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解药
  • 无妄之路
  • 书俊
  • 3146字
  • 2020-11-28 14:07:44

保安加快脚步,心中不安越来越强烈,直到他发觉自己前进的速度赶不上那些液体的流动速度,前方的路几乎已经被铺满了。

他快速奔跑,踩在液体上十分的难受,最后,他放弃了,因为液体已经淹没他的脚踝,上升的速度在变快,几分钟后他就会被完全的淹没。

他彻底的慌了,拔腿想要再试一试,可是这些液体粘性很高,他根本使不上力,被完全的控在原地等着被湮灭。

手电光四处乱晃,肉眼可见液体正朝自己四面八方的涌过来,就像会移动的墙,慢慢的压迫着人的神经,不一会儿,保安便彻底失控,大声喊叫,拼命挣扎,他的声音嗡嗡的,像被一个袋子给套住了一样。

不多久,他便被液体吞噬,手电光熄灭,恢复了原本的死寂和漆黑。

杨涟继突然睁开眼睛,发现自己躺在病床上,全身都在痛,特别是肩膀的伤口,是那种又痒又疼,忍不住想要伸手去抓的感觉。

扭头看向四周,就见一个保安制服的男人,躺在沙发上,一脸痛苦,正掐着自己的脖子。

杨涟继一下子就慌了,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办,起身就要下床去救人,这一系列的动作让他全身更加的,撕裂一样的疼痛。

他顾不得那么多,快速奔跑到男保安跟前,伸手就去掰,可是男保安的手像是焊死的,一动不动。

杨涟继急了,眼看男人就要被自己掐死,直接上嘴去咬男人的手。

男人这才全身抖动了一下,送开了手。

杨涟继看见他的双眼,慢慢的恢复了神采,先是盯着天花板看了会儿,又扭头看着杨涟继,轻声说。

“我在哪?”

杨涟继指了指周围。

“在医院。”

这下保安能确定刚才自己看见的都是幻觉,他见鬼了一样,整个人弹了起来,几步远离杨涟继,颤抖着声音说。

“你别过来,我可能被你给传染了。”

杨涟继一脸懵。

“传染什么?”

男保安简单的解释。

“你身上的蛇毒,可能会让人产生幻觉,现在,这种毒,到了我身上,我刚才经历了一遍噩梦般的幻觉。”

“怎么会?为什么?”

杨涟继自己也后退了好几步。

“可是我没产生幻觉啊?”

男保安可以确定,从之前杨涟继醒来,想要来拿自己甩棍的时候,就已经是幻觉了。

不管怎么说,自己能活下来,也亏杨涟继的帮助,可是他无法确定,现在自己到底处在什么情况。

想了好久,他拿出手机,有信号,拨打了那个高个女保安的电话。

响了会儿,没人接,他又试着拨打了林怀文的电话。

那头很快就接通了。

保安简要的将事情说了一遍。

林怀文冷静的声音从听筒里传来。

“你现在离开,不要让任何人进病房,守在外边,更不能让杨涟继离开,等我回来,至于律川奈,抓到后单独关一间。”

事情的发展好像超出了所有人的预料,保安隐约感觉这件事不会这么简单的结束,肯定会再掀起大风大浪。

想着他退到门口,眼睛一直盯着杨涟继,就没离开过,他打开门,迅速出了病房,然后上锁,疲惫的坐在门边的长椅上。

这时候,他的电话响了。

拿出来一看,是那个女保安的。

“喂,抓到了没?”

“抓是抓到了,不过……。”

女人欲言又止。

男保安有些急躁问。

“不过什么?”

“这女的不对劲,失了魂一样。”

男保安怕她也会无缘无故的产生幻觉,立刻吩咐。

“她现在在哪?尽量别和她有身体上的接触,还有,戴口罩。”

女保安尽管很疑惑,但还是嗯了一声,然后挂断了电话。

男保安盯着手机屏幕发了会儿呆,最后深吸一口气,靠着长椅,沉沉的睡去。

他是被人給推醒的,睁眼一看,就见高大女保安站在自己跟前,俯视着自己。

“你怎么睡着了?”

她问。

“人呢?”

“关旁边病房了,这女的真奇怪,我一路追过去,她突然就不跑了,失了魂一样,转身就往回走。”

男保安问。

“她是自己走回来的?”

“嗯,非常的配合,一句怨言都没有。”

男保安也懵了,这俩人怕是有精神病吧。

胡思乱想着,女保安坐在了自己旁边,翘着二郎腿,整个人完全的放松了下来,慵懒的问道。

“林老板什么时候回来?”

男保安也放松了很多,歪着脑袋看向女人。

“很快就回来。”

“你刚才在电话里跟我说,不要和她有身体接触,什么意思?”

