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幻觉
  • 无妄之路
  • 书俊
  • 3561字
  • 2020-11-28 14:07:42

律川奈扭头看向窗外,一片漆黑,什么都看不见,就像被黑色的,巨大布给完全罩住了。

她走到窗户边,鬼使神差的伸出手去摸那片黑暗。

手竟然没入黑暗,不见了半截。

怎么回事?

律川奈倒退几步,差点摔倒。

用尽全力跑回杨涟继所在的病房。

打开门一看,床上空无一人,灯开着,所有人就像瞬间消失一样,不见了踪影。

律川奈深吸一口气,拿出手机,看了看,没有信号。

她感到了一丝恐惧,望着走廊尽头,最后加速跑了过去。

那里就是电梯,她要跑出去看看,是不是真的所有人消失不见。

按下开门键,在等电梯的这段时间内,她听到了走廊的某个房间里,传来东西摔在地上的声音,十分清脆,让人心头一颤。

律川奈回头看向空荡荡的走廊,和刚才一样,什么都没有。

这时,电梯到了,叮的一声,门开了。

律川奈看了眼电梯,一辆蓝色的推车在里边,有个红色塑料桶在车上,里边似乎装满了某种液体。

律川奈一开始没在意,抬脚走了进去。

按下一楼,门关上的瞬间,她的手机响了。

是杨涟继打来的。

律川奈看了眼信号。

零格,没有信号。

心里咯噔一下,律川奈直接挂断了电话。

但是电话却自己发出了声音。

“你看见我的东西了没?”

杨涟继的声音,很轻,很慢。

律川奈直接摔掉手机,砸在地上后,屏幕闪了几下,最终熄灭。

哗啦啦。

身后传来水声。

不用回头也知道是那桶水的问题。

下一秒,她感觉到了电梯在晃动,紧接着咣当一声,水桶摔倒,水全都洒了出来,漫到她的脚边,推车直直的,像是有人操控一样,冲向了她。

慌里慌张的躲开后,律川奈发现电梯好像倾斜了,所以推车才冲向她,灯光闪烁了几下,突然熄灭,就像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律川奈已经快要崩溃了,四周顿时陷入漆黑,耳边是水桶滚来滚去的声音,还有推车生锈一样的咯吱声。

律川奈已经失去了理智,拼命拍打着电梯门,大声叫着救命。

因为电梯倾斜的原因,她此时是紧紧贴着电梯门的,她感觉水桶撞在她的脚边,电话突然就响了,在完全漆黑的狭小空间里,不停的闪烁着屏幕亮光。

电话自己接通了,杨涟继的声音从里边传来,和刚才一样的语气,幽幽的说了句。

“我刚才不小心碰掉了桌子上的一个盘子,他们会不会生气啊?还有,我的东西找到了,就在那个桶里面,你帮我捡起来。”

说完,电话便自动挂断。

律川奈才不管杨涟继这话的意思,伸手就要去拿手机。

一不小心,踢到了水桶。

桶里面滚出来个东西,咕噜噜的,像个皮球一样。

律川奈的身子顿时僵住了。

停顿了好几秒,才壮着胆子,拿起地上的手机。

看了看,还是没有信号。

打亮手机电筒,第一时间照向地面。

桶口对着墙壁,而那个滚出来的东西,紧紧挨着墙角。

是个被报纸完全包裹住的圆形东西,已经被水完全浸透。

律川奈觉得有些眼熟,脑海中拼命搜寻着,直到记忆来到了六年前。

在一片宽阔的,表面泛着金色光芒的湖边,律川奈手里捧着个报纸包裹住的东西,里边是自己用刀割下来的一颗玩偶脑袋。

她讨厌这个只有一只眼睛的玩偶,于是割下头,准备扔进湖里,至于身体,被她埋在小树林里,因为她觉得,这样玩偶就不会复活来找自己。

这时候,她看见远处跑来几个嬉笑打闹的小孩儿,约摸七八岁的样子,她们尖锐聒噪的声音越来越近,律川奈有些心烦,准备走远一点。

这时,那些小孩也看到了律川奈,纷纷弯腰捡起地上的碎石子,抛向了远处的律川奈。

因为距离远,孩子又没什么力气,石子都掉半路了。

这可难不倒熊孩子,一抓一大把碎石子,开始追着律川奈扔。

律川奈认出带头的那些,不就是村里整天偷鸡摸狗的小屁孩,家里人也不管,都一个德行,在村里是出了名的毒瘤。

律川奈开始逃跑,手里抱着玩偶头颅,跑不快,只能随手往湖里一扔,反正她也是准备扔湖里的。

跑了好久,那些小孩停止了追逐,都跑累了,个个瘫坐在地上,指着律川奈隔空大骂。

律川奈就当没听见,蹲下身,稍作休息。

不一会儿,骂声停止了,律川奈好奇抬头一看,就见一个女的,背着巨大的双肩包,戴着鸭舌帽,个子挺高的,身材匀称,秀发披肩,手里甩着根棍子,正朝那群小孩走来。

这些小畜牲还真是胆大包天,纷纷站起身,带头的朝女人不停吹着口哨,也不知是跟谁学的,然后一窝蜂的涌了上去,把女人团团围住,伸着小手在跟女人要钱。

女人也不废话,举起棍子一顿抽打,一时间哀嚎声响成一片,在远处的律川奈看得那是相当解气。

有几个孩子捡起地上石头,开始砸女人。

女人被打中肩膀,身子停顿了一下,然后手里的棍子更加的用力,不一会儿就把这群王八羔子給打散了。

河边就只剩下律川奈和那个女人。

女人走了过来,看着像是要问路,到了近前,问了句。

“姑娘,这湖叫什么?”

