪,但有一点可以肯定,出事了!

他急急忙忙的下了车,却愣住了。

他能干嘛?冲进山谷?开枪的是谁?射击的目标又是谁?

一系列的问题冒了出来,杨涟继止不住的浑身哆嗦起来。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