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传染
  • 无妄之路
  • 书俊
  • 3283字
  • 2020-11-28 14:07:43

走廊里两道身影,一前一后,风一样追逐,惹得众人议论纷纷。

脚步声很快消失在楼梯转角,病房里的男保安却一点也不担心,他拿出手机,插上耳机,播放了音乐,关上病房的门,舒舒舒服服的躺在沙发上,看了眼病床上的杨涟继,然后闭眼休息。

突然他感觉眼前一黑,虽然闭着眼,但仍旧能感觉到,睁眼的瞬间,看见了杨涟继就站在自己身前,距离自己也就几米远,一只手正准备去拿保安腰间的甩棍。

保安猛地起身,先是一把推开杨涟继,然后抬脚毫不客气的就要去踹,杨涟继被这一推,连连后退,最后一下子坐地上,也没有要起身的意思,就坐在地上,眼睛直勾勾的盯着那根甩棍。

保安开口询问。

“你想干什么?”

杨涟继没有回答,只是嘿嘿的笑了笑,他脸上的刀疤此刻显得更加丑陋。

艰难的站起身,杨涟继走向了保安。

保安并没有因为眼前的是个病人,就放松警惕,相反,林怀文吩咐过,这人很可能会做出一些无法理解的行为,不管怎样,他得保证这人的安全也得保证自己的安全。

保安试探的又问了一句。

“你没事吧?”

杨涟继目光全在甩棍上,直接将保安无视了。

保安也在一瞬间想到了两种方法,直接打晕,或者控制住。

他选择了后一种办法,不过他还要再等一等,毕竟杨涟继看上去没有什么危险。

保安一直等到杨涟继走近了,才出手锁住他的双手,并反扣在后背,杨涟继感到疼痛,却没有叫出声来,只是脸上露出痛苦的神色,因为被反扣住双手,他是背对着保安的。

保安压着杨涟继,来到床边,将杨涟继按在床上,从后腰拿出一捆绳子,三下五除二就把杨涟继给捆了个结实。

杨涟继也不挣扎,闭着眼睛任凭处置,后面竟然还睡着了。

保安也是满脸无奈。

就在他准备离开时,杨涟继突然睁开眼睛,说话了。

“我这是在哪?”

保安回答。

“医院。”

“我刚才看见怪物了,地上有根甩棍,我想去拿,怎么一下子就跑医院来了。”

“你产生了幻觉,没有怪物,安心休息就好。”

保安安慰他。

杨涟继活动了下,让自己更加的舒服,顺便问道。

“你是哪位?”

保安没有隐瞒的意思,照实说。

“我替林怀文办事。”

杨涟继更懵了。

“林怀文谁啊?”

保安反问。

“你认识一个女的吗?扎着马尾,个子跟你差不多,皮肤黑黑的。”

杨涟继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律川奈。

于是点头说。

“应该认识,她人呢?”

“跑了。”

“为什么啊?”

“你知道自己身中剧毒吗?”

杨涟继陷入了回忆,他被一条细蛇给咬住了肩膀,然后就一直昏迷,也就是说,自己中了蛇毒,他很不确定的点点头说。

“应该吧,感觉脑袋疼,浑身都疼。”

保安也不知该怎么解释,挥挥手说。

“你现在什么也不用想,也甭指望我给你松绑,就这么待着,你的事,有人会帮你解决的。”

杨涟继陷入了回忆,这几天发生的事情太多,他都不知道自己活到现在是幸运还是倒霉,更加不知道这种情况会持续多久,苦笑两声说。

“随便吧,我感觉是命运在故意捉弄我,早知道撞死那个女人算了。”

杨涟继说的那个女人正是顾司零。

保安没有说话,只是配合的点了点头。

杨涟继望着天花板,又看看保安,突然起身,说。

“你为什么会有一根和我幻觉里一样的甩棍?”

保安疑惑,甩棍不是都一个样吗?看了看自己的腰间,又看看杨涟继,最后问。

“什么意思?”

杨涟继皱着眉,似乎思考对他来说十分痛苦,过了好一会儿,他才舒展眉头说。

“我在幻觉里看到的不仅仅只有怪物,还有你的未来。”

保安更加的不解。

“到底什么意思?我的未来又是什么?”

杨涟继看着他,眼中透着股诡异。

“你的未来是一具尸体,也就是说,你会死。”

保安冷哼一声。

“被蛇咬一口还能看见未来了?”

杨涟继摇头。

“不是的,只有我能看见未来,其他人就不行,无关蛇毒。”

保安笑了。

“也就是说,你有看见未来的超能力?”

