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准备出发
  • 无妄之路
  • 书俊
  • 3126字
  • 2020-11-28 14:07:44

林怀文出来的时候交代了一句。

“千万守好,别出什么事了。”

然后匆匆离开。

到了晚上的时候,林怀文才回来,顺便带了晚饭,都是盒饭,发给两个保安,接着先后进屋给了杨涟继和律川奈。

最后来到走廊,和那两个保安坐在一起,吃起了盒饭。

没人说话,都在低头吃饭。

几分钟后,林怀文开口了。

他用纸巾擦了擦嘴说。

“准备一下,明天出发,去云河。”

云河?

两个保安同时停住手上的动作,愣愣的看着他。

林怀文咳嗽一声解释道。

“去云河抓一个人,三倍价钱,如果愿意,就去准备,不愿意直接说出来,我好再安排。”

两人对视一眼,男保安谨慎的问了句。

“去那么远,事情恐怕不简单,我们得考虑一下,如果方便,可以透露一些细节吗?”

林怀文知道这一路同行,不可能一直瞒着,于是说道。

“找一个叫王瑾的人,我会把他的基本信息发给你们,注意了,这人可以杀,但是不能落入其他人手里。”

说完整理了下衣服,等着二人考虑的结果。

“云河哪?有具体位置吗?”

女保安问。

林怀文说。

“云河关山。”

关山?

那片目前为止没人敢深入的深山老林。

云河在南方,常年多雨,多山多河,培育了十几个不同的少数民族,盛产稻米,一种叫做虎皮果的水果,还有各地比较出名的土特产。

从本市去到云河,要坐四个小时的飞机,到了云河,坐客车到达靠近边境的一座小城。

再想办法进入关山。

“都有谁去?”

保安问。

林怀文伸手指着杨涟继的病房,又移动到律川奈的房间,轻声说。

“还有他俩。”

“他们身上的蛇毒可能会传染。”

“放心吧,抑制住了。”

两个保安没有再问什么,起身示意了一下便要离去。

“等等,有靠谱的朋友吗?叫上几个,一样的价钱。”

林怀文叫住了他俩。

“靠谱的没有,不要命的倒是有一个。”

男保安回答。

林怀文点头。

“也行你们觉得可以,就叫上吧。”

说完低头看了眼手表,不再说话。

两个保安走后,林怀文独自一人坐在长椅上,也不知在想些什么,直到他的电话响了。

拿出来一看,是律川奈打来的。

“什么事?”

林怀文接起电话说。

电话那头的律川奈笑嘻嘻的说。

“我们要去云河?”

林怀文嗯了一声说。

“都听到了?”

“这门隔音效果不好,要不你把门打开,我出去再聊。”

林怀文直接挂断了电话,起身来到病房门前,打开了两扇房门。

律川奈就在门口等着,门一开就窜出去了。

杨涟继只是看着站在门口的林怀文,说了句。

“什么事说吧。”

林怀文也很直接。

“明天去云河,准备一下。”

杨涟继点了点头,示意林怀文关门。

林怀文看着他,无奈笑了笑,轻轻关上病房门,刚转身,就碰上了律川奈黝黑的脸庞。

林怀文伸手就是一巴掌,不过没怎么用力,也就是推了一下。

律川奈的脸被推开,也没说什么,只是问了句。

“他不出来?”

“你管那么多。”

“那行,咱们聊聊,为什么要去云河?”

林怀文坐到长椅上说。

“王瑾跑云河关山了,我们要去抓他,赶在姜家人之前。”

律川奈抱着手,悠哉悠哉的点着头说。

“这王瑾还真重要,你怎么知道他跑云河去了?”

“我之前的猜测都错了,他一定掌握了什么秘密,不可能呆在本市,所以我查了他的行程,发现他去了云河,又通过我的那个朋友,联系了云河的警方帮忙找找,最后知道他上了一班去关山小城的客车,跑那么远,应该就是进关山了,总之到了那,打听一下就知道了。”

“合着你也不知道他是不是真进了关山?”

“没错,但我们必须走这一趟。”

“顾司零呢?”

林怀文沉默了会儿说。

“不知道。”

律川奈耸耸肩。

“她就这样,什么事都喜欢单干,不管危险不危险,还是早点休息吧。”

说完起身伸了个懒腰,走回了自己的病房。

杨涟继开始收拾自己的东西,几件衣服,还有一些生活用品,最后在一件衣服里发现了个信封。

他想起来了。

这是顾司零给他的,说是遇到姜家人,或许可以救他一命。

信的内容简单的说了一件事。

顾司零写给姜家人的信,里面充分体现了她的狂妄,字里行间都是挑衅,说什么手里有姜家人苦苦寻找的东西,还知道虫师的秘密,而杨涟继只是她的一个朋友,如果自己的朋友死了,也就没有心情再跟姜家人玩捉迷藏,她会公布姜家人的所有恶行,并带在秘密永远消失。

