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章 白衣人
  • 无妄之路
  • 书俊
  • 3305字
  • 2020-11-28 14:07:47

果然李老头没再骗人,他们再一次发现了用刀刻出来的标记,这让众人十分的兴奋,开始有说有笑,加上魏度活跃气氛,不再像之前那样死气沉沉。

李老头看着这些人,心想只要自己配合,应该不会丢了性命,毕竟都是一些朝气蓬勃的孩子,也是讲道理的。

在经过第三个记号时,队伍停了下来,所有人看着一棵树上的记号,没人说话,李老头颤巍巍的举着手,嘴巴一张一合竟然是说不出话来了。

林怀文急忙问。

“怎么了?”

李老头眼睛死死盯着树上的记号说。

“为什么会不一样?说好的,怎么会不一样呢?”

所有人都知道他说的话是什么意思,树上的记号和之前的不同,多了一横。

“这意味着什么?”

林怀文隐约感到了不安。

李老头扭头四处看了看说。

“说明有危险,一横代表安全,两横代表有危险,三横代表此处不宜久留,要赶紧跑。”

林怀文看着树上的两道标记,伸手轻轻摸了摸问。

“这是王瑾留下的?会不会是巧合,有人也在这棵树上留了记号。”

“没错,是王瑾留下的,至于巧合,我不太信。”李老头回答。

林怀文点点头,提醒大家戒备,然后加快速度继续赶路。

等到了下一处标记的地方时,所有人都感到了莫名的不安。

树上有五道划痕,粗糙,深浅不一,不规则,像是情急之下所刻的。

李老头呆呆的看着划痕说不出话。

林怀文知道,不管发生了什么,他们都得继续走下去,拍拍李老头的肩膀说。

“走吧。”

李老头浑身一颤,扭头看着林怀文,双眼瞪大,嘴唇微颤,哆哆嗦嗦的说了一句。

“不能再走了,五道划痕的意思是,极度危险,有多远跑多远,很有可能还跑不掉。”

林怀文看了看四周问。

“你和王瑾在哪分开的?”

“就在第一个标记的地方。”李老头回答。

这时,有人说话了。

“那有东西。”

律川奈指着右侧的一处,众人闻言看去,在茂密的树林中,有一个白点,距离很远,看不出是什么东西。

“是一个人?”

杨涟继觉得很像一个人穿着白衣服站在那一动不动。

律川奈看着也很像。

“好像是,这人鬼鬼祟祟的,过去看看。”

说完就要上前。

林怀文叫住了她。

“不要管,继续走。”

“还要走啊,几位大爷,咱回去吧,要不放了我得了。”

李老头真的怕了,不想再走下去了。

魏度悄无声息的走到他身后说道。

“那不行,说了,你哪都不能去,得跟着我们。”

“哎呦我去!”

李老头被吓了一跳,手里的烟锅子啪嗒一声掉在地上。

看来这些人是不会听劝的,自己只能随机应变了。

李老头心里这样想着,哭笑不得的说道。

“那行,只是前面的路我真的不认识了。”

林怀文看向魏度,后者似乎明白了是什么意思,开口说道。

“其实我没来过关山,根本不知道该怎么走,都是听我一朋友说的,就是那孙胖子。”

魏度一脸微笑,没人任何的歉意,可谓是脸皮比城墙还厚。

这一点林怀文早就想到了,他也不真的指望魏度,看向李老头说。

“那王瑾有没有告诉你他进关山的目的?或者他有什么计划?”

李老头连连摇头。

“没有,真没有,我和他就见过几次面,他不可能告诉我这些的。”

林怀文点点头看了看四周,那个白衣人还站在那,又看了看所有人,一挥手说。

“走,一定要找到王瑾,无论死活。”

走在最后面的杨涟继总感觉身后有什么东西,回头去看,又什么都没有,突然背上起了层鸡皮疙瘩,猛地回头,只看见很远的地方,那个白衣人已经变成了白点,就没动过,杨涟继打了个冷颤,心想那不会是一件衣服吧,什么人挂树枝上了而已。

这样想的话,感觉是好点了。

收拾了心情,准备跟上队伍的时候,他突然听到了一个声音。

远远的,听不清是什么东西,咕噜噜的响,本能的回头,发现远处的那白衣人不见了。

杨涟继心脏猛然收缩了一下,死死盯着之前白衣人存在的位置,脚下没停,继续走,直到走出了很远,才回过头去看前面的人。

可能是自己听错了,也可能那真的是一件衣服,被风吹地上,没看见而已。

他快步走到律川奈的旁边,不为别的,就是感觉心里踏实一点。

不知走了多久,没有再看见王瑾留下的记号,李老头也不愿意走了,一下子坐地上,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我不走了,你们爱咋咋地,杀了我也行,反正继续走下去也是死,不如你们给我来个痛快的。”

林怀文想要劝劝他,旁边的魏度抢先开口说道。

“可以啊,反正你也没多大用处了,给你个痛快是不可能的,把你腿打断,扔在这怎么样?”

说完把脸凑到了李老头跟前,咧嘴一笑。

李老头嘿嘿干笑了几声说。

“我们人多,无论遇到什么危险,都能想到办法的,咳咳,我刚才只是说说而已,别当真。”看来李老头是真的有点怕魏度了。

天快黑了,大家也都累了,在众人的提议下,准备找个合适的地方过一夜。

他们来到了一块树木围成的空地前,天已经完全的黑了,这不是理想的休息地段,但是大家都不在乎了,只想坐下来吃点东西好好休息一晚。

除了杨涟继和律川奈,还有李老头,其他人都分配了守夜的任务。

睡到半夜,山里的风呼呼的吹,鬼哭一样,还有些冷。

杨涟继被人推醒,迷迷糊糊睁开眼睛,看到了律川奈,正一脸焦急的看着自己。

杨涟继起身,四处看了看。

所有人都起来了,站成一堆,看着同一个方向小声的议论着,手电筒光齐齐的照射着同一个地方。

杨涟继有些迷惑,身边的律川奈解释。

“好像发现了一个人。”

整个人瞬间就清醒了许多,一阵风吹来,杨涟继抱紧了胳膊问。

“在哪啊?怎么都站着,不过去看看?”

李老头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一直跟着我们的那个白衣人。”

回头看去,李老头斜靠着一块巨石,满脸的疲惫。

前面的庄业听到了李老头的声音,回头看了看,然后快步走了过来,经过杨涟继二人时,叮嘱了几句。

“自己小心点,白天看见的那个白色东西又出现了。”

说完指了指所有手电聚集的方向。

不过被林怀文他们给遮住了,看不到,说完这话,庄业走向了李老头,拽着他,警告了一句。

“别想耍花样,我会一直看着你。”

说完拉着李老头走了,也不管李老头哎呦哎呦的叫唤,还有一瘸一拐的双腿。

杨涟继也跟了上去,等走近了,越过前面的人,在好几道手电光的照耀下,看清了那个白衣人。

他的脸和半个身体藏在一棵树后面,只露出白色的上半身,感觉头发很长,杨涟继怀疑他这种姿势,是看不到人的,目光完全被树給挡住了,就像他不是在看杨涟继等人,而是盯着树在发呆。

林怀文皱了皱眉,先是问李老头什么情况,李老头也不知道,只能摇头。

魏度耐不住性子,嘴里骂骂咧咧的,手放在腰间,那里有把枪,抬脚就往白衣人走去。

林怀文提醒他小心点,先不要靠太近,看清楚是什么人再说。

魏度不耐烦的回了句知道了,加快速度,眼看就要走到白衣人身边,突然,白衣人转身朝着树林深处跑去。

魏度举着手电,反应很快,几乎是同时,快速追了出去。

虽然他手里有枪,但也不能真打,最多开枪吓唬吓唬。

所以魏度一边跑一边朝四周胡乱放枪,嘴里说着狠话。

“特么的别跑了!信不信一枪打死你?!”

白衣人像是没听到,没有要停下来的意思。

其他人都看傻了,不一会儿,就只能看见魏度的手电光越晃越远。

林怀文最先反应过来,回头吼了一句。

“庄业留下来,周璇跟我走!”

说完飞也似地追向那即将消失的手电光。

周璇紧跟其后,不要看她是女性,论耐力和速度,丝毫不比一般男性差,加上她还会点拳脚功夫,是能帮上大忙,至于剩下的人,如果都去追白衣人,很可能顾首不顾尾,跑丢了也不一定,或者有人藏在暗处偷袭怎么办,还是几个有经验的人去追就好了,庄业留下来保护大家。

看着渐渐消失的几道手电光,杨涟继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愣了好一会儿,才明白,这种感觉,和之前顾司零丢下自己一个人时一模一样。

他看了看旁边的律川奈,忍不住问了句。

“应该不会有事吧,你觉得呢?”

律川奈扭头看了他一眼,脸陷入黑暗,只有一双眼睛反射着手电光,她的声音很轻,总是带着一股无所谓的语气。

“不知道啊。”

庄业一直站在李老头身边,随着时间的推移,他脸上焦急的神色也越来越浓,到最后竟然想带着所有人去找林怀文他们。

律川奈不想这么做,她感觉是在作死,用林怀文来压他。

“林老板说了在这等着,出了事怎么交代?”

庄业没说话,整个人都感觉是紧绷的弦,过了一会儿,他微微松了一口气说。

“希望他们能快点回来。”

话刚说完,就听杨涟继啊的大叫一声,颤抖着声音说道。

“那,那,那。”

庄业看向他,只见杨涟继用手指着旁边的树林,眼神透着恐惧,手电筒的光线因为他的手在发抖而跟着抖个不停。

庄业顺着他指的方向一看,瞬间感觉头皮发麻。

一个白衣人躲在树后面,和刚才那一个一模一样的姿势,在手电光的照射下纹丝不动。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