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保安
  • 无妄之路
  • 书俊
  • 3172字
  • 2020-11-28 14:07:43

这样想着,律川奈忍不住全身起了层鸡皮疙瘩,她甩开林怀文的大手,低声说了句。

“杨涟继可能有危险。”

说完调头就往病房跑去。

林怀文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也懂得轻重缓急,连忙追了上去,两个人一前一后进了病房。

杨涟继躺在床上,白色的被子盖住他的身体,看上去安详得如同一个死人。

律川奈跑过去,掀起白色被子,眼前的景象让二人惊呼出声,律川奈更是后退几步,捂着嘴巴,眼睛瞪得老大,浑身开始颤抖。

林怀文的身体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个巨大的玩偶身体。

林怀文很快冷静了下来,走到床头,伸手去摸杨涟继的脖子,又试图把杨涟继翻身。

律川奈颤抖着声音问。

“你想干什么?”

林怀文说。

“检查一下,他是不是被人套上了一件玩偶衣服。”

律川奈没有要帮忙的意思,因为这具玩偶身体太像以前自己割下脑袋的那具。

不会有这么巧的事情吧。

律川奈不敢再往下想。

林怀文也不指望她,自己翻找得满头大汗,愣是没找到衣服套头。

林怀文放弃了,没有拉链也没有套头,摸上去也确实是杨涟继的身体,到底是怎么回事?

林怀文抬头看向律川奈,却发现对方傻了一样看着床上的杨涟继。

“你发什么神经?”

律川奈一个激灵回过神来,连连摇头说。

“没什么,那现在怎么办?”

林怀文快步往外走。

“我去叫医生。”

律川奈嗯了一声,走到了病床边。

这是一具发黄的布偶身体,手掌脚掌一共四根粗大的指头,她的手在抖,慢慢伸到了玩偶的左手,然后翻过来,掌心朝上,露出了上面歪歪曲曲的三个字。

律川奈。

这是自己小时候在心爱玩偶手上留下的签名。

一直到现在,突然出现在自己面前,却少了一颗脑袋。

律川奈心里开始发慌,刚才自己在电梯里,看到的,到底时真是假?

屋子突破变暗了,灯还是亮的,就是整个房间暗了好多,律川奈回头,发现整个病房都变了,像是一个手术室,四周全是各种容器,里边装满液体,漂浮着人体器官,杨涟继的病床变成了手术台,再看自己的穿着,白大褂,白色帽子,白口罩,白手套,旁边有个小推车,上面摆满了各种工具。

身后还有一层帘子,是用来隔开手术台和其他空间的,律川奈呼吸急促,难道现在自己还在幻觉当中?

律川奈想要离开这,刚一转身,碰到了旁边的推车,哗啦啦,东西洒了一地。

在寂静的四周不停回响。

律川奈感觉自己的心也跟着刺耳的声音跳动。

突然,律川奈被一股力量狠狠撞到,重重的摔在地上,就像有人压着自己一样,动弹不得。

眼前的景象变得模糊,耳边也响起了嘈杂的声音。

律川奈挣扎了几下,一用力,压着自己的力道也跟着出力,就是不让自己好受。

律川奈眼前一黑,周围彻底的变了,不再是诡异的手术室,而是在一间病房,她被完全的压在地上,看不到整体的情况,就只能看见自己面前的一张病床,长长的白色床单拖拉在地上,她也可以确定,压着自己的是一个人。

而且是自己认识的人。

林怀文粗重的喘息声在耳边不停徘徊,他见律川奈似乎清醒了,于是问道。

“你是不是出现幻觉了?看看你手里拿着什么,刚才你误伤了一名医生,抢了把手术刀,直奔杨涟继的病房。”

律川奈茫然的抬头四处张望,手里的确有一把刀,不过下一秒就被林怀文给夺了过去。

律川奈有些不确定自己现在是处在现实,还是幻觉,没头没脑的问了句。

“你谁啊?”

林怀文皱了皱眉头,轻声说道。

“我是你爹。”

律川奈也不生气,继续问。

“现在几点了?”

林怀文如实回答。

这时候,她看见了门口站满了好几个穿白大褂的医生,朝里边东张西望的时不时低声讨论着。

律川奈嘿嘿笑了起来。

“我没事,看见幻觉了而已,应该是身体里的毒发作,你去看看杨涟继怎么样。”

林怀文没有动,回答了一句。

“床上躺着呢,还没醒。”

律川奈象征性的挣扎了两下说。

“我真没事,可以放开我了。”

林怀文不这么认为,反而手上力道又加重了几分说。

“这可不是你说了算的,你现在只能呆在医院,有人守着,你哪都去不了。”

“你把我当犯人?”