律川奈觉着面前这个女孩很年轻,也就大自己几岁,愣了会儿菜反应过来。

律川奈也不知道这湖叫啥,从小到大没人告诉过她,摇摇脑袋说。

“没有名字。”

女人点了下头继续问。

“一个月前,是不是有几个外地人来过这?”

律川奈回忆了会儿,犹豫不决的说。

“好想是,又好像没有,你得去问村里的大人。”

女人从背包夹层里拿出一张照片,是一群人的合影,个个喜笑颜开,摆着简单的造型。

递给律川奈,让她看看见没见过这些人。

律川奈看了一眼,然后笑了。

“来过,开车路过村子,没进村。”

女人有些疑惑。

“没进来?也没停过车?”

“没有,我当时刚好在村口,见着他们的车开远了。”

女人环顾四周,轻轻叹息一声,说。

“你叫什么名字?”

律川奈不想告诉她自己的名字,呵呵笑了笑,跑了。

回头再看那个女人,还站在那,盯着波光粼粼的湖面发呆。

律川奈好奇她想干什么,于是躲在远处,悄悄的盯着女人。

不一会儿,女人就走了。

律川奈觉得无趣,想要回家,却看见自己身后,正站着那几个熊孩子,一脸坏笑的盯着自己。

律川奈虽然年龄上比他们大,但是却干不过他们手里的石块,不是石子,是石块,看他们在手里掂了掂,感觉还挺重。

要是心狠不怕疼的,护着脑袋就冲上去把这七八个小屁孩打翻在地,可是律川奈没有这个把握,只能选择逃跑,求饶什么的,想都别想,只会让这些孩子更加嚣张。

律川奈抱着头,一路往前狂奔,阴差阳错的跑到了湖边。

那些孩子追了上来,纷纷朝她扔石头,扔完了地上捡起来继续,没完没了。

无奈之下律川奈只能往湖的深处走去。

她慢慢的沉了下去,直到淹没到了脖子。

那些孩子突然停止了攻击,一个个指着律川奈背后小声议论。

律川奈回头一看,之前自己扔掉的那个人偶脑袋竟然朝着自己飘了过来。

乍一看,还以为是个人,脑袋露出水面。

律川奈心里咯噔一声,想要往岸上游。

却突然感觉脚被什么东西给缠住了。

慌乱间喝了几口湖水,手胡乱拍打着水面,那些孩子一窝蜂的全跑了。

就只剩下律川奈在湖面垂死挣扎。

其实水位不高,只是因为恐惧,被呛了好几口水,乱了方寸,加上那些孩子没命的四散而逃,才会出现这种情况。

律川奈感觉脚下一滑,整个人往后仰摔进了湖里。

她一时睁不开眼睛,想要爬起来,恍惚间,看到了一个圆形的黑影,飘在自己上方,她看不清到底是什么玩意,只感觉就是那个玩偶脑袋。

窒息感让她差点昏迷,耳边一点声音都没有,眼睛疼得要命,是要死了吗?

律川奈心说自己被这么浅的水淹死,会不会被人笑话。

远处有个人影朝自己奔来,湖水漫过她的小腿,大腿,腰部,最后淹没过肩膀,来到了她的身边,是那个女人,嘴里吊着一根烟,看不清具体长相,一把拽住律川奈的胳膊往上拉。

律川奈被抱着来到岸边,不住的咳嗽,微微侧头一看,发现那个玩偶脑袋就在自己身边,只有一只纽扣眼睛看着自己。

女人站在远处,背对着自己,也不知道是在看什么。

这是她第一次遇见顾司零,并且救了自己一命,回忆过后,律川奈有些恍惚,好似再次被湖水淹没,桶里面滚出来的圆溜溜的东西,就像当年自己抱着的那颗玩偶脑袋,虽然被报纸裹着,但律川奈感觉上,两个是同一样东西。

手机电筒光亮一直照射着圆形物体,律川奈扭头不想去看,却听到了物体滚动的声音。

她死死盯着前方,就见圆形物体咕噜噜滚了过来,过程中报纸散开,一颗再熟悉不过的玩偶脑袋,只有一颗纽扣眼睛,没有耳朵,没有鼻子,也没有嘴巴。

律川奈不知哪来的勇气,站了起来,过去一脚就把玩偶脑袋給踢飞了。

在狭小打电梯空间里弹了几下,最后不动了。

哒哒哒!

一连串的脚步声在耳边响起,律川奈扭头一看,自己还在医院走廊,坐在长椅上,刚才的脚步声是小孩子胡闹跑来跑去。

林怀文就在她的对面,还是之前的姿势,看着她,问道。

“你怎么了?”

律川奈感觉喉咙干痒,想喝水,于是开口说了句。

“帮我买瓶水。”

林怀文没动,而是继续盯着她问。

“你刚才怎么了?”

律川奈有些烦躁,干脆自己起身去买水。

林怀文也站了起来,快走几步,拦住了她问。

“你刚才明明在睡觉,怎么会突然咳嗽。”

律川奈奇怪的看着他。

“咳嗽不是很正常的一件事吗?”

林怀文摇头。

“你做噩梦了?”

律川奈没有回答,想要越过林怀文,却被对方抢先一步拽住胳膊。

“你刚才咳出水来了,我怀疑是你身上的毒发作了。”

律川奈一愣,之前他所经历的,只有两种解释,要么是做梦,要么是幻觉,当时的感觉太过真实,律川奈觉得更像是幻觉,那么,自己中的毒,是会让人产生幻觉的?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