杨涟继点头。

保安不说话了,躺在床上,闭上眼,不再听杨涟继的胡言乱语。

杨涟继自顾自的说道。

“快了,没时间了,快了。”

保安当做没听到,转了个身,背对着杨涟继,

让人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整个屋子突然暗了下来,所有的灯瞬间熄灭,一点光亮都没有。

不对,就连走廊里,窗户外,也是漆黑一片,没有月光,没有任何照明,就像一双无形的手,紧紧遮住了双眼。

保安下意识抽出甩棍,去掏兜里的手电筒。

等他按亮手电后,完全被眼前的景象吓住了。

这哪是什么病房,根本就是另一个地方,没有病床,杨涟继也不在了,四周空空荡荡,墙面一块块的脱皮,露出里面的砖头,地面坑坑洼洼,前后看不见头,手电只能照进一片漆黑。

“喂!有人吗?”

保安叫了几声,没人回答。

他拿出手机,却发现没有信号。

他现在有两个选择,要么原地等待,要么一直往前走。

面对这突如其来的变化,保安在原地愣了几分钟,犹豫了,思前想后,没有动,在原地等着可能比较好。

这样想着,他蹲下身,去照地面,发现有一条粗大的红色线条,被自己踩在脚底。

看着像是油漆写上去的。

他顺着线条,转过身,发现自己踩着的,是两个大字。

禁入!

用红的油漆写的,尤为醒目。

既然有禁入两个字,是不是说明,出口一定在某个方向?

他凭直觉选择了一个方向,先是看了看头顶,依旧黑洞洞的,什么也看不见。

那么,自己是继续等,还是往前走走看?

前后两个方向,走错了大不了再折回来,想到这他决定大胆试一试。

不过在这之前,他得先排除自己是不是也产生了幻觉。

可能杨涟继的蛇毒是会传染的。

可他一时也想不到确认幻觉的方法,想来想去也只能先四处走走看看了。

往前走了几步,四周响起自己的脚步声,不停回荡开来。

他一边走,一边四从处查看。

走了大概十多分钟,他停下脚步,四周除了墙壁,什么都没有。

前面还是黑得看不见尽头。

保安感到了一股压抑的感觉,手中甩棍凭空抽打了几下给自己壮壮但,然后继续前进。

啪嗒。

有什么东西掉在地上的声音。

就在自己身后不远处。

保安立刻回头,手电光照了过去。

远远的,就看见一个巨大的破旧玩偶,没了脑袋,靠着墙站着。

刚才经过的时候明明没有的啊,怎么会突然出现在身后。

玩偶脚边躺着个圆溜溜的东西,看不清是什么,他也不敢上前查看,管不了那么多了,继续加快脚步往前走去。

走了没多久,他听到了说话声。

在自己前方。

像是两个小孩子在窃窃私语。

他停住脚步,呼吸急促,两个孩子平白无故出现在这,一点也不正常,还是先不要过去。

可是那俩孩子好像是一边走一边说话,而且是朝着保安走过来的。

保安不由得往墙边靠了靠。

说话声音越来越大,保安听到了其中一句话。

“那里怎么有个人?”

是个男孩子的声音。

紧接着,俩小孩不说话了,也不动了,四周一下子变得十分安静。

保安死死盯着前方,可是手电所照到的地方什么也没有,那两个孩就藏在黑暗中看着自己。

脑海里突然就闪过了杨涟继的那句话。

“我看见了你的未来。”

我会死?

这个念头一冒出来,就像疯长的野草,一发不可收拾。

过了好久,他又听到了那个小孩的声音。

“算了,走吧,他可能是迷路了,我们不要管他。”

说完继续前进,耳边响起他们轻轻的脚步啪嗒的声音。

感觉两个小孩穿的是拖鞋这类的。

没过多久,两个瘦小的身影走进手电光的范围,个头也就到保安腰部,一男孩一女孩,手牵手,脸上脏兮兮的,穿的也是破破烂烂,头发黏糊糊好几天没洗,瞪着大眼睛看着保安。

保安看见了希望,上前一步小声的问。

“小朋友,哪个方向时是出口?”

男孩指了指自己身后,拉着女孩就要走。

保安连忙拦住继续问。

“你们知道这是哪吗?怎么还敢往里边走,而且你们也没有手电,怎么走到这的?”

男孩几乎是拽着女孩一路狂奔,整个空间都是啪嗒啪嗒的脚步声。

一直到声音消失,保安还看着男孩离开的方向,然后转头继续往前走。

看来自己没有走错就是不知道这是哪,感觉像是条隧道。

保安不知道自己走了多久,他现在只有一个念头,一定要走出这鬼地方,累了就靠着墙休息会儿,差不多就继续赶路。

走了有三个小时,或者更多,他的双腿有些发软,看着前方的黑暗,心说自己怕不是遇到鬼打墙了,怎么那两个小孩子轻轻松松的就出现在自己面前,而自己一路累得半死也没走出去。

他伸手扶着墙,刚一摸到,就感觉粘粘的,手电照过去,发现墙壁上不知何时,突然多了些黑色的液体,看着很粘稠,正慢慢的往下滑。

保安嗅了嗅手上粘的那一点,没什么味道。

但是墙壁上的液体越来越多,几乎全都布满,有些已经流淌到了地面,还在继续延伸。

保安又看了另一边的墙壁,也是一样,基本看不出原来的样子,甚至能听到这些液体慢慢滑动的细微声音。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