律川奈有些恼火。

林怀文却笑着说。

“差不多是这个意思,好好待着吧,身上的毒我会想办法的。”

“屁!你一个人什么也干不了。”

林怀文淡淡的说了句。

“我在这城市还是有些朋友的。”

说完用不知哪找来的麻绳将律川奈绑了个结实。

律川奈反抗无效,只能嘴上讨便宜。

“我不信你,除非你喝我的血。”

突然冒出这句话,林怀文是有些懵的,手里的动作停顿了一秒,问道。

“什么意思?”

律川奈笑了笑说。

“我的血有毒,喝了会和我一样,产生幻觉,七天后没有解药就得死。”

林怀文冷笑一声说。

“胡说八道也要有个限度,就算你的血真有毒,你认为我会喝吗?”

律川奈突然爆发出一股力量来,整个人想要顶开林怀文,林怀文险些被她挣脱,好在她手脚被捆,要是没有麻绳的束缚,可能就被她給顶开了。

律川奈还想再来这么一下,林怀文一巴掌打在她后脑勺说。

“你没得选。”

律川奈彻底的火冒三丈,张口就开始问候林怀文家祖宗十八代。

林怀文也不气,就等她闹够了,可律川奈似乎越骂越上瘾,就连病房门口站着的一群人都纷纷摇头,觉得不堪入目。

最后终于骂累了,律川奈无奈的问了句。

“我要怎样才能相信你?”

林怀文十分严肃的回答。

“我不知道,但我保证,会尽全力去帮助你。”

“把我捆起来也是为了帮助我?”

林怀文轻咳一声说。

“你现在很危险,产生幻觉容易做出不理智的行为,我必须保证你的安全的同时,也保证其他人的安全。”

律川奈哈哈笑了起来。

“记住了,只有三天时间,杨涟继就会死。”

说完认命一样不再动弹。

林怀文起身倒退着来到门口,指着其中一个保安制服的年轻人说道。

“她就交给你了,你知道该怎么做,不准让她出这屋。”

年轻保安像领了圣旨,点头弯腰说是。

然后林怀文便匆匆离去。

门口的一大帮热闹也都散去,就只剩年轻保安,笔直的站在门口,也不说话,就一直盯着律川奈。

律川奈站了起来,朝他抬了抬下巴说。

“饿了。”

年轻保安拿出手机问。

“想吃什么?”

律川奈随便说了个炒饭,然后开始套保安的话。

“你跟林怀文什么关系呢?”

男保安只回答了两个字。

“朋友。”

“你打算一直这样守着我?”

男保安点头。

“我晚上睡哪?”

男保安没有回答,走进屋,关了门,并且把门给锁上了。

看来这家伙一早就找医生要了钥匙,打算真在着死守着。

“你有信心关得住我?”律川奈有些嘲讽的意思。

男人反问一句。

“你打得过林怀文吗?”

律川奈想了想,虽然没有当面动过手,但刚才的力道来看,自己是很难打倒林怀文的。

所以她轻轻的摇了摇头。

男保安笑了。

“林怀文不是我的对手。”

律川奈有些疑惑。

“可是刚才他吩咐你办事的样子,有点拽。”

“他有钱啊,替人办事而已。”

律川奈哦了一声不再说话。

外卖很快就到了,保安递给律川奈一份,然后解开她手上的绳索,走到墙角自顾自的吃起自己的那份。

律川奈坐在地上,有心想要再问点什么,比如林怀文是做什么,他哪里的人,有没有什么特殊技能等,得到的回复通通都是吃饭的咀嚼声。

律川奈也只好低头认真吃饭。

夜晚的时候,律川奈躺在沙发上,手脚的绳索都被解开了,她现在完全有机会逃离这病房,至少她自己是这样认为的。

保安坐在地上,靠着墙,紧闭双眼,不知是不是睡着了。

律川奈起身看着是要去厕所,不过到了门边,突然加速就要往外冲。

律川奈心中狂喜,得逞了。

没想到的是,打开门的瞬间,一个高大的女保安站在门边,看见律川奈开门,侧头看了她一眼。

女保安穿着蓝色制服,戴一顶鸭舌帽,目测一米八还多,就这一眼,律川奈愣神了,这女的长得太美,鼻梁高挺,鼻尖稍微有些翘,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注视着自己脸部轮廓立体,真的惊艳到了律川奈。

身后男保安的声音将她发呆的思绪拉了回来。

“林怀文不可能只请我一个人办事,都说了你跑不掉的。”

女保安对着律川奈微微一笑,露出一个小梨涡。

“对不起,你不能出来。”

说完这话,女保安伸手就要去关门。

虽然律川奈是颜控,但还分得清事情的重要性,一个矮身,直接跑了出去,一直跑,整个走廊全是她的脚步声,两边的病房有人出来看热闹,也只能看见一个人影飞速掠过。

女保安似乎没想到她会这么做,先是呆了一秒钟,随后紧追其后,病房里的男保安倒是不怎么在意,继续吃着饭。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