杨涟继想了想,还是将信塞进了背包里。

他躺在床上,突然想起一件事,自己好几天没有换鞋,没有洗头了,明天就要出发,该收拾一下自己。

想着他拨打来律川奈的电话。

简单的说明了自己的意思,律川奈满口答应,挂断电话等了几分钟,推门进来的却是林怀文。

他的个子很高,站在门口,完全的堵住了门,只听他淡淡的说道。

“你身上有伤,不能洗澡。”

“就洗个头。”

杨涟继笑了笑。

林怀文看了他一会儿,卷起袖子就走了过来。

杨涟继突然有些不好意思了,但没有表现出来,在林怀文的搀扶下,二人来到卫生间,憋手蹩脚的洗了个头,然后林怀文转身就要走。

杨涟继连忙出言道谢。

“那个,谢谢啊。”

林怀文像是没听到,走出了病房。

杨涟继捂着腹部,心里骂道,也不知道扶扶我,就这么走了。

刚想到这,林怀文又推门进来了,走过来,扶着杨涟继回到病床。

“我这样,还跟着你们去,成累赘了。”杨涟继低着头说。

林怀文看了他一眼说。

“不会。”

然后就真走了。

第二天一大早,林怀文来到医院,看见了那两个保安,站在走廊的两边,姿态悠闲,面带微笑的聊着天。

他们脱去了保安制服,换上清爽的短袖短裤,各自背着个双肩包,看着像是要去度假一样。

看见林怀文后,两人停止了交流,微微低头,显得很谦卑。

林怀文走过去,拍拍男保安的肩膀说。

“你叫的人呢?”

“不知道,电话打不通,应该是昨晚喝醉了还没醒。”

林怀文眉头一皱说。

“什么人?靠谱吗?再给你半个小时,还赶不来就算了。”

男保安还想说点什么,杨涟继和律川奈商量好的一样同时推开病房门。

林怀文看了看他俩,又看看身边的一男一女,招招手说。

“给你们介绍一下。”

说完面向男保安说。

“这位是我聘请的保镖,姓庄名业,庄业,这位美女叫周璇。”

几个人相互简单的认识,聊了几句,庄业的手机突然响了。

接起电话抱怨了几句后挂断了。

“林老板,我那朋友马上到,再等等。”

林怀文点了点头说。

“先去吃点东西。”

几个人也觉得饿了,有些迫不及待的离开了医院。

路上,杨涟继问了林怀文一个问题。

“顾司零到底想干什么?”

林怀文只是摇头。

“我不清楚。”

带着无数的疑问,杨涟继转移了询问的目标,他朝律川奈喂了几声。

“喂,你觉得顾司零想干什么?”

律川奈笑眯眯的看着他说。

“我不太了解顾司零。”

杨涟继感觉脸上痒痒的,伸手摸了摸那条刀疤,突然所有的不满爆发了。

他一把拽住律川奈,看着她有些疑惑的脸,气不打一出来。

“我要见顾司零。”

他冷冷的说。

律川奈根本不当事,耸耸肩说。

“我真不知道她在哪。”

杨涟继手上用力,律川奈手腕吃痛,猛地甩开钳制,不再笑嘻嘻,而是换了一张冷漠的脸,用同样的语气说。

“别忘了,我也是受害者,我也想找到顾司零。”

杨涟继冷哼一声。

“你是受害者?看看我脸上的疤,还有肚子上的那个洞,用刀捅的,差一点就死掉,还有现在的蛇毒,这一切都是顾司零造成的,她把我当什么了?我告诉你,我要是真出事来,第一个拉你当垫背。”

律川奈突然又恢复了嬉皮笑脸的模样,拍拍他的肩膀,故意用鼓励的语气说。

“我相信你会这么做的,放心,我答应过顾司零,保你安全。”

林怀文三人已经走远了,又停下来,看戏一样,远远的看着律川奈和杨涟继之间的拉扯,也没人上前劝一劝的意思。

杨涟继盯着她的眼睛,律川奈也不回避,笑起来时眼睛弯弯的,歪着头回应着杨涟继有些怨毒的目光。

过了一会儿,杨涟继低下头,苦笑起来,用力一把掌拍在律川奈的肩膀上,后者一个趔趄差点摔倒。

俩人拉开距离,跟上了前边的林怀文。

找了一家早点铺,随便吃点东西,几个人都没有说话,直到庄业的手机响了起来。

庄业这人感觉不怎么爱说话,长得也还行,清爽阳光的类型,留着寸头,鼻梁高挺,说话声音也很温柔,不像林怀文,冷冰冰的。

他接起电话嗯了几声就挂断了。

抬头对众人说。

“马上就到。”

林怀文多问了一句。

“几个人?”

“就一个。”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