男保安觉得自己一时也解释不清楚,耸耸肩说。

“林老板吩咐的,照做就行了。”

女人不再说话,看着走廊里来来往往的人,过了好久,才听旁边的男人说了句。

“总之,这次任务不像你想的那么简单。”

两个小时后,林怀文赶到了医院,她快步走向病房,那两个雇来的保安老早就看见了他,已经站起身迎接林怀文。

林怀文没有看他们一眼,先是进了杨涟继的病房,在里边呆了足足三个小时才一脸疲惫的走出来。

“那女的呢?”

女保安指了指旁边的病房。

林怀文随即推门进屋。

一眼就看见站在窗户边发呆的律川奈。

林怀文咳嗽一声,关了门,轻声说。

“找到那个老头了。”

律川奈回头,脸上有些许震惊。

“这么快就找到了?”

林怀文点头。

“这老头还跟我玩捉迷藏,最后在山里给逮住的,只有他一人,没看见你说的那个年轻人。”

“然后呢?问出什么了?”律川奈迫不及待的问。

“啥也没问出来,从抓住到现在,一句话都没说,关派出所里呢。”

说罢,他走到了律川奈背后,想要伸手拍拍她的肩膀,想想还是算了,又问。

“不是跑了吗?怎么又回来了?”

律川奈一听这话感觉特尴尬。

“突然想起一件事来,所以又回来了。”

“什么事?”

林怀文很好奇。

“我跑了没用,杨涟继在你们手上,我不放心。”

林怀文笑了。

“我刚才和杨涟继谈过,王瑾这个人对谁来说都是个麻烦,姜家人也在找他,他似乎知道了一些事情,总之这人不能活。”

律川贝疑惑的看着他,没等开口询问,他就继续说了下去。

“那老头不像是什么重要人物,最多算是个跑腿的小角色,之前在王瑾住处,他杀了人之后,本想快速离开,却遇到了我们,他似乎看出我们也是来找王瑾的,于是故意找茬想要试探我们的底。”

律川奈皱眉。

“那他为什么杀人?”

“这个就不清楚了。”

律川奈看着林怀文,过了会儿说。

“这些都是你的猜测?”

林怀文点头。

“王瑾手上可能握着重要的秘密,那我们现在该怎么找到他?”

“你在之前的幻觉中,都看见了什么,再给我仔细说说。”

律川奈有些不解。

“不是说过了吗?”

林怀文注视着窗外,一字一句的说。

“我遇到顾司零了。”

律川奈浑身一僵,声音都有些颤抖。

“她在哪?你怎么认识她的?”

林怀文很平静的说。

“走了,之前跟着胡舍的时候见过一面,她这次来并不打算现身,要不是你们中了蛇毒,她是不会和我见面的。”

顿了顿他又说。

“顾司零知道这种蛇毒,和我想的一样,要想彻底解毒,只能找到施毒者,也就是王瑾,她说你们会产生幻觉,而幻觉中的一部分是真实存在的,我们可以从中找线索。”

“她还给了我一瓶药。”

说到这,林怀文从背后变魔术一样拿出一小瓶液体,递给律川奈。

“这药可以缓解你们的毒,也能抑制毒性传染給别人。”

“就这?”

律川奈看着有些浑浊的液体。

“要喝下去?”

林怀文白了她一眼。

“不然给你洗脸?”

“她怎么知道这些的?”

律川奈很好奇。

“她在古里坡的时候,弄到了一部手机,里面有很多关于姜家人的事情。”

手机?

律川奈似乎听她提过,利用某种能控制人心神的药物,让一个旅馆老板给弄到了部手机。

律川奈松了一口气,感觉自己死不了,只要一听到顾司零的名字,心就安稳了很多。

她问。

“那怎么找到王瑾?”

“先说说你的幻觉吧。”

林怀文说。

于是律川奈事无巨细的将自己经历的幻觉告诉了林怀文。

最后,林怀文揉了揉太阳穴,说。

“没了脑袋的玩偶,你小时候真有这样一个东西?”

律川奈也不敢确定。

“不知道,感觉是有,又感觉没有。”

说完两人都陷入了沉思。

律川奈看着他,良久才说道。

“你想到了什么?”

林怀文摇头。

“我刚才和杨涟继谈过,他觉得我们可以先去其他医院找找。”

律川奈觉得奇怪。

“找什么?”

“你还记得那部电梯的整体吗?”

律川奈回忆了会儿说。

“记得,现在想想,肯定不是现在这个医院的电梯,我们要找电梯?”

林怀文嗯了一声说。

“也只能先这样了。”

律川奈感觉不太靠谱,想了想说。

“要不再去王瑾家看看,对了,你在他家收集的那些东西有结果了吗?”

一提起这事,林怀文眉头更深了。

“什么线索都没查到,好吧,我再去一趟王瑾家。”

说完转身就要走,想起了什么,又回头提醒了句。

“不能多喝。”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