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拜山
  • 无妄之路
  • 书俊
  • 3071字
  • 2020-11-28 14:07:45

魏度知道自己说话不分场合,原本说完那话有些尴尬,不过听律川奈开玩笑的回了这么一句,心情一下子就舒畅了起来,一拍桌子说。

“保证让你满意,对了,明天进山我会保证你们每个人的安全,虽然关山很大,要找一个人犹如海底捞针,但我有经验,一定可以活捉王瑾,除非他死了。”

律川奈一挥手说。

“没事,死的也不怕,只有找到就行。”

魏度点点头说

“那晚上我来找你?”

律川奈刚才只是开玩笑,没想到他当真了,晚上真要来找自己,气氛又显得十分尴尬。

其他人都在盯着自己看,律川奈揉了揉太阳穴说。

“我太累了,以后再说吧。”

魏度却不依不饶。

“累了刚好,我服务到位,包你满意,其他人求我,我也不做。”

律川奈看了他一眼说。

“要不是看我快死了,你也不会做是不是?”

魏度嘿嘿笑了说。

“这样,晚上十点,我来找你。”

律川奈想了会儿,竟然点头答应了。

其他人看得是目瞪口呆,这算什么?旁若无人的聊着暧昧的话题,杨涟继突然嫌弃的看了看律川奈。

周璇则意味深长的叹息一声说。

“可惜咯。”

另外两个司机眼神都在律川奈和周璇身上打转,互相看了看,似乎是找到了知音,相视一笑,同时举起手里的啤酒瓶,叮的一声碰撞后仰头痛饮。

杨涟继小声的问律川奈。

“喂,你疯了,都这时候了,还想着那事。”

律川奈也不回答,只是对他笑了笑。

过了一会儿,林怀文三人回来了。

车子停在院子里,最先下车的是庄业,快步进了屋子,众人齐刷刷的看向他。

庄业点点头找了个位置坐了下来。

林怀文和老李一起走进来,老李很识趣的进了卧室,而林怀文站在门口,有话要说。

所有人都看着他。

林怀文也不啰嗦,直奔主题。

“刚才我们去拜访了这里最好的向导,他告诉了我王瑾的路线,答应明天一早带我们进山,直到上一次和王瑾分开的地方,剩下的路就靠魏度带领大家了。”

魏度心里咯噔一声,有些虚,但脸上还是笑眯眯的,点了点头说。

“我一定尽力而为。”

林怀文一挥手。

“就这样把,各位早点休息。”

说完径直上了楼,进了房间,直到听到关门声,才有人说话。

“完了,我们的魏度,魏专家其实啥也不懂。”

周璇面容忧愁的说。

魏度很快就放下心来,嘿嘿一笑说。

“我那哥们和我说过山里的情况,多少还是有点用处的,你们不必太担心。”

没人说话,都各自起身回房,留下魏度一人坐在原地抱着酒瓶子发呆。

第二天一大早,林怀文已经整装待发,和庄业周璇二人在客厅商讨计划。

直到人们陆续的下了楼,准备妥当后,林怀文简单的说了遍计划。

“我们的目的是找到王瑾,活要见人死要见尸,所以一路上我们需要用心寻找任何王瑾可能遗留下的痕迹,脚印,垃圾,被砍断的树枝等,当然也别忘了做记号,这一块就交给周璇,她会隔一段距离就刻一个剪头。”

顿了顿,林怀文看了一圈所有人,最后补充说。

“其他也没什么了,一共四天时间,找不到王瑾就撤出来,按照向导的时间推算,王瑾如果没有离开关山,一直往前走,现在应该是在一条小河附近。”

“那如果他离开了呢?”

杨涟继问。

“我已经安排其他人守在县里,要离开云河,必须先到前面的县里面坐客运车,如果他是自己开车,我的人也会和交警合作,总之会想办法找到王瑾的逃生路线。”

“听说不止我们在找他。”

魏度突然说道。

林怀文点头。

“没错,另一批人不好惹,能躲就躲,躲不掉也别硬拼,如果可以协商最好,反正我们只要王瑾的血,但他们不讲道理的话,我觉得我们也不是好惹的。”

没人说话,魏度点点头,脸上有了兴奋的神色。

一行人坐车离开村寨,在路上接到了向导。

一个瘦骨嶙峋的老头,皮肤哟黑,嘴里总是叼着个烟锅子,脸上皮肤像树皮一样枯老,身上还有股怪味。

他坐在副驾驶,脱了鞋,搭在车窗边沿,嘴里吧咂吧咂的抽着烟。

司机一路难掩嫌恶的表情,几次抱怨,也被向导当做耳旁风什么反应也没有。

林怀文说向导叫做李老头,一生孤独终老,靠捡垃圾卖废品为生,有时候靠着从小在山里长大的优势带人进山,别人不敢走的路,他敢走。

向导说王瑾是昨天到的村子,打听到了自己,出钱让自己带他进关山。

一路上也没怎么聊天,自然没问出什么有价值的东西,杨涟继有些失落,又问王瑾路上有什么不对劲,比如一个人偷偷的留下记号什么的。

向导李老头摇头。

“这小子怪得很,一句话不说,就跟在我后头,一路走,到了山里深处,我也不敢再往前走了,他还要继续,我虽然黄土埋脖子了,但也怕死啊,他却说我可以回去了,钱照付。”

末了他又说。

“你们也一样啊,到了地方我就得回去,你们想干什么,我也没兴趣。”

林怀文点头。

“放心,司机会和你一起离开。”

老头看了眼开车的司机,嘿嘿一笑,只剩几颗牙齿在嘴里颤巍巍的,感觉随时都会掉。

车子在向导老头的指引下,很快来到了关山外围,这里还能看见很多私家车,游客,本地人在周边逗留,司机停下车,看了看时间说。

“是不是先吃点东西?”

后座的林怀文嗯了一声便招呼所有人下车。

林怀文找了块比较安静的地方,环顾四周,拉过向导问。

“你听过宝藏的传说没?”

老头眉头皱了皱说。

“你们这些年轻人,这种传说也信,骗人来消费的,你看看四周,都是冲着这传说来的,拿着相机到处拍拍拍,见了就烦。”

林怀文呵呵笑了。

“好奇而已。”

众人围坐在空地上,魏度问道。

“我们这是干嘛?搞什么神秘仪式吗?”

杨涟继望着远处的高山说。

“听过拜山神没?像这种凶险的山林,想要进去,肯定是要得到山神的庇护。”

魏度还真信了。

“那怎么拜?扣头吗?”

周璇一下子笑了起来。

“你不是不信这些吗?”

魏度假模假样的拜倒在地,连连磕头,嘴里默念着奇怪的语言,可能是他自己编的,听到周璇笑话他,他一抬头,用严肃的语气说。

“虽然我不信,但我怕。”

周璇不说话了,脸色奇怪的问。

“你死都不怕,怕什么?”

魏度突然笑了,当着众人的面说。

“我怕你出事。”

众人嘘声一片。

周璇更是尴尬得面红耳赤,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一旁的庄业偷偷朝魏度竖了竖大拇指。

林怀文也笑了,但只是微微一笑,然后指着远处的山间说。

“如果真的有山神,你们觉得山神欢不欢迎我们?”

这话一出,气氛有些怪异。

向导王老头敲了敲烟锅子说。

“我在山里长大,没见过山神,但我知道山是活的。”

律川奈有些厌烦这个话题,冲着林怀文喂了一声说。

“喂!我们坐这干嘛?聊人生啊?”

“吃饭。”

“吃啥啊?”

林怀文示意庄业打开背包,里面全是压缩饼干,还有巧克力面包等。

“就这些?”律川奈很不满意。

“那你想吃什么?好好珍惜吧,也许进去后得啃树皮。”

“说的好像我们是要去长征一样。”律川奈白了他一眼。

林怀文也不废话,将面包巧克力平均分给众人,然后率先吃了起来。

其他人也跟着开动,垃圾都收集起来,放车上,等司机离开的时候找地方扔掉。

司机不打算进山,反正车子也进不去了,按照计划先在着等几天,如果还没出来就准备报警了。

向导带着他们选了一条比较宽阔平坦的路,指着山上说。

“这条路就是我和那小伙子走的路,你们可以查看,会不会有线索。”

林怀文嗯了一声示意他带路。

这一段山路的确好走,一行人像是旅游一样,有说有笑的前进。

只有林怀文一直都是面无表情。

杨涟继走在最后面,看着前人的背影,又回头看了看来时的路,有些恍惚,发了会儿呆,直到听到律川奈在叫他。

“喂!发什么神经?”

杨涟继低头快步追上她。

律川奈在原地等着,等到他来到自己身边时,突然抓住了他的胳膊说。

“谁遇到这些事都会崩溃,你能挺到现在很不容易,我相信你的好运气很快就会来到。”

杨涟继笑了笑。

“希望如此,对了,你昨晚和魏度………”

律川奈放开他的胳膊,嘿嘿笑了两声,突然想起一件事,朝着前面的林怀文快步走去。

“林老板,我有话问你。”

林怀文回头,站到旁边,让后边的人先过去,直到律川奈走到自己跟前,后边还有一个杨涟继。

他先是看了眼杨涟继,也不说话,等杨涟继超过他们,跟上队伍,林怀文才问。

“